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ice 2011】专访《黑马》导演:美国啃老族很悲哀

见到导演托德·索伦兹本人,有一点点理解为何他电影里总有些角色说话气若游丝、又若有所思,他本人就是这样的:苍白、疲倦、迟缓;但在他的片子里,这些形容词都转化成了冷静地解剖、讽刺。

今年获邀来威尼斯电影节参赛,也是托德·索伦兹继09年后再次造访水城。影片讲述一个事业和生活毫无建树的胖子活在父母羽翼下,当他发现自己接触到成人时间的爱、嫉妒、责任,他开始迷惑,又陷进一次又一次幻觉和自省,直到他死了,他的坟墓还刻错了死亡日期。虽然也有对中产阶级的讥讽刻画,《黑马》比他过去的《你快乐吗》、《欢迎来到娃娃屋》等收敛了许多,甚至有更浓郁的家庭亲和力。托德·索伦兹接受网易娱乐专访,从御宅族谈到现代人对青春的矛盾心态:“一个长大了还睡在婴儿房的人本身就是个悲剧,没有什么比这更悖论的了。但我也被他的失落触动,我想这才是这个故事的真正意义”

网易娱乐:《黑马》比你过去的作品都要放松、柔软,尽管有黑色、讽刺的部分,但总体是温情的,有什么原因让你改变了?

托德·索伦兹:我一直希望我的电影是关于状态的,但没错,我确实应该拍些和过去有区别的电影、从别的角度。当我开始撰写剧本的时候,我就想好了这是关于男孩遇到女孩的故事,它成本很低,虽然还是有点黑色,但我不想它太悲剧。

从表面看它还是悲惨的:一个年轻人失去了他的青春,他一直陷入这种挣扎中,一个长大了还睡在婴儿房的人本身就是个悲剧,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悖论。但我也被他失落的青春触动,我想这才是这个故事的真正意义。

网易娱乐:感觉上美国的青少年应该很早就愿意离家独立了,但是你的主人公却是一个啃老族,这种情况在美国常见吗?

托德·索伦兹:一方面是这样的,但另一方面,也因为经济不如过去繁荣,很多美国人选择在父母家啃老,对20来岁的人来说,经济条件可能还需要帮补,和家人一块住挺正常的;但要是30几岁还是这样就太悲哀了。

在对待男主人公的成长问题上,米娅·法罗饰演的母亲和唐娜(微博)·墨菲饰演的秘书有一点很大的不同,米娅希望她的儿子永远像个小孩,永远依赖她;但唐娜觉得这个男孩需要长大成人。电影探讨的也是这两种分歧。

网易娱乐:就像你说的,Abe长大了还睡在自己的育婴房里。肉体上他是个成年人,但精神上他还是个孩子,你怎么看待他收集玩具和他无法成长的关系?

托德·索伦兹:我能想到一个类似的对比,你知道日本的御宅族吗?我是在一次东京游的时候知道这个词的,一般都是年轻男子,他们沉迷于动漫文化,有收集漫画和玩具的癖好,他们的妈妈做好饭就用托盘放在他们房间门口,他们几乎不出自己的房门。这种情况在日本很普遍。我本人算不上有收集癖,虽然我有很多书,但在互联网时代,也没必要亲自收集大量的资料,小时候我有自己的玩具收藏,但不会像我的主人公那样夸张,你企图拥有你的收藏品时,它们已经把你占有了,你才因此变得可悲。

当一个人成天逛EBAY、花很多很多钱来收集某一种物件、并且喜欢原封不动地包装起来观赏,耗时耗神耗钱。我们就开始怀疑:收藏是怎么回事?它到底意味着什么。我想,一个人收藏得越多,越是在给自己过度补偿。但我不想去定义,你可以自己去分析。当然这是可悲的,一个人要靠这些物质才能维系、挽留自己的青春。

网易娱乐:影片最后的镜头,本来已经去世的Abe和老秘书一起在房间里翩翩起舞,可以理解过他的意识并没有消失吗?

