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an 2011】第15屆林常樹專訪:談《下女》


Q:《下女》是上世纪六十年代韩国电影黄金时期的杰作之一。也有很多韩国导演提到过他们很喜欢金绮泳导演。那导演您是处于什么原因想翻拍《下女》的呢?
A:(沉思良久)事实上,翻拍并不是我的想法,是Mirovision(制作公司)的想法。我在剧本创作到中半部分,才加入进来。我认为金绮泳导演的故事框架,即使放在2010年的今天,也仍然对于阶级问题有着铿锵有力的批判。这也是《下女》本身对于我的魅力所在。

Q:与原版相比,您这一版更像一部新的完全不一样的作品。比如片中新设置了尹汝贞出演的管家和朴智英出演的海拉母亲角色,还有徐雨饰演的女主人海拉也比下女更为年轻美艳。请问这分别是出于怎样的考虑呢?
A:原版《下女》是完全以男主人的立场进行的电影。男主人去偷情,然后感到罪恶感,最后又苦苦想拯救自己的家庭。那时中产阶级刚刚在韩国社会出现。韩国战争刚刚结束,在这样一个十分贫穷落后的国家,所谓的中产阶级才兴起。所以那时以男主公的立场展开故事,似乎更能得到观众的认同感。而我的作品中,主人公及其夫人生活在一个superrich的坏境之中,如果仅以他们的立场展开故事,似乎并不能得到当下观众的共鸣。下女问题,也一直是韩国社会存在着的问题。我认为在这样的superrich与下女之间得为普通观众找到一个可以更为熟识的角色,所以我便新添加了诸如管家,母亲这样的角色。

Q:还有与原版心机重又狠毒的下女相比,本片的恩伊角色更为单纯,也没有那么多心机。甚至还有点充满母性的气质。所以就人物而言,您觉得两个“下女”最大的不同表现在哪些方面呢?
A:原版的下女给观众一种恐惧感,是那种你稍微碰她一下,她就会那种疯狂报复的角色。这样的角色似乎只存在于类型电影之中,让观众会产生于一种“我们现实之中真有这样的人物“的困惑。有点不够真实的感觉。我想我作品中superrich家庭怎么也不会请这样一位令人恐惧的下女的。所以为了让作品对于现代社会的阶级关系进行更有力的抨击,我想到了那些没有希望,只能顺从于这个社会的小人物。

Q:这一次的男主人形象也有很大的不同。与原版较为被动的角色相比,这一版李政宰出演的男主人更为主动,给人一种乐于控制一切的感觉。为何男主人身上的强势色彩在五十年后的现代背景下会得到加强?是因为韩国社会的原因吗?
A:我想中国现在也是这个样子。整个世界,从30年前开始,superrich,一群真的很有钱的人。中国有,亚洲有,非洲也有的。韩国这个国家虽然不是太大,但也是有这样一类人的产生。在韩国社会,这样一群superrich通过投票等形式控制了这个国家的政治,经济等各个方面,也就是控制了我。我很好奇,这样的一群人究竟在想些什么,究竟是怎样的一类人。所以我打算探索一些这类人,也就是你们在我作品里看到的那些。(笑)

Q:全度妍在片中的表演给观众留下了十分难忘的印象。在导演刚决定翻拍《下女》,并且由全度妍出演下女一角的新闻刚出来时,便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为什么想要全度妍来出演这个角色呢?原版出演下女的李恩心在当时完全是新人演员,有没有想过也找新人演员来出演下女这一角,比如徐雨。
A:事实上,这个剧本创作之前就已经在考虑由全度妍来出演的。剧本快要完成时,我见了全度妍一面,和她说,“我正在为你写一个剧本,暂时别接其他剧本,等我这个戏,好吗?”也就是说,这个剧本从头到尾都是为全度妍量身定做的。她是一位很好的演员,和我的剧本中的形象也十分吻合,对票房很有控制力,在海外也有一定的影响力。

原版《下女》中虽然下女有新人出演,但是其他角色也还都是由当时的顶级演员出演,比如金振奎,朱宗女。所以我的想法就是,让全度妍来饰演下女,其他角色比如女主人,可以让徐雨这样的新人演员来出演。这样也是种互补。

Q:这一次和全度妍合作,她最令您难忘的是什么呢?
A:和全度妍一起拍戏,我也被她惊到了。她的演技很出色,感情也很丰富,是那种用心去演戏的角色。

Q:导演您从《偷情家族》开始,已经和尹汝贞老师一起拍了四部作品。那么这一次的合作又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A:虽然在《偷情家族》里给观众留下了一定的印象,但其实一直是个小角色。其他三部可能都没有给观众留下太多印象,都是一些不用尹汝贞来出演都可以的小角色。她其实更多的是出于一种来帮我的立场出演这些戏的。而《下女》中需要一位上了年纪戏份近似于主角的演员来出演,所以这一次我觉得我得回报她,于是就请她出演这部戏。她本身就是位好演员,又很受观众的喜爱。

Q:其实尹汝贞老师是因为出演金绮泳导演的《火女》而成名的,这一次翻拍《下女》,请她出演没有什么其他特别的含义吗?
A:那当然有的。尹汝贞老师40年前,二十多岁的她被金绮泳导演选中,一起拍了5,6部作品。但后来尹汝贞老师结婚了,退出了影坛。现在金绮泳去世今年后,我请她来出演,也是对于金绮泳导演的一种致敬。

