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FF 2011】观片快评:《斗鸡人》(作者:范桢)

《斗鸡人》剧照

金瑞导演的《斗鸡人》是一部投资了两百万的“大制作”,于是在画面上在道具上都远比独立影展的其他影片考究。这其实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甚至有点类型片的特征,正如许多观众已经发现的,像水浒。

我看过之后非常难受,电影里的小恶霸太强势,剩下的其他人,不论是斗鸡人还是琵琶女还是鸡,他们存在的意义不过是博人一笑。这又可以跳出来讲,片中人物的斗,也不过是博观众一笑。这样想下来,《斗鸡人》这部电影就太恐怖了,我们的奋斗,我们的血性全都是白费,抵不过血缘带来的野蛮和不公。如果这是一部纪录片,这些事是摄影机捕捉到的真实存在,那么没问题,但这是一部剧情片那就很不应该。现实已经够残酷了,不需要再多一个虚构的故事来提示,如果有观众需要,他也不会是能看到这部电影的受众。

也许有人就会解释,这些事情是本身就存在的,不是可以逃避的。但是在本片中这一点似乎不能成立,首先是前面说的虚构故事,其次是它的还没有能达到提炼现实的程度,演员当然到位了,摄影画面也非常精彩,那么问题就是出在故事上,还没有把导演的意图表达到位。

故事结构非常完美,起承转合,更有特点的是片中的符号。比如悍马、耐克鞋、摩西干头、高尔夫等等,这些都在说明小毛他是一个恶霸,与轿子、黑靴、高帽、折扇是一脉相承的。他做的事,无非是找乐子、找乐子和找乐子,经典的故事也就在此产生。而老卫的符号,斗鸡人、光棍、漂亮女儿、姘头、利用他的朋友、军人身份,这些特征要不一步一步被打破,要么帮助打破其他的符号。包括他的名字,卫青,一个征战沙场的破虏英雄,与他曾经一样,开战斗机的空军,斗鸡场上的常胜者,竟然有一个20来岁的小青年,仗着家里的势力把他给欺负了,这如何配得上“卫青”这名字,于是心里的伤口不能愈合。

另外很有意思的一条线索是电影里的女人。女儿艾儿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体贴老爸,有个小男朋友,但是这一切都在小毛之后被摧残,那个小男朋友应当是很贴心的一个人,但只能是“小”男朋友而没法担起男人的责任,那个月色下的荷花那么美丽,最后也见证了一种青春的毁灭。小花只能靠她的琵琶讨生活,行走江湖,依靠各种男人,遇到一个似乎的确能给他保护的男人,然后用琵琶敲掉了小毛的头,最后电影没有交代,可能是死了。老卫的前妻,更神秘,但能看出她是一个成功的女士,白色是她的标志,她的成功不能代表她能获得女儿,当然最后老卫能安然赴死也是因为有她在。

也许就是这些符号化,让电影失去了那种真实的力量,少了一种泥土里骨子上的劲道,好像就是用温水泡方便面一样,总有点生,让绝望的味道总差了那么一点。这些,也许是导演需要更加努力的。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19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