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es 2010] 《我们的生活》:意大利名导给出幸福良方


(Foto:戛纳电影节 )

tati(Cannes) : ★★★☆

“如果这次的金棕榈没有颁给《我们的生活》,那就把我的脑袋拧下来!”这是一个中文记者在看了这部电影之后的宣言。很显然,这部在法国戛纳当地时间5月19日早上首映的意大利导演丹尼埃尔•卢凯蒂入围“主要竞赛单元”的新片《我们的生活》赢得了至少一部分观众的心。在《我们的生活》中,丹尼埃尔•卢凯蒂再一次展示了他冷静的叙事中暗含的温情和关怀,并且尝试用一个家庭的生活给出一些社会问题的解决之道,很显然这部电影是他迄今为止最好的作品。

意大利导演丹尼埃尔•卢凯蒂曾经是意大利著名导演南尼•莫雷蒂的助理导演。跟在南尼身边的学习经验为他今后的电影烙上了现实主义的痕迹,而他的电影也跟随着恩师的足迹成了戛纳电影节的常客。《明天发生》(1988年) 先是冲击“一种注目单元”,紧接着《提公事包的人》(1991年)第一次入围了“主要竞赛单元”,不过这两次的作品尽管备受好评却最终于奖项无缘。游离在戛纳十六年后,2007年他带着《我的兄弟是独生子》重新进入“一种注目单元”小试了下身手,而今年显然是有备而来的《我们的生活》则明显瞄准了金棕榈。

在《我们的生活》中,建筑工人克劳迪欧丧妻后化悲伤为动力,全心投入自己承包的一个建筑工地项目,与此同时他需要扶养自己的三个孩子以及需要面对一个罗马尼亚同事的遗孤。这个罗马尼亚人死于一次事故,尽管克劳迪欧发现了这个事情,却没有报告警察,并依此威胁老板让自己承包了工地。现在当这个孩子来找自己的父亲时,克劳迪欧如何面对自己的良心?

导演丹尼埃尔•卢凯蒂以“我们的生活”为题,很显然是想让电影具有一种普遍性。根据导演一贯的做法可以理解,电影中的克劳迪欧很显然是意大利现在工人阶级的一个代表。导演也正是想借此来进行“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在讲述主人公克劳迪欧的故事时,导演在镜头前呈现出一种极其冷静的态度。从克劳迪欧幸福的家庭生活到丧妻后的悲伤,从他全心投入忘我地工作到面对外来移民劳动力的态度,导演塑造的克劳迪欧言行举止完全是观众身边生活着的人,形象真实而且丰满。当然这个角色的成功这还有赖于克劳迪欧的扮演者埃里奥•杰曼诺毫无瑕疵的表演,他将会是金棕榈“最佳男主角”又一个强有力的挑战者。

在《我们的生活》中最为难得的是导演在提出自己观点时的“隐性处理”,也就是说导演是想表述一些政治观点,但是他不是直接的带有倾向性的,而是温和的中立的,用电影中“宽恕和理解”的答案让观众自己去找回用这个答案可以解决的社会问题。欧洲社会中日益严重的非法劳工现象和这个国家本土的工人阶级日益严重的矛盾如何求得解决,电影中用克劳迪欧和他遇难同事的遗孤之间的关系给出了一个清晰的答案。

导演丹尼埃尔•卢凯蒂在《我们的生活》中尤为值得称道的还有编剧功力,在电影中,尽管这是一个家庭的普通故事,导演将生离死别、失败困难和成功、亲情家庭甚至友情信任等等一个人一生中该发生的事情组成各个细节表现的点,通过男主角一个人的一段经历展现出来,而且几无漏洞破绽,可见丹尼埃尔•卢凯蒂已经呈现出一种大师之气。导演用电影不同场景流畅的衔接和完美的剪辑让98分钟长的电影保持了足够激情的情节张力,不管是表现克劳迪欧拥有时的幸福和失去时的悲伤的对比,还是他的承包项目进行过程中的高潮迭起,以及他和罗马尼亚人遗孤之间的关系。

另外导演在电影中将意大利人传统的家族关系作为“乌托邦”式的生活进行了渲染,用几次家庭聚餐的和睦欢乐场景以及荣辱与共互相支持的表现场景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同样作为欧洲国家,意大利传统的家族观念和其他欧盟国家中家庭关系中存在的冷落不太一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意大利人的这种传统和犹太人甚至东方人传统家庭观念比较接近。电影中兄弟间伸出援手时的短短几句对话就完全表明了导演的态度。

《我们的生活》是意大利导演丹尼埃尔•卢凯蒂又一部成功的现实主义作品,他用温情和理解宽恕的主题架构起了一个家庭的幸福根源所在,对西方世界日益冷漠的家庭和人际关系来说,这部电影不啻于一剂良药。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265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