【Venice 2011】涅磐的电影 重生的城市


9月2日,在Sala Volpi小厅里,看到了一部失传已久的影片《木兰花前……》(Sul davanti fioriva una magnolia… , 1968年)。相传这部电影唯一的拷贝在参加完当时的威尼斯电影节后就已经遗失了,谁知道40年后竟能重现天日,而且又来了一趟威尼斯。

影片的导演保罗-布莱齐亚(Paolo Breccia)也出席了放映,并在放映前回忆了当时的经历。当年的激进学生如今已是白发老人,而六十年代的激情岁月也已成为怀古的记忆。这部实验影片是当时布莱齐亚在罗马实验电影中心的毕业作品,他从罗西里尼院长那拿到了3千米胶片,拍成了这样一部典型的“68年电影”。

影片具有强烈的戈达尔风格,在电影节上受到了贝尔托鲁奇的注目。影片在托斯卡纳取景,以一个大学生的旅程为线索,穿插了大量的政治评论画外音,以及托斯卡纳地区的日常生活劳动景象。此外,在非纪录性段落里,极度风格化和试验性的场面调度,使观众在拍案叫绝和难以忍受之间来回徘徊。影片在彩色和黑白之间切换,使用了大量的布莱希特式的技法。而且就和布里斯-帕兰(Brice Parain)出现在戈达尔的《随心所欲》(Vivre sa vie,1962)里一样,著名的艺术史学家,罗马第一位共产党市长朱利奥-卡尔洛-阿尔干(Giulio Carlo Argan)也在这部《木兰花前……》里现身,大谈政治。倒让我想起了另一桩和阿尔干有关的电影事件。

从六十年代末开始,到八十年代初,意大利经历了所谓的“Year of Lead”(注:引领之年,混乱的年份)时期。极左极右组织制造的大量恐怖事件,尤其是极右组织的无差别屠杀在罗马营造了极度紧张和不安的情绪。晚上市民们都躲在家里,不再聚集到广场进行各种活动。整个罗马显得死气沉沉阴云密布。76年,阿尔干当选市长,大力推行文化活动,试图再次激活城市的活力。于是,建筑家,罗马文化专员热那多-尼克里尼(Renato Nicolini)在1977年筹办了名为“罗马夏日”(Estate Romana)的活动。该活动包括从诗歌节到大规模露天电影放映,集合了很多高质量的文化活动。

而其中,电影活动在早年更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角色。在刚开办的时候,“罗马夏日”就找来了冈斯的《拿破仑》(Napoleon,1927)在广场上露天放映,并且请来了一整个乐队伴奏,而伴奏乐谱则是由著名导演科波拉的父亲卡米纳·科波拉(Carmine Coppola)谱写。电影吸引来了成千上万的罗马人,而这之后一个名为“电影马拉松”的放映计划更是把人们从电视机前拉回了广场。

年前,当尼克里尼来上海的时候,专门聊到了文化活动和城市规划、城市活力的关系。他认为当年“罗马夏日”的电影放映,“对‘暂时性’的惯例提出了挑战,城市居民不该被限制于暂时的事件和宏伟的景观,而且应该能够参与到提升城市的内部结构。”

近日,威尼斯当地最重要的日报《小报》(IL GAZZETTINO)多次撰文影射威尼斯电影节与威尼斯城市日常之间的断裂。因此尼克里尼的观念,对于重新审视威尼斯电影节,甚至是上海电影节、北京电影季等或许有着重要的意义。

新浪娱乐专稿

 

吴觉人
吴觉人

网名本南丹蒂,影评人、策展人、青年电影学者、电影保护修复研究者,任职于上海电影博物馆活动部,亦担任意大利亚非学院顾问,现为上海国际电影节选片人和策展人。

241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