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ice 2011】《桃姐》:许鞍华悲喜交加的本土情怀

许鞍华的《桃姐》和杜琪峰的《夺命金》同时入围68届威尼斯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同台竞逐金狮,尽管如香港电影资深研究者新浪娱乐的魏君子所言,这和谈论香港电影的复兴没有太大关系,但是从某种意义上也正见证了香港电影的萧条。因为能够真正凭借自己的电影风格得到电影节承认的,还是这几位已经叱咤香港数十年的“老导演”。但是,尽管和香港电影无关,这两部电影所承载的意义却又完全不同。因为和杜琪峰频频在国际电影节上露脸不同,许鞍华导演数十年来几乎很少被国外电影人所了解,尽管在华语电影圈内她凭借着自己对于电影艺术的追求而备受尊敬,作品也备受肯定,但是也就只有一部多年前的《男人四十》出现在柏林而已。威尼斯这次重拾《桃姐》,实在是许鞍华导演对电影一篇赤诚之心该得到的回报。暂时不论这部电影是否能否得奖,至少从现场观众的反映来看,观众们是真心喜欢和热爱这部电影的。

《桃姐》是根据曾经服伺香港编剧李恩霖一家几代人的女佣真人真事改编的。就像这部电影英文题目“简单生活”包涵的含义一样,电影《桃姐》用一种现实主义的朴实风格描写了桃姐(叶德娴扮演)中风后被Roger(刘德华扮演)安排进敬老院直到平静逝世的那段生活。在整个过程中,许鞍华将桃姐和Roger之间关系转变进行了微妙而又巧妙的处理。随着两人关系的逐渐转变,将那种人性的爱在其中慢慢蕴积,从而达到了润物细无声的平静却又厚积薄发的震撼感。Roger和桃姐两人散步时手的姿势转变是电影中层层推进的象征性寓意所在。先是桃姐刚进入敬老院时两人出游时两人一前一后的距离,之后是Roger小心得扶着桃姐,随后又是Roger牵着桃姐的手;最后那场电影首映式后的散步,Roger将桃姐的手紧紧握住,放在自己的身后。两人的关系也正式从主仆转化为了“母子”关系,正如Roger在之后向人介绍说桃姐是他干妈一样。

如果说桃姐和Roger之间的爱是电影《桃姐》情感“喜”的主线,那么敬老院的生活则是电影情感“悲”的副线。就像《看电影》主编阿郎所说的,这场老人院的戏证明了死亡的公平。敬老院的每个人都是在平静得等待死亡的到来。Roger的每次探望都在为桃姐的死亡推前一步。许鞍华导演在敬老院的场景设置上和镜头画面表现上如此真实,以至于对于死亡的共鸣激发更多对于生者的热爱,同时老人们死去的悲凉和社会看似悲悯却如此虚伪的种种丑态也被导演巧妙得安插在方寸之间。特别是那个为老人们祝贺中秋演唱的女歌星人前人后截然不同的嘴脸,老人们尽管一无所得却被安排在敬老院里等待不同队伍做秀,这些场景每每让人唏嘘不已。许鞍华正是在这些细节上用敬老院来隐射香港社会的现状,同时也在隐射香港电影的现状。

《桃姐》电影中有多位香港知名电影人的友情演出。大导演徐克、洪金宝等都在电影中讨论电影,而他们需要借助资金的则是于冬。这是香港电影的现状,许鞍华没有掩饰这个暮色黄昏时期的悲哀。更为重要的是,尽管说在电影中桃姐幸运地得到了Roger一家如此善意和温情的回报,但是这种年华将逝岁月不再生命消失的苦痛却不是温情就能消弭的。也正是因为这种人类共性的悲喜情感在《桃姐》中的酝酿极其成功,这部电影在威尼斯首映后引爆了西方记者的泪腺,赢得了雷鸣般的掌声。这是威尼斯迄今为止在主竞赛单元中经历的最为感人的一幕。许鞍华导演站在场中央,向前后左右的观众们鞠躬致谢。无法近见许鞍华是否感动落泪,但是至少有一点,相信在她的心中,《桃姐》是否能够擒获金狮已经不太重要了,相信从这一刻开始,世界电影会知道在华语电影圈里还有许鞍华这样一位执着追求的电影导演!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122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