托德·索伦兹:我宁愿这样来看:这个电影前半部分是有主角的生活和幻觉组成的,在我看来他的意识和现实是偶尔分裂的。但是最后的那一幕,他和她一起跳舞,其实是她的幻觉,那也是她对他的救赎,她对他的爱,既是对他的幼稚和所有社会关系的失败救赎,也是对他被剥削掉的生命救赎。

网易娱乐:你怎么看待XBOX之类成人也沉迷的玩具?怎样的喜欢才是病态的?

托德·索伦兹:玩具之所以被称作“玩具”,是因为它似乎是为了给小孩子设计的,但XBOX那种东西归类起来就比较复杂了。这也让我想问一个问题:孩子是什么?孩子喜欢的是什么?怎么定义游戏?网球的规则没有凌驾于乐趣之上,它就是一场游戏,跟玩跳棋、猜字谜、打游戏机一样,我没有任何看不惯的。但我的人物碰到的问题显然是不一样的,他的玩具甚至都不拆,某个程度来说,他只是有收藏癖,他用他的收藏来造某种梦境。跟保持童心不是一回事,就像整容手术一样,他们不是在释放青春,而是装嫩、一种故作年轻、企图把青春留住的假象。

网易娱乐:这次的阵容比你过去的片子都主流。你是怎么找到米娅·法罗、克里斯多夫·沃肯这些大明星合作的?

托德·索伦兹:能找到米娅来演实在是太荣幸了。她告诉她已经息影了,那时她连剧本都还没看,可是她儿子说,“你喜欢他的电影,你就应该拍这部片子”,她是基于这个才肯接拍的。我其实应该谢谢她儿子。我们合作的过程也非常愉快:我们有时在凌晨三点拍戏,她已经六十几岁了还是非常敬业,我也为她的坚强和坚持鼓掌。其实那时她还准备去非洲,她是个真正的电影人。

克里斯多夫·沃肯有一头很爆炸的乱发,看起来特别摇滚。但我希望他的角色是保守的,所以要把头发抚平,我不想他有带刺的感觉。Jordan Gelber是一次我去看迈克·李的舞台剧时发掘的,我对他印象特别深,就为他改了好多次剧本。我想,如果在对的时机,找对了演员,就会迸发奇妙的火花。

网易娱乐:米兰达的前男友穆罕默德挺有趣的,在他们的关系里插入这个角色的用意是什么?

托德·索伦兹:我觉得加入“前男友”这个想法挺棒的,其实他可以不叫穆罕默德,他可以是以色列人、俄罗斯人,哪儿的人都没关系,因为他只是为了表现女主角处于倦鸟归巢的状态,她是个见过世面的人,而现在她只想歇息一下,也表明她的生活方式比他更复杂。(他为什么像同性恋?)这个嘛……我把这个问题留给你,我不想定义得那么明白。

网易娱乐;影片开头没有像你过去的电影一样有大段大段对话,而是用了一段歌舞的长镜头。你是否在改变自己的风格?

托德·索伦兹:其实我在创作时,潜意识里并没有一个声音在跟我说:这个跟以前的不一样,那个跟以前的不一样。我一开始就清楚,这部电影的开头应该是以一段迪斯尼嘻哈风格的歌舞开头,很欢乐、很喧闹;影片里还用了很多美国偶像风格的流行歌我想为角色营造在一种青春已逝的氛围里,他在年轻的声音和身体旁边,只是一个路人。我使用这些元素是因为影片的意义而不是我想突破自己。

网易娱乐:影片里很多大品牌的logo,为什么有这些“植入”?玩具“反”斗城(注:美国著名的玩具零售连锁店)为什么被隐去了?

托德·索伦兹:我们没有跟玩具“反”斗城合作。所以把它们家标志处理了,我不喜欢在电影里放进生造的品牌,那样看起来太假的,有点像电影里有时会出现555这种号码,那样会让人很出戏。我想观众已经很习惯电影处理现实元素的技巧了。(为什么玩具“反”斗城不能出现logo?)就是因为我的名声吧,哈哈哈。其实我是他们的大客户。

网易娱乐专稿

盘思佳

前网易娱乐编辑记者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