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厚积薄发的平常心——小记最佳男主角埃里奥•杰曼诺(ELIO GERMANO)

本届戛纳电影节23日晚上的颁奖典礼上,有一幕场景很出人意外:当最佳男主角获得者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Javier Bardem)热情洋溢发表了自己的致谢词后,之前表现一直稍显迟钝的评审团主席蒂姆•伯顿(Tim Burton)突然站了起来,他在现场观众的一阵笑声中宣布了最佳男主角的另一位获得者意大利演员埃里奥•杰曼诺(Elio Germano)。这时全场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镜头前的埃里奥•杰曼诺惊喜万分。毕竟在戛纳奖项平分的情况还是鲜见,这只能是评委们对一个奖项的归属有过激烈争论之后却始终无法达成一致的最终妥协的结果。

和早已被世界影坛所熟悉的西班牙演员哈维尔•巴登不同,年轻的意大利演员埃里奥•杰曼诺尽管从12岁就开始其演艺生涯,并且早在1998年就因参演了意大利导演卡洛•凡兹纳(Carlo Vanzina)的《在一个房间的天空下》(Il cielo in una stanza)而成为意大利最受欢迎的男星,可是多年来他的参演角色一直局限于本国影坛,所以几乎不太为其他国家观众所熟悉。

埃里奥•杰曼诺1980年出生于意大利罗马,尽管父母没有从事和演艺圈相关的职业,但是他自小就非常喜欢表演,经常组织玩伴们一起编排节目。在12岁的时候他得到了参演喜剧片《我们找到爸爸了》(Ci hai rotto papà)的机会,之后又从事了多年的戏剧舞台表演。他曾经说过,正是因为那几年戏剧舞台的锤炼,才让他能够更为自如得控制自己的表演情绪,让他从普通的演员转变成表演艺术家。

1998年因参演《在一个房间的天空下》一举成名后,他又和多位意大利著名导演合作过,其中包括屡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的伊托•斯柯拉(Ettore Scola)、著名恐怖电影大师达里欧•阿基多 (Dario Argento)、加布里埃尔•萨瓦特瑞斯 (Gabriele Salvatores)、米歇尔•普拉西多 (Michele Placido)(2006年获柏林电影节金熊奖提名的《犯罪小说》(Romanzo criminale))。在这些题材类型不一的电影中,他在《不公平竞争》(Concorrenza sleale, 2001年)中和意大利名演员迭戈•阿巴坦托诺(Diego Abatantuono)搭配父子角色时锋芒逼人,到《末知前路》(Che ne sarà di noi,2004年)时又荣获大卫奖最佳男配角提名,直到2009年第一次应邀出演了改编自费利尼经典之作《8 ½》的好莱坞音乐剧《九》(Nine)。18年的演员生涯,从穷凶极恶的杀人凶手到文质彬彬的办公室文员,从温文尔雅的贵族子弟到颓废堕落的流浪汉,他不拘泥于角色形象,勇于尝试,并从中积累学习,等待薄发的一天。

挖掘了这块金子的是意大利导演丹尼埃尔•卢凯蒂 (Daniele Luchetti)。2006年他正苦于新片《我的兄弟是独生子》中弟弟艾希欧这个角色没有找到合适的演员,“我遇见了埃里奥•杰曼诺,他刚好具备这个角色相反的个性,他太聪明了。但是我知道他的品性会让我继续深入挖掘这个角色的内在,因为看一个聪明人做蠢事比看一个蠢人做蠢事有趣得多。”丹尼埃尔没有看错。年轻的埃里奥在电影里完美得塑造了单纯天真善解人意而有屡次无心犯错的弟弟艾希欧角色,从艾希欧早期对法西斯主义的热忱到最后投身社会主义工人运动的转变过程一系列看似愚蠢的行为中,让人在取笑他无知者无畏的同时又会对他在如此乱世中依旧保持的单纯天真深为感动;而最后,当他无意中充当了秘密警察的前卒导致了自己兄弟的被害,则让这股天真带上了一幅罪过的枷锁。埃里奥•杰曼诺正是凭借着在《我的兄弟是独生子》中收放自如游刃有余的表演,为他赢得了当年“大卫奖”的“最佳男演员”,并且入围了年度“欧洲电影奖”最佳男主角的竞逐名单。

这次入围戛纳电影节“主要竞赛单元”的《我们的生活》是导演丹尼埃尔•卢凯蒂和他的第二次合作。埃里奥•杰曼诺在电影中扮演了一个失去妻子独自抚养三个孩子的单身父亲克劳迪欧。在面对家庭危机的同时,克劳迪欧还需要面对靠借贷承包下来的建筑工程的交付危机和一个让他良心受遣的罗马尼亚遗孤。电影中埃里奥•杰曼诺扮演的克劳迪欧仅靠着妻子葬礼上的一个镜头就征服了全场观众,后来的事实证明它也征服了评委门。在这个场景里,葬礼上播放着克劳迪欧妻子生前最为喜欢的一首歌曲,克劳迪欧难掩悲伤随之而歌。此时摄像机跟进的脸部特写将克劳迪欧脸上那种悲痛欲绝欲哭无泪却试图靠歌声来进行掩饰的表情,甚至每块脸部肌肉的抖动都展示出来。其实这个场景在剧本中并不存在,但是埃里奥•杰曼诺的随性表演如此深刻感人,以至于在场的导演和工作人员也被感染了悲伤,有些人随之低泣起来。

来自《好莱坞报道》的影评人娜塔莎•森佳诺维卡(Natasha Senjanovic)认为电影里埃里奥的表演非常真实可信,“有时候你很难去区分这到底是一种表演的激情还是来自他内心中部分真实的情感”,她认为“埃里奥•杰曼诺是个一流的演员”。在埃里奥•杰曼诺获得金棕榈奖后接受意大利《共和报》记者保罗•达哥斯蒂尼(Paolo D’Agostini)采访时,保罗一方面对他的表演赞不绝口,一方面对埃里奥如何能够如此真实得再现这种悲痛欲绝的情绪很感兴趣,埃里奥说,“其实这种即时表演确实是挺难得的,我当时觉得这个悲剧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其实应该是多年来表演情感厚积薄发的结果,只要这么一个镜头就足够了。”

金棕榈的奖杯很显然在埃里奥•杰曼诺热爱的演艺生涯中意义非凡,但是这位今年刚满30岁的年轻演员却依旧保持着一颗平常心,他还是会和过去一样坐着公交车在罗马和郊外四十几平方米的小公寓中往返,靠着工作“养家糊口”,而空闲时就继续他已经持续了11年之久的柔道训练。

(发表于《电影世界》2010年6月刊)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255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