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es 2010] 《公平游戏》:诉求点过多 情节张力被弱化


(Foto:戛纳电影节 )

tati(Cannes) : ★☆☆☆

戛纳电影节属于好莱坞之外的电影节,所以纯粹的好莱坞类型片能够入围“主要竞赛单元”的向来不多。戛纳当地时间5月20日早上,美国导演道格·里曼的《公平游戏》作为唯一一部美国参赛片在首映式上引起了观众的热潮。尽管戛纳很不原意承认这一点,但是电影节热闹的场面确实需要好莱坞电影和明星们才支撑起来,回顾下《华尔街2》和《罗宾汉》的场面就知道了。

美国导演道格·里曼向来以拍摄类型片为主,从他出道时的《摇摆者》(Swingers,1996年)开始就定下了他节奏明快简洁,线索清晰的叙事风格和与之配合的动静结合的影像风格,也是他于2002年第一次在电影《波恩的身份》中重新确立了好莱坞经典惊悚间谍电视剧中特工“波恩”的新身份,而《史密斯夫妇》中引爆的花边新闻和成功票房则让他成了好莱坞的“新金童”。2010年,当戛纳电影节宣布入围名单后,他的新电影是最为人注目的电影之一,因为向来以电影艺术为取向的戛纳“主要竞赛单元”中存在着《公平游戏》这部类型片,个中原由还真需要琢磨一番。

《公平游戏》是道格·里曼根据2003年发生的导致布什政府危机的“特工门”主角、美国前驻加蓬大使的妻子、美国中央情报局前特工瓦莱丽·普拉姆· 威尔逊的自传改编的电影。当年的“特工门”丑闻涉及面非常之广,引发了美国公众对布什政府的信任危机。电影就是刻划了这位前情报局特工向亲人朋友隐瞒身份为政府工作,当她身为外交官的丈夫公布布什发动对伊战争所谓的证据只是一个谎言时,政府高层向媒体泄露了瓦莱丽的特工身份,并且捏造某须有的事件企图达到打击她丈夫的目的。这个事件直接威胁到了他们的人身安全和夫妻感情。在瓦莱丽保持了一段时间的沉默后,她终于决定和丈夫一起反抗布什政府的迫害。

《公平游戏》有点像是美国导演保罗·格林格拉斯(Paul Greengrass)2009年新作《绿色区域》(Green Zone)的“后方版”,而且巧合的是,当年保罗是跟着道格·里曼接拍了“波恩系列”的第二部。这一次两位导演在伊拉克前线和华盛顿情报局内部都在清算布什政府当年发动政府的谎言:当时的萨达姆政府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生化武器。这未免不是一个有趣的巧合。

应该来说《公平游戏》有一个很好的真实素材:一个在政治游戏中成为无辜受害者的弱女子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庭如何对抗整个国家机器。2000年斯蒂芬· 索德博格就凭借《永不妥协》(Erin Brockovich)成功塑造了这么一个女性角色。但是在这场以夫妻从不解到误会再到奋斗在一起的政治批判的大题材中,由于缺少了对这个本该强化的女性坚强角色的塑造,反而弱化了整个事件的批判力度。著名演员西恩·潘和娜奥米·沃兹的二度合作并没有再现《21克》中精彩的对手戏,两人之间的情感戏也只停留于表面化,“表演”成份较为明显。

导演道格·里曼在电影《公平游戏》中希望表达的诉求点过多,反而显得没有特别出彩的主题,比如电影中涉及到的政治游戏中个人命运的渺小、一个家庭和国家政权的抗争、媒体左右了人群的思想等等,每个主题都有可圈可点之笔,但综合在一起却显示不出全局应有的情节张力,很显然,剧本在这方面的薄弱直接导致了这个结果。与此同时道格·里曼之前以拍摄动作和惊悚片取胜,镜头的动作化(指跟踪拍摄和镜头的快速转化)是他擅长运用的,不过在这部电影中,他在前半段的“调查真相”部分和后面的“联合抗争”部分,导演在镜头上依旧采用动作惊悚片的拍摄方式,没有考虑到政治惊悚片中的不同表现点,导致了影像画面上给人造成的混乱感,这也未免不是导演惯性所致的败笔。

戛纳电影节看来还真不是类型片的宝地,北野武的黑帮片《极恶非道》是目前评价最差的电影,现在看来道格·里曼的《公平游戏》尽管确实娱乐了下大众,但是这部政治惊悚片在戛纳的路肯定走得不会太远。何况美国人这几年已经厌恶了好莱坞的这种“反思热潮”,尽管有大牌明星和“新金童”做招牌,《公平游戏》估计也不会受到太大的追捧。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235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