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ice 2011】《庸才》评论(作者:Roberta Novielli )


出处:威尼斯电影节现场媒体宣传资料 翻译:47(cinephilia翻译小组)

【导演的话】
《庸才》能被选为今年威尼斯电影节参赛片是我的荣幸。在拍摄前,日本发生了地震和核能源事故,所以我认为我需要改变一下当时正在创作中的剧本。我认为捕捉一些现实场景并放进电影中是很有必要的。我觉得来掌控一部与发生在我眼前的现实世界相关连的电影是一次紧张、颇具难度的事。电影的故事讲述一对与可怕现实世界对抗的青年男女。

【评论】
《庸才》是一部很私密的电影,它基本上只关注一小部分人。他们一起生活在一个没有提及名字的小镇边缘的简陋小屋里,这个小镇可以存在任何地方。小镇上的国家的特征被海啸冲刷带走。同时,《庸才》重点描写了三月十一日灾难带来的道德和心理上的世界末日式的状态。这让人们想起四十年代黑泽明电影中的战后日本萧条景象。

灾难带来的不只是死亡和破坏,还引发了日本社会中亲子关系的转变。就像佐一和茶泽这样的年轻人,他们被自己的父母诅咒,而新社会需要他们重新建造,就像学校老师不断重复的那样,他们的单纯会让他们的梦想成真。

通向那模糊未来的路要一步一步前进,甚至一路上还需要经历很多痛苦。 影片中存在着一些过多的伤感,每个人都生活在毁灭的边缘。只有一小部分被遗忘的无家可归的人在灾难中幸存下来,他们花了很多天来建造他们梦想中的房子——一个带可用来洗澡的水槽的帐篷,当两个年轻人望着星空时,他们远离了那一日复一日的黑暗生活。他们还共同努力工作来为佐一的船屋做些改善,这个船屋也成为重生的标志。在水中一些被毁房子的倒影就唤起了对于灾难与过去的回忆。 .

一个绝望的、愤世嫉俗的黑帮角色金子在电影中占有重要作用。他在这个年轻男孩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他看似毫无同情心的挑起佐一心中的痛楚并给了他一把手枪,这枪代表了要成为成年人的决心。尽管生活在暴力的世界中,但佐一想成为一个体面的成年人。但在他的世界中甚至看不到任何转机的可能。在一首诗歌的提示下他想改变自己生活的方式。他的女友茶泽建议他选取弗朗索瓦•维庸的诗歌,“我懂的一切,却不懂得自己”这句诗成为他获取幸福的密码,并指引了他应该选取的方向。他最终发现,他需要找到属于自己的地方,并去忘记那些枯燥的,噩梦般的过去,他需要投入到梦想的世界中去追寻自己的未来。

由于导演园子温朴素的影像风格,使得角色可以在电影中表现出带有强烈感情冲动的真实。《庸才》这部电影是对纯真的完美敬意。

【作者简介】
Roberta Novielli
,影评人,威尼斯大学(Ca’ Foscari University of Venice)日本电影教授 【导演简介】 园子温:出生于日本爱知县。 1987年《男人的花道》得到匹亚电影节大奖。 1990年的《自行车的叹息》在柏林国际电影节上首映。 2001年的《自杀俱乐部》在2003年的加拿大蒙特利尔奇幻电影节上获得评委会奖。 2009年,《爱的曝光》在柏林国际电影节上获得费比西奖和卡里加里电影奖。 2010年,他的《冰冷热带鱼》在威尼斯电影节上进行全球首映。 2011年,影片《恋之罪》在戛纳电影节的导演周首映。 他的作品在全球范围内都有着很高的评价,而且拥有众多影迷。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30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