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ice 2011】《夺命金》:杜琪峰转型之作

继来自香港的许鞍华导演的《桃姐》在威尼斯赢得了来自中西方观众的泪水后,另一位香港本土导演杜琪峰也在威尼斯电影节尾声为翘首以待的观众献上了自己三年磨一剑的《夺命金》。在目前不时入围国际电影节上的华语片中,正是带有强烈地域文化特色的香港电影(粤语片)撑起了华语片的一片天地,今年的威尼斯再次证明了这一点。

杜琪峰导演作为香港电影的代表人物,通过其数十年的苦心经营,营造了自己独特的影像风格和主题,而在他电影中更有被评论人不时津津乐道的他对场面调度和气氛渲染的功力。他也是目前香港电影在国际上最有影响力的导演,不仅自己的作品经常获邀参加了国际电影节,同时也受邀参与了国际电影节担任评委,比如今年戛纳的主竞赛单元。但或许就是因为对自己过于强烈的个人影像风格的担忧,杜琪峰多年来一直渴望有所突破和创新。《夺命金》就是在这样的创作背景中耗时三年才最终完成的。

创新之作自然备受期待。在这种如此强烈的期待值下,《夺命金》依旧没有让笔者失望。在这部表现金融危机影响到普通百姓生活的多线叙事电影中,导演杜琪峰是真的放弃了自己擅长的靠人物矛盾对立来推动情节发展的惯例,将小人物的命运置于一个大时代背景中,沉浮跌宕,悲欢离合,生离死别。没有了风发激荡的兄弟之情和江湖之义,徒留了蝼蚁求生的本能。刘青云的江湖小弟角色是杜琪峰对香港电影江湖主题的一个致敬和反思,时代变了,这种看似不合时宜的情义在刘青云的坚持执着中凸显的只有悲哀。这就像电影中他被不停得被驱使着为解救兄弟为难而无所不为,为担保被抓的兄弟而四处求钱;为陷入财政危机的兄弟不惜伤人抢劫。刘青云再次奉献了他职业生涯中一个值得纪念的角色。

而在气氛调度上,杜琪峰将之前设置于一个场面的静动互驰的张力逐渐拉开,穿插在多段叙述中。缓慢的节奏,翔实的铺垫,甚至都有过满之嫌,但这种气氛却正是围绕证券市场的每个环节的艺术处理。银行证券商品的欺诈式销售、地下操盘手的幕后操作、高利贷者的乘人之危,唯有维系百姓生死一线的血汗钱成了这些人的数字游戏玩弄鼓掌。《夺命金》之名也正是因此而来。所以在银行职员的线上,杜琪峰甚至让那股机械式的操作程序一遍遍的反复。

尽管《夺命金》在主题叙述上有所变化,但在场面调度上依旧于细微处展露自己的风格。当然他最后肯定会让这几位主角在某个偶然的时刻互相擦肩而过。这就是杜琪峰,他可以为了市场需要拍摄《单身男女》,可以为了调试心情拍摄《文雀》,但他始终是他,即使求变,杜琪峰依旧会是那种在作品中找出痕迹的导演。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43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