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an 2011】Korea Cinema Today之『阿門』:金基德的自我祈禱


三年没有推出新作的金基德导演上半年带着一部完全独立制作的半剧情半纪录作品<阿里郎>意外亮相戛纳电影节。在这部作品中金基德导演对自己进行了入木三分的剖析,并揭开了这三年为何不拍电影了的种种缘由。<阿里郎>不仅被许多影评人称为"最为作者主义的电影",金基德也从库斯图里卡手中接过了今年戛纳"一种注目"部门的大奖。或许对于喜欢金基德的影迷来说,更为重要的就是金基德回来了。这部<阿门>就是上半年金基德滞留欧洲之间拍摄的最新作品。

<阿门>延续了金基德在<阿里郎>完全显现出来的"手工"电影才能,制作导演编剧摄影剪辑音响甚至于表演都是由自己完成,稍微有些不同的是,在<阿门>多了一位女演员Kim Ye-na。这位女演员和金基德也互为补充,你演我来拍,你拍我来演。<阿门>在72分钟的时长内讲述了一个不算太复杂的故事,一个韩国女人只身一人在意法两国寻找自己的爱人李明洙,但是每到一处总是稍晚爱人一步,始终无缘得见。而在寻找途中却遇到始终带着防毒面具得的神秘男人(金基德饰演)的尾行,不幸受孕,这个男人还恳求她回韩国把孩子给生下来。。。

<阿门>的故事虽然简单,但却也还是部金基德元素十足的作品,生与死,性与爱,身份寻找与认同,等等。<阿门>不仅在创作手法上与<阿里郎>上有着一定的延续关系,或许在主题上也还有着一定的继承。在<阿里郎>里金基德时而嚎啕大哭,时而饮酒高歌,对于自己以及周边赤裸裸的分析,给人一种已然要涅槃的状态。涅槃之后是什么?转世,重生。在<阿门>里就隐藏着这种转世情节,金基德饰演的防毒面具男在韩国女孩体内留下种以后,希望女孩可以把这个婴儿降生到自己的故土韩国。作品没有点明这位神秘男子的具体身世,我们能知道的是他是一个有可能再也回不到自己故乡的囚犯。女孩寻找的男人也从来没有出现过,我们能知道的也只是他是一个为生计贩卖艺术的流浪者。这个防毒面具男是谁?这个女孩寻找的男人又是谁?这会是在故土遭排斥不受肯定的金基德导演的化身吗?也许有人质疑这样的过度解读,但对于金基德这样作者风格明显的导演,又是在争议之作<阿里郎>之后的第一部作品,难免不把这样的故事与金基德本身联系起来。

<阿门>在电影美学风格也更为粗糙,摇晃的手提摄影,刺耳的环境杂音,甚至在某一些地方还在着不少前后不合的漏洞。但正如<阿里郎>一样,<阿门>这样的作品已经纯粹成为金基德表达自己想法的媒介。喜欢,支持他的影迷一定会想方设法地去看到,而至于那些质疑,反对的人们,不看也罢,因为就拿<阿门>这样的作品来说,金基德压根就没考虑过让它在影院正式上映。

阿门,或许就是金基德发自内心的一声祈祷,平静而又坚定。

搜狐釜山電影節專稿

274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