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an 2011】Korea Cinema Today之『愛,不愛』:無限放大的生活


【“Korea Cinema Today”是釜山電影節的常設單元之一,通過展映這一年度的優秀韓國電影,試圖給觀眾提供一個較為全面的當下韓國電影發展狀態和走向。展映的作品通常包括這一年度在世界個大影展上吸引人眼球的韓國代表導演的最新作品,比如今年入圍柏林主競賽的李胤基的『愛,不愛』,入圍戛納“一種關注”單元的洪尚秀的『北村方向』;一些正在崛起的韓國作者型導演的新作,比如憑藉“TOWN三部作”入圍多個電影節的全圭煥的『瓦拉納西』,金基德的嫡傳弟子全宰洪的『豐山犬』;一些在這一年度票房上的翹楚之作,比如『陽光姐妹淘』,『最終兵器:弓』。當然也還有諸多不為人所知的新人導演的處女作或者第二部作品,比如韓國獨立動畫領軍人物延尚浩首部長篇作品的『豬王』,頗有爭議的80後演員具惠善的第二部導演作品『桃花』,等等。】

最近几年,[老男孩],[杀人回忆],[下女],这些韩国电影在世界范围的成功,恐怕让大多数影迷对韩国电影产生了这样的一个印象,暴力,血腥,还有色情。也是正因为这些电影的成功,让许多韩国导演从一开始便失去了自己的风格,为了赚取票房和讨好观众,多在努力创作诸如此类的作品。但除了这些非生活正常态的电影之外,也还有一些导演在坚持着自己的创作理念,比如用自己独特的影像去解构普通韩国人的日常生活的洪尚秀导演,再比如这一次凭借新作[爱,不爱],首次入围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李胤基导演。

从电影的第一个镜头开始,李胤基导演放佛就是想要告诉观众[爱,不爱]是一部与其他韩国电影不一样的作品。十余分钟的车内长镜头,女人在支支吾吾地和男人提出了分手的要求。但男人并没有感情上特别的波动,“是吗?外边认识别的人了吗?”男人就这样看似冷漠地回答着。结婚五年的年轻夫妇的离别就是整个电影的全部。也许离别在其他一些电影中,只会是一幕或者一段故事,但[爱,不爱]却放大了这一我们早已在其他电影中熟悉的桥段,影片用105分钟的时间近乎纪实般地记录下了这对夫妇的从下午4点到晚上七点的最后三个小时。

看惯了韩剧的观众,也许都已经熟悉了那些剧集中男男女女又哭又闹无比缠绵的离别场景。离别往往就这样成为了一颗韩剧中必要的催泪弹。但是[爱,不爱]的离别却是冷静的,模糊的。李胤基导演之前的作品多少给人有点极简主义风格的感觉,这一次在[爱,不爱]中他把这种极简风格发挥到了极致。两位主角虽是由当红的人气偶像,玄彬与林秀晶出演。但李胤基导演都没有这一对俊男靓女出演的主人公想好一对同样漂亮的名字,仅仅是给他们赋予了”他“与”她“看似是符号一般的称谓。其他几位出场的几位演员的称谓更是符号般的存在,“邻居家的他”与“邻居家的她”,女人的新恋人也只是“另外一个他”。既然是一对夫妇之间的离别,也许就用这样的”他“与”她“去称呼更适合这样的男女之间经常发生的琐事。

影片所有的故事也都发生在这对夫妇生活了五年的三层别墅之内,镜头也不断地随着这对主人公的行走在三层楼之内切换。影片利用任何配乐却影响观众的情绪,缓慢的镜头移动,与屋外连绵不断的细雨声就已经足够把整个故事完全地交待给观众了。也许在看电影的时候,我们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抱着一种猎奇的心态,去窥视别人的生活是有多么的新鲜,多么的刺激。但是在李胤基导演的作品中,如果我们也去试图去寻找一些所谓的新鲜与刺激,那么不免会有些失望。因为在他的作品中,我们往往只能看见我们熟悉得不能再去熟悉的生活本身。离别并不是想我们期待的那样歇斯底里,而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就像影片中两位主人公那样静静地收拾行李,准备最后的晚餐。

105分钟的沉寂中,也有着一段不宁静的插曲。素不相识的邻居家的小猫突然闯入了别墅之内,接下来有些神经质的邻居夫妇的出现,打破了原有的沉寂。在别墅内消失不见的小猫,也成为了影片中除了“他”与“她”这对符号以外,最为重要的符号,“它”。它是什么?它消失不见呢?这是李胤基导演在作品中留给观众的谜题。这样一部在不断重复生活琐事,看似十分无聊的作品,也许会让很多的观众昏昏欲睡过去。但小猫的消失,也许又提起了观众的兴趣,他们最后能找到“它”吗?影片的最后,离别的工作一切都准备就绪,两人将要开始最后的晚餐时。小猫像是奇迹般地出现在了墙角,女人看着小猫不断地在重复着一句话,“会好的。一切都会好了。”影片便这样的结束了,演职人员表在大屏幕上升起前,导演给观众留了三五秒的黑屏时间。不少本打算来看这对俊男靓女生死离别的催泪大戏的观众愤怒了,“这是什么啊?这就结束了吗?”也许这些不仅仅是愤怒,而是一种来源自生活的恐慌。我们又一次在大荧幕上看见了我们的生活。

【原載於『看電影』2011年4月號】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