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ice 2011】《庸才》:园子温不再残忍

日本导演园子温今年是欧洲电影节的宠儿,《恋之罪》刚刚参展了五月份的戛纳电影节,新作《庸才》又进入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这部讲述青少年心理成长的影片虽然不像之前作品那样极端到让人坐不住,但以园子温的扭曲风格,这部电影依然是放映这些天来最让人感到不舒服的一部。

《庸才》讲述了日本少年住田祐一(染谷将太 饰)从小生长在变态的家庭环境中,父亲暴力成性,经常把他打的体无完肤;母亲与别的男人鬼混,对从来他不管不问。除此之外身边还有爱他却胆小怕事的爷爷和一众亲友。住田和母亲生活在河边的平房里,以向游客提供租船服务过活。这本是一个平凡的日本家庭,但因极端暴力,原本就脆弱的家庭关系更变得摇摇欲坠。父亲经常会回来要钱,一言不合便拳打脚踢。终于,在父亲明确表明从来都不想住田存在,甚至想过用他的死换取保险金后,住田杀死了自己的父亲,也因此陷入绝望的漩涡无法自拔。

这一次园子温依旧关注暴力、孤独、自杀倾向这些他最爱的题材,倒是与处女作《循环自杀》有相似的地方。只是在《庸才》中,导演的逻辑条理更为清晰,动因更加明确,少年住田被迫扭曲的心理是因为长期所遭受的暴力,和非正常家庭关系使其产生的孤独无助感。且本片是个体关注,不像《循环自杀》关注一种社会现象,表现众生态。这样一来,园子温各种变态手段发挥的余地就小了,很明显这部《庸才》比起被定为R18级的《冰冷热带鱼》等,是很“正常”的作品,连真正的血腥都没有。

园子温之前的作品灵感往往来自真实案件,越变态越过瘾。《庸才》是第一次改编自漫画作品,据说古谷实的漫画《不道德的秘密》比电影更黑暗,这种情况实在不像园子温的风格,他曾说过“不想再给观众安慰和治愈,只想纯粹去提供残酷的现实。”。可是《庸才》中,因为茶泽景子(二阶堂富美 饰)的坚持,影片还是呈现希望结局。包括那句“住田,坚持下去。”,和《循环自杀》结尾片尾曲有异曲同工之处。或许园子温又想回到这种虽然很残酷,但有点励志的影片表意上来,“人不能选择和控制生命的开始,但能决定结束的时间和方式。”,不管经历了怎样的磨难,导演还是让影片回到了有希望的轨道上。

只是这样一来,属于园子温式的冷漠残酷消减了许多,从镜头上、场景设计上,冲着园子温cult风格来的观众可能要有些失望。影片中最让人无所适从的不再是镜头的残忍,倒是两位年轻男女主角歇斯底里的咆哮,实在吵闹不堪。

《庸才》在今年初拍摄,开拍前遇上了日本特大地震,导演临时起意,将这一背景加入到电影中。因此,住田性格重建的过程也有点预示着着日本灾后重建的意思,要不是影片中还是能明显的看到园子温的影子,恐怕要把这部片当成励志主流电影了。

网易娱乐专稿

帼杰
帼杰

旅法影评人,曾经应邀为国内多家门户网站担任国际三大电影节特邀影评人。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