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FF 2011】观片快评:《梨》(作者:Jean-Maurice Rocher)

原文:Jean-Maurice Rocher(法国)
翻译:吴吞

“走向光明,让这光明降临我们的夜:这就是我们的音乐。”
——让·吕克·戈达尔《我们的音乐》

根据本片导演的阐述,全片的开场就极为阴暗。这种黑暗贯穿了全片。在傍晚、夜里、阴影和暗处,他甚至要求演员在表演时把还开着的灯关掉。我们看到女孩去按摩房时另一个女孩正蜷在沙发上打盹。她缓缓地替她关上灯,才回自己的房间睡觉。一切暗下来,只有导演的摄影机还开着,对峙这片黑暗。

也许我们可以将把它理解成一种关于梦和梦游者的美学。在这儿,“真实”躲藏在暗处与阴影里,它在和摄影机对抗。我曾在李晓峰的《夜行人》中感受到过相同的气息,然而与第一印象相反,这次,幻想压倒现实。

与这些阴影相对,《梨》的大部分故事都发生在发廊的主室里。张次禹给我展示了一个幽闭的空间,仿佛一个鱼缸装着所有的出场人物。他始终从门口向内拍摄,从而“封闭”了整个房间,墙上大镜子的纵深加重了这种密室感。唯一可以逃跑的出口是那个通向卧室的后门(女孩在那里跟嫖客交易),电视24小时的开着(犹如另一个鱼缸)。张次禹对这个空间有着天才的控制力。它完全表达了那对夫妻根本没有任何出路(首先当然出于男人的懦弱)。

在黑暗与按摩房的主室之外,我还想提及的是在全片的开始时,乡村的新鲜空气与全景。它与全片其他在城市拍摄的部分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但在最后的一场戏里,爸爸和他装在“盒子”里的儿子回到了乡下。摄像机转向了未经修剪的梨树:一切仍旧毫无出路。

事实上,在涉及娼妓问题的这点上,《梨》跟很多相同主题的电影都带着一种类似的宿命论倾向(想想沟口健二)。在一个长镜头中:男孩站在路边的斜坡上等着。也许,《梨》就是个发生在缓坡上的故事。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25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