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es 2010] 《合法副本》:大师长袖善舞对着“副本”谈情说爱


(Foto:戛纳电影节 )

tati(Cannes) : ★★★★

2010年5月17日,应该是今年戛纳电影节最激动人心的一天,因为两位当代最为杰出的电影大师的新作都在这天首映,其中一部是入围“一种注目单元”的法国大师戈达尔的《社会主义》,另外一部是被戈达尔称为负有终结电影使命的伊朗导演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的《合法副本》。戛纳当地时间19点,放映宫的德彪西厅前人头攒动,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影记者们和狂热的影迷们都试图在里面占得一席之地,以争得《合法副本》先睹为快的机会。

曾经于1997年凭借《樱桃的滋味》在当年的戛纳电影节夺得金棕榈最佳影片奖的阿巴斯,其作品中展现的完美画面、“场面-段落镜头”和长镜头的巧妙使用、以及以小见大的题材中透露的宗教生活哲思无不让电影人们为之倾倒,连黑泽明也要惊叹“感谢上帝”赐予他阿巴斯。值得幸运的是这位伊朗电影大师没有信守自己在1999年许下的不再参加任何电影节评奖的诺言,带着最新作品《合法副本》出现在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主要竞赛单元”中,为今年的戛纳电影节增加了不少份量。

电影《合法副本》用一个长镜头对准空着的讲台开始,讲台上陈列着一本名为《合法副本》的书和话筒,画面沉寂、直观、接近,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让观众进入电影中一起期待这位迟到的作家。阿巴斯用第一个镜头一下子就拉近了观众和电影的距离:这不是一部导演拍摄的,而是观众们自身参与的电影。而开场时固定机位镜头进行交换的视觉角度只有两个:观众眼中的讲台,讲台下的观众席。这样的双机位拍摄巧妙剪辑的画面几乎使用在电影中所有那些静止的对话场面中,演员们对着摄像机进行眼神和身体语言的直接表达。尽管是一部对话电影,但是镜头美妙的感觉却让人忽略了看电影的感受,让画面显示出一种强烈的表达张力。

男作家和女画廊主人就是从这样的开篇中在意大利文艺复兴发源地的托斯卡纳山区开始了一段奇妙的旅程。在这部看似与美国导演理查德•林德莱克拍摄的《日出之前》(Before Sunrise,1995年)和《日落之前》(Before Sunset,2004年)非常相似的男女对话电影中,阿巴斯完美得展现了他纯粹而又高超的镜头艺术,不仅大量得使用了“场面-段落镜头”将男女主角安置在全景式的场面中让观众自己去填充想象空间,而且将一气呵成意蕴隽永的长镜头和紧促衔接的追拍式镜头巧妙得结合起来。而画面中强烈的色彩对比和充满想象的空间让每个镜头充满了一种神奇的美感。法国影评人让-马克•拉拉纳曾经在阿巴斯的电影《樱桃的滋味》评论中称赞他“展示了电影的无与伦比的纯净”,这种“纯净”在《合法副本》中依旧存在。

电影中,“合法副本”这个概念存在着多重含义,它既是作家新书的名字,又是画廊女主人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开始将作家幻想为自己结婚十五年的丈夫的指代;而在旅途画面的展示中,玻璃、窗户中反射出来的影像又全都是一个现实世界的“合法副本”。更为重要的是,女人在整个谈话的过程中其实一直在寻找“另外的一个自我存在”。对于这个幻想中的结婚十五周年的纪念之旅,她其实需要找回自己的内心归属。在电影开始其实就这点导演做了一个巧妙的伏笔,通过女画廊主人和儿子在饭店里那场有趣的对话交待了她内心的迷茫,儿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竟然成了她的心理治疗医生侃侃而谈并对她进行了一番说教。这种设置让这个内心中存在的“副本”在整个旅程中慢慢清晰起来。

更为难得的是,阿巴斯的《合法副本》中出现了以往电影中难得的喜剧色彩,《樱桃的滋味》中他曾经被指责为“过于强调了暴力的色调”,而在1999年的《随风而逝》中,过于灰色的结局又让电影笼罩上一股悲哀。在《合法副本》中阿巴斯第一次展现了他的喜剧天才。不动声色自然流露的笑料让这部看似忧伤的谈论夫妻感情生活的电影在心酸和欢乐中纠结,而男女两人扮演的夫妇角色时而出戏,时而入戏,在假戏真做中营造出一种独特的喜剧效果。电影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法国著名演员朱丽叶•比诺什扮演的女画廊主人一角,她在电影中精湛完美的表演将这部“二人转”(特别声明:此处的二人转不是指中国北方的滑稽戏,就是指男女主角二人的对手戏)的电影锦上添花,迄今为止她该是本届戛纳电影节最佳女主角最为恰当的人选。男作家的扮演者威廉姆•西梅尔尽管也非常出色,但是和朱丽叶•比诺什比较起来,他显得少了些互动,多了些木讷。

《合法副本》尽管在整体艺术高度上没有超越阿巴斯之前的《樱桃的滋味》,但它依旧是一部大师水准的杰作。它也因此成为目前金棕榈最佳电影呼声最高的英国导演迈克•李《又一年》的强有力的挑战者。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