Q:本片对于照明和摄影效果十分重视。有些场面的美术设计可以说是惊人的美。为什么本片尤其强调这些方面呢?
A:本片70%的戏都是在豪宅里进行的。像这样的superrich家庭,有了很多的钱,就开始模仿欧洲贵族的生活方式。但事实上,正统欧洲贵族都是几百年遗传积攒下来的,像这些一夜暴富的superrich却也想模仿这样生活。开始收集名贵的美术品,喝昂贵的洋酒,出于这样的想法进行了美术布置。

其实这个片子有些心理惊悚电影的味道,在拍摄之前我又看了遍希区柯克。如何让一部很现实的电影又一种惊悚的效果,这是我在拍片过程中照明与摄影方面所想要的。

Q:影片的音乐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一些场景甚至给人惊艳的感觉,使激情场面似乎超越了单纯的视觉效果。而另外一些场景的音乐有特别的优雅。能否谈一下电影音乐的选择,以及如何确定音乐风格与对应场景的搭配?
A:其实我和音乐导演金洪集这也是第四次合作了,也是从《偷情家族》开始。音乐虽然都是由他负责,但是我有一个要求,就是音乐不能干扰观众的感情。音乐虽然对于画面有很大的辅助作用,但尽量不使用那些煽动观众情绪的音乐。这虽是一部惊悚片,但我们其实并没有使用过多的惊悚片该用的夸张的音乐。另外金洪集本来就是个优雅的人(笑),所以我想有些音乐才会听上去那么优雅吧。

Q:本片与60版相比,并没有突出一些像原版中阶级关系象征的楼梯等映象,但有更多对人物欲望的表现。比如数十秒时间表现了在一堵墙的分隔下,男主人可以同时看到浴室中的下女和卧室里的女主人的画面。这样的安排的原因是什么呢?
A:楼梯,上楼,下楼,来表现一种上升或者下落,你们不觉得这是一种非常简单的象征吗?我虽然是个电影人,但事实上对这样简单的上上下下的象征并不是十分感兴趣。

关于那个场面,事实在场景布置之前决定了必须有这个场面。场景布置时,我要求一定要做到能把浴室与卧室的情况同时拍进去。这是一个一开始就在我脑海里的画面,至于为什么要设计这样一个场面,我也不知道。(笑)

Q:近几年韩国电影的国内市场份额一直呈减少趋势,但是2010年从年初开始,整个上半年中韩国影片的观影人数和观众占有率都不断增长。请问您对今年韩国电影国内电影市场,尤其是国内外商业电影市场看法如何?
A:最近几年的韩国本土电影其实一直很困难的,就这上半年才有好转趋势。很明显之前的份额斗争(screen quota) 对于这样的变化有着一定的影响。因为美国的压力,份额斗争是很不容易,虽然现在有所转变,但也还是很艰难的。至于以后会什么样,我也无法知道的。(笑)

Q:《下女》在韩国被评为“19岁以下观众禁止观看的电影”级别,但是票房并不是很差强人意。今年还有其他好几部韩国电影也被评为这一级别,比如《房子传》《苔藓》《大叔》,但是票房也都还不错。所以导演您认为韩国观众为什么更能容易接受19禁影片的原因是什么呢?
A:我觉得这是个好现象。以前即使上班族也不愿意去看19禁电影的。也许是因为我年纪增长的原因,才会这样想的。其实专门为十几岁的青年人拍一部电影是一件很难的事,得表现的十分幼稚,轻松,又不能太深奥。我觉得现在,我可以尽情地拍我想拍的故事,票房也还行,这绝对是个好现象。

Q:导演一向是韩国电影导演中风格比较大胆的一位。每当有新的作品面世都会引起一定的争论。也有好多影迷再期待着你的新作,或许现在有新的计划吗?
A:现在新片的剧本已经快写完了,打算明年冬天开拍。一个和《下女》很像的故事,也可以说是《下女》的加长版。简单的故事,但会有更多的登场人物,激情戏也会更多些。一个杀人事件,所以也会更为惊悚些。

Q:《下女》也是今年釜山电影节的展映影片之一。导演的处女作《处女晚餐》更是第三届釜山电影节新浪潮单元的竞赛片之一。有了以往的参加经历,您对本届电影节有哪些期待呢?
A:第三届?(是的。)事实上,那一次我带着《处女晚餐》来釜山电影节时,让很多在场的欧美电影人”大开眼界“。然后我又带着这个作品去了多伦多等好多欧美电影节,他们都很吃惊地说,”原来这就是那个拍怪片的韩国林常树啊“。(笑)釜山电影节让很多人知道了我。事实之后我的所有作品都有在釜山电影节展映过。现在很多欧洲电影节对我的作品很感兴趣,我也不需要在借釜山这个平台就可以直接把作品送往欧洲电影节,但是釜山电影节对于我来说是很有意义的电影节,如果没有它,很难让更多的人知晓我。也就是说,釜山电影节是一个把像我这样的亚洲新人导演介绍给世界电影人的重要电影节。一个让我很感激的电影节。

【採訪於2010年10月10日。原載於『看電影』2010年11月號】

62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