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es 2010] 《另一年》:迈克•李有金棕榈之相


(Foto:戛纳电影节 )

tati(Cannes) : ★★★★

“我所有的电影,包括《赤裸裸》(Naked, 1993),都是讲关于家庭的。”作为英国著名的电影导演,迈克•李几十年的创作始终围绕着一个主题,始终聚焦于一个群体,正是因为“家庭”主题不存在地域语言的界限才让他的电影具有一种强烈的感染人的共性。从他1988年的电影《热望》开始,几乎每部作品都引起了观众和评论界的期待,并且几乎都入围了欧洲三大电影节的竞赛单元。1993年他先凭借《赤裸裸》赢得了戛纳电影节的最佳导演奖,三年之后他则带着《秘密和谎言》摘走了金棕榈;2004年在威尼斯电影节他又凭借《维拉•德鲁克》勇夺金狮。迈克•李也因此凭着他在电影中人性的洞悉和独特的拍摄手法成为英国当代的电影大师之一。

在2008年迈克•李《无忧无虑》曾经被认为是他电影中最为欢快的一部,但事实上,《无忧无虑》只是他1993年《赤裸裸》的“欢乐面具”版。波比表面无忧无虑掩盖着的内心其实和流浪汉强尼如出一辙。他们在现实生活中都是属于不快乐的人,只不过用不同的面具来伪装自己而已。第四次入围戛纳电影节“主要竞赛单元”的《另一年》才是迈克•李迄今为止最为光明的电影。在《另一年》中,通过夫妇吉瑞和托姆(或许有影射“Tom and Jerry”给人带来的欢乐)在春夏秋冬不同季节和家人朋友的几次聚餐,将人生百态和生死轮回进行了全景式的展示,并且用他们一家的和睦欢乐来照亮周围其他人存在的压抑忧郁状态。

迈克•李的《另一年》在结构和题材设置上和韩国导演金基德的《春夏秋冬又一年》非常相似,只不过在主题揭示上更有野心,更具有普遍性。电影以一个家庭在一年之间发生的事情用“另一年”来命名,很显然突出了时间的轮回,而“春天篇”中怀孕的医生和“冬天篇”中托姆嫂子的死也强调了这一点,至于托姆一家小农园的四季中播种直至丰收更像是将人生和自然之间轮回的一个衔接。电影中,迈克•李再次使用他擅长的对人物忧郁症状的特写,从“春天篇”伊梅尔达•斯汤顿扮演的女病人(电影《维拉•德鲁克》中维拉的扮演者)的忧郁症开始,到“冬天篇”托姆哥哥丧妻后的忧郁状态,同时四季中又用吉瑞的同事玛丽自始至终的焦虑来做贯穿全剧的线索。

《另一年》中和他之前电影不同的也最为重要的是托姆一家的欢乐。这种欢乐的存在和周围的孤独、忧郁、痛苦、折磨多种悲情对比,既充满了喜剧色彩又让人悲从中来。另外,《另一年》中吉瑞的心理治疗师的职业安排也对导演迈克•李以前在电影提出的问题作了个回答:人是需要倾诉的。在他那些现实主义的电影中,角色人物们在生活中的不快乐本源于疏离的家庭关系,就像电影“春天篇”中不和睦的夫妻关系、“冬天篇”中貌似仇人的父子关系。电影中,导演将汤姆和吉瑞之间互敬互爱夫的妻关系,他们和儿子以及他女朋友之间那种父母和儿女之间平等和谐关系塑造得几乎完美,成了一个完美的中产阶级家庭的范本。这个完美范本尽管存在些理想主义,但毫无疑问是导演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如此光明和欢乐,这不能不说是导演独具匠心所在。

不过很显然导演明白任何人的问题都只有靠“自己”来解决问题,“心病要用心来医”。看似一片光明的电影在最后结局中让玛丽那张依旧满怀惆怅忧郁不快的脸定格成了一个特写:她盯着摄像机,周围的噪杂瞬间沉寂下来,直到黑幕电影结束。迈克•李在《另一年》中依旧采用他惯常的拍摄手法,让演员在入戏前作了足够的准备,然后再拍摄时让他们投入角色自我发挥。迈克·李这部讲述了轮回着的人生百味的电影是今年戛纳电影节冲击金棕榈的有力竞争者。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228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