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an 2011】A window on Asian Cinema之『這裡,那裡』:不同時空的情感交流


在威尼斯,多伦多欧美两大电影节结束之后,又到一年最后的电影节季。这一季的电影节多是以关注和发掘亚洲新人新电影为主,比如亚洲的釜山与东京,以及北美的温哥华。有一部同时入围这三大影展的叫做《这里,那里》的中国电影也渐渐浮现在众多影迷的视线之中。《这里,那里》是曾与经常出现在世界各大电影节上的王兵(《夹边沟》),贾樟柯(《我们的十年》),郭小橹(《今天的鱼怎么样呢》)等导演合作过的摄影导演卢晟的电影导演处女作。

《这里,那里》采用了在国内小成本电影中比较罕见的多线叙事结构,上海,巴黎,大兴安岭,三组时空,三组人物。而在地理上出于中间位置的上海似乎又成为了链接其他两地的中心点。在上海打工的弟弟遭遇了女友的意外死亡;哥哥远在北方的原始森林在琢磨着是否下山放弃早已衰落的养鹿业;同时弟弟的上海老板又整日思念着身在法国留学的儿子。这样三组看似并没有太大关联的人物是又如何联系到一起的,导演卢晟说拍这个片的最初衷是讲一个爱情故事,关于三段不同地点之间恋人的故事,而成片以后,他则更希望《这里,那里》不仅仅是爱情故事,而是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影子和所处的状态。抛去在上海弟弟的爱情,笔者能在这三段距离中感受到的这是一种“亲情”(父子情),大兴安岭的那一段,固守在山上的父亲和上山来看望自己的儿子之间的感情自然很显而易见,而上海与巴黎的两段也存在某种假戏真做的父子情,和弟弟尽是雇佣关系的老板一方面在思念着远在法国的儿子,在弟弟失去女友将女友的遗物带到饭店之后,起初是发怒,然后在情绪也出现了某种转变,或许面对身在异乡手足无措的弟弟,多少想到了自己的儿子;在法国的儿子和自己仅仅有着租用关系的老房东,在一系列事件之后,两人之间也慢慢产生了某种情感,同是身在异乡为异客,双方之间慢慢也产生了某种情感上的寄托。

在上海一段中,老板在通过电话嘱咐儿子时,说了一句 类似“想与人更好的交流必须学好语言“的话。《这里,那里》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部关于不仅仅局限于人与人之间交流与沟通的电影。原始森林的养鹿人,上海的打工仔,法国的留学生和一战留守老兵(房东)对于他们所处的环境来说,他们都只是异乡人,他们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尝试着与周围的人与物进行交流。交流或许并不是只需通过听得见的语言,有时在内在情绪的指引下,沉默也会成为某种交流手段。鹿群对于养鹿人的容纳,老板对于弟弟的容忍,房东对于留学生的接受,并不可以简简单单地就说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或许只因其中点不透的感情。

《这里,那里》这个片名看似随意,但也正好映照了这三段时空交错的故事。我们并不能轻易地去决定这些故事发生在什么地方,因为他们一直存在,这里有,那里也有,都会是普通观众在某一方面会引起共鸣的经历。导演卢晟虽有着丰富的摄影导演经历,虽然剧本也在采取看似复杂的多段叙事结构,但他并没有故意将这个电影引向为炫技而晦涩让观众头疼的路径上,只是平平事实地讲诉了一段或者三段关于距离的故事。或许在此之外,也有观众会感受到死亡,孤独等情绪,但《这里,那里》并没有将这一切说得太多,一切都结束在片尾的美轮美奂的极光之中,留有余韵,更多的还是让观众自己去体会感受。

搜狐釜山電影節專稿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