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es 2010] 《毒太阳2》评论:徒留“战争史诗片”的空架子


(Foto:戛纳电影节 )

tati(Cannes) : ★☆☆☆

法国戛纳当地时间5月22日早上,本届戛纳电影节“主要竞赛单元”的最后一部影片,备受期待的俄罗斯电影《毒太阳2》同样在卢米埃尔大厅举行了首映式。作为曾经赢得1994年戛纳电影节的“评审团大奖”以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毒太阳》时隔16年后的续集,《毒太阳2》是本届戛纳“主要竞赛单元”最受关注的电影之一。但是俄罗斯导演尼基塔·米哈尔科夫在这部续集中,完全丧失了《毒太阳》中平和下暗含狂潮的揪人力量,也没有了《12怒汉》中平凡交谈中意蕴深刻的张力,断裂的情节以及处处显示出的做作即使有了大气势的战争场面弥补,依然令人失望。何况当电影在令人疑惑的结局中出现字幕时观众才明了这部电影只是续集的第一部分,这让人不得不怀疑电影是不是导演为了赶上这次戛纳电影节匆忙剪辑而成的。

作为出生于艺术世家的俄罗斯当代最为著名的导演之一,尼基塔·米哈尔科夫往往通过庞大的历史场景交待普通人物的悲欢离合,从而将俄罗斯历史的沉重感渗透在他的电影作品中。《毒太阳》很显然是他最为成功的代表作,在那部优美甜蜜和谐的田园生活中,特殊时代下无处不在的压抑和绝望情绪在这种对比中呈现出一种强大的控诉力量,而结尾的点睛一笔让电影顿时升华不少。《毒太阳2》紧接着第一部的故事,讲述了上一集中被关入监狱的库托夫乘着德国的进攻逃出监狱,加入了苏联军队,同时想方设法和女儿团聚;与此同时上一集逮捕他的迪米提日接受斯大林命令,继续追踪库托夫;另外已经成人的库托夫的女儿娜蒂娅在战火中得以脱身,也在寻找自己的父亲。

在这部耗资巨大的“战争史诗片”中,导演米哈尔科夫企图通过父女最终相遇的坎坷过程中遇见的那些普通人物在无情残酷的战争中的遭遇来进行达到他自己的诉求目的。“我希望了解到一个人在战场中被击毙的瞬间的面孔”,于是,电影中那些面孔不时出现:海中淹死的神父、内脏外流的上尉、还有坦克前被烧焦的士兵。在战争中这些人的牺牲确实很具有普遍意义,但是在导演所谓尝试探讨“战争心理学”如何影响战局的过程中,导演却有意灌输“宗教意识高于政治理想”这么一种观点,而且算是无极不用;所以在很多场合为了表达这个观点硬塞进了宗教因素,牵强做作,毫无感人力量。

女儿在海中遭神父所救被洗礼的过程,导演用了一个德国驾驶员宁愿机毁人亡也要和她同归于尽的特写;还有坦克兵死前和娜蒂娅的那段关于信仰和斯大林的对话都显得不着边际。导演在电影中这些场景的反复使用直让人产生审美疲劳。另外为了突出电影的“史诗性”,导演采用了库托夫和女儿娜蒂娅两条线索同时展开,逐步展现他们在一路上遇见的普通人遭遇战争的场景。这两条线索交待时显得混乱不清,而且似乎毫无衔接关系的场面不时转换,在表达上有些杂乱,从而也弱化了整体的叙事完整性。

《毒太阳2 》时隔16年的卷土重来是导演米哈尔科夫企图借此再创自己当年的成就,但是毫无疑问今年戛纳的主要竞赛单元中,不管是电影的艺术成就还是观赏价值,它都是最弱的一部,只余一个庞大的“战争史诗片”的空架子而已。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197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