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ice 2011】《庸才》:为灾后日本加油


日本今年是天灾人祸不断,地震以及随后引发的海啸,还有核泄漏事件让这个小岛国上本就没有安全感的人们更是心惊胆颤。毕竟日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经受过核弹袭击的国家。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末日情结在日本电影中始终是一个重要的母题。这种母题现在被日本大器晚成的日本导演园子温也运用到了自己的新片《庸才》里。

多年来园子温的电影一直是以真实社会案件为题材,并且重在描写人性心理状态在一定条件下激发所导致的扭曲和变态。不过,尽管他这些有着和北野武、三池崇史完全不同特色的日式暴力电影近年来屡屡出现在欧洲的电影节上,可是《庸才》入围电影节主要竞赛单元,这在园子温的职业生涯是中还是第一次。

不过现在展映的《庸才》并不是出自园子温最早的剧本。原剧本改编自日本著名漫画家古谷Œg的作品,但是今年三月份在电影开拍前日本遭遇了地震以及随后的人祸之后,园子温决定重新对原剧进行大幅度修改。现在看来导演园子温在根据新剧本拍摄的《庸才》中重点刻画了天灾之下人类心理的脆弱和扭曲变态。因此电影中电影中不时出现海啸过后城镇化为废墟的凄凉梦境场面,才有了失去家园成为流浪汉后被住天佑一收留的流浪汉们,才有了社会上诸多人匪夷所思的绝望状态。电影中的住天佑一是个梦想成为一个普通人的孩子,但是家庭暴力最终导致他不得不弑父来求得新生。在全长两个多小时的电影里,其实只围绕一个中心,那就是如何让灾后的日本有个未来,而电影的男主人公住天佑一就是代表新生命的希望所在。

电影从结构上以住天佑一弑父为转折点分为两部分,“迷失”和“自由”。看似无所欲求的佑一和所有的流浪汉一样,虚度年华,尽管他知道自己希望成为一个普通的人,可是现状并没有让他明白普通人的含义,也无法让他成为一个享受正常家庭生活的普通人,所以在精神上他是迷失状态的;但是弑父后,他在偏执疯狂的状态下反而清楚得找到自己的目标,那就是献身自己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尽管这是在一个癔症式的状态下的目标,但是在以弑父求得自己的自由之后,他最终实现了成为一个正常人的生活目标。电影中,遭受海啸袭击后城市废墟不停出现在不同人的梦境中,导演似乎时刻提醒自然灾害的力量所在,即使在佑一上课的课堂上,老师黑板上写的也都是关于自然灾害和核危机的资料。在灾害造成的绝望弥漫情绪中,只有心理力量才能战胜恐惧,重新拥有生存的力量。

不管从主题还是内容上,导演园子温都做到有血有肉,镜头的移动也非常优美冷静,特别是佑一弑父的那个长镜头的推移升腾。但或许是因为日本人这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执着,电影中过于强化了精神鼓舞的镜头,就像电影最后佑一从河中起来(新生的开始)后和女孩子一起跑步的时候狂叫:“佑一,加油,佑一,加油”。所有表现精神折磨和涉及心理的表演都被过于夸张化,但不得不承认,扮演佑一的小演员染谷将太确实非常生动真实得再现了那种从虚无到沉沦到自我放逐到苏醒的心理变化过程。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20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