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ice 2011】移民电影 移动的良心

        移民问题无疑是现在欧洲争论最为激烈的社会话题。或许当年的殖民主义的策略是将欧洲文明的原罪排泄进“第三世界”,那么如今,其恶果导致的移民涌入,则将不公与暴力直接呈现进了欧洲人“优雅”的日常生活,于是欧洲的良心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拷问。好在欧洲有着优良的批判反思传统,在电影方面,越来越多的电影涉及到这个问题,并且从各种不同的角度,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深入到社会的紧张当中。

  近年来,几乎三大影展每年都有相当数量的移民题材电影涌现,也每年都有优秀的作品浮出水面,本届威尼斯电影节也不例外。除了三部关于中国和欧洲文化隔阂的电影,《花》,《我是丽》(Io sono li),《王先生之姗姗来迟》(L’arrivo di Wang)之外,我想介绍两部意大利电影。

  一部是弗朗切斯科·巴提埃诺(Francesco Patierno)的《另一个世界的事物》(Cose dell’alrto mondo)。这部电影算不上有多好,但是非常有趣。影片设置在意大利北部的某座城市,它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如果(你们那么嫌弃移民),那么有一天所有的移民都不见了,会是什么一个状况?

  影片后面大半部都在展现一个没有移民的欧洲城市,工厂没有了工人,老人没有了护工,整个城市如同瘫痪一般,呈现出一副末世的荒凉景象。通过这些滑稽的场面,影片辛辣的讽刺了欧洲自以为优越的社会是多么的无能与脆弱,展示了移民与欧洲城市机能的共生关系,通过缺席来点明在场的重要性。

  通过夸张、双关笑话、讽刺等手法的频繁使用,影片形成了一种世故的讽刺喜剧。尤其是迪艾苟·阿巴当图奥诺(Diego Abatantuono)扮演的那个角色,一个电视明星(媒体)、工厂老板(资本)和政治家(政治)的混合体,他的表演让人不禁联想到《菁英部队2》里的那个民粹主义电视明星。

  虽然影片的主题、构想很出色,但是表现手法上就显得有些不足。一方面或许导演弗朗切斯科·巴提埃诺是视频艺术家出身,所以喜欢使用多媒体素材,但是大银幕上,模糊低劣的电视画面实在不能产生什么效果,反倒扫了很多兴致。而另一方面,影片在事件逻辑上铺的很开,却没能很好的整合,各个小环节直接缺少合理的联系,导致整个电影产生粗糙的半成品之感。此外,虽然影片的故事具有很大的普遍性,但是其中很多喜剧效果是非常意大利本土化的,当然这并不能算是缺点。

  而另一部电影则是《新世界》(nuovomondo)的导演艾曼纽·克里阿莱塞(Emanuele Crialese)入选主竞赛单元的新片《内地》(Terraferma》)。和《另一个世界的事物》不同,它是将一系列各种社会矛盾并置进了一个情节剧当中。这部影片并不是关于移民的电影,但是这些埃塞俄比亚难民构成了穿起事件关键要素,同时也成为直接拷问良心的投石。难民的线索背景是从发生在意大利的一系列真实悲剧提炼出来的,而这些事件在意大利南部激起了不少的风浪。

  影片难能可贵之处在于,它提供了一种对抗社会结构性暴力和无情政策的伦理体系,在影片中表现为一种西西里渔民固守的传统道德。此外,影片也没有假惺惺的选择一个所谓全面的平衡体系,而是坚定的把无情的法律和警察放上了审判席。或许影片片名也能双关的理解为“坚定的土地”。影片同时也拍得非常美,对于构图和明暗范围,外加西西里本身迷人的海景等等。这是部可以大书特书的影片,这里不便展开。

  总的来说这是两部有良心的电影,而在困扰欧洲的移民问题上,良心正是风暴的中心。或许解决之道就在温暖的《桃姐》里。而在国内,由于经济结构和大型工程,移民也日益成为亟须思考的问题,这也强烈的召唤着艺术工作者(当然包括导演们)的良心和思辨。

新浪娱乐专稿

吴觉人
吴觉人

网名本南丹蒂,影评人、策展人、青年电影学者、电影保护修复研究者,任职于上海电影博物馆活动部,亦担任意大利亚非学院顾问,现为上海国际电影节选片人和策展人。

235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