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linale 2012】《今日》:用电影书写的人生寓言

萨切睁开双眼,迎来了新的一天,也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他自己以及身边所有熟悉和不熟悉的人都知道今天他将走向死亡。这个正值盛年的男子开始了他一日的告别仪式。行他穿过城市,走过一条条熟悉的街巷,最后一次体味即将成为永别的人和事:父母的房屋,儿时嬉戏的街区,年轻时的朋友,曾经的恋人,身边的妻儿……塞内加尔裔法籍导演阿兰·戈米在新作《今日》中设置了一个谜一样情境,走向死亡的一天,又将摄像机对准了面对这个极端情境的主人公萨切的内心世界。导演记录的不仅仅是萨切的行走,也在记录主人公的心路历程和对生命意义的重新审视以及导演所眼中几经沧桑,正处在尴尬的现代化进程的塞内加尔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的坚持,挣扎与希望。《今日》为我们所提供的不再是单一的、独断的、封闭的白日梦般的 “文化想象”,而是一部用别具一格的影像与叙事表现形式书写的一部写实而又写意的寓言。

捉襟见肘的制作资金,默默无名的年轻导演,大量的非专业演员,便携摄像机记录的影像,这一切表面看上去的“不利因素”却并没有阻碍《今日》作为唯一一部非洲电影入选第62届柏林电影节竞赛单元。阿兰·戈米所具有的观察表现事物的独特电影思维及其透视角度,以及一种恬淡冷静、蕴藉敦厚的人文观照理念,使得这部影片以一种诗意的方式深入到非洲社会和文化的底蕴中而感动人心。

固定全景镜头下梦境般灰白色的海面,温暖的晕红色难以言状的絮状物,仅两个镜头便营造出一种宁静而又神秘的氛围,镜头视角在此刻由内忽然向外转换,特写镜头下是主人公四处环视的双眼,接下的十几秒钟视角又再次由外向内收敛成为他的双眼,室内环境在特写镜头下安静地一一呈现,我们能听见的只有角色略显焦虑的呼吸声。 主人公起身,开门。屋外的人群悲伤而遗憾地望向他,有人在叫他的名字“萨切”,有人走过来拥抱他,有人走上前亲吻他,还有人只是默默地望着他点头微笑。情节在舒缓的镜头下自然舒展,却也有张有弛。当萨切走上街头时,悲伤的氛围一扫而散,高调响起的非洲鼓配乐将街头巷尾跟随主人公行走的人群拍出了狂欢节的氛围。但当萨切被初恋女友一句“你还没有活过就要死了”所刺痛后,镜头失去了固有的稳定性开始摇摆,剪切点增多。直至萨切满心的困惑与惊恐被身为入殓师的叔父简单却深刻的话语抚慰后,萨切的内心开始归于宁静,镜头也开始回复到了曾经的稳定,影片中的暖色调也开始增多。

值得注意的是《今日》的很多镜头都是导演手持小DV在塞内加尔街头巷尾的真实记录,画面虽然不够精美,却因这份真实而包含张力。阿兰.戈米用每一个镜头捕捉生命内在残留的记忆与诗意,用非主流的电影语言对塞内加尔以充满深情的注视,在开启多元的不同意义的电影文化方面有着不容忽视的意义。正如爱尔兰诗人薛摩斯·黑倪的名句:“彷佛只有以极端之姿拥抱它,支撑我们的土地才会坚实。”

【网易娱乐专稿】

王婧

旅法电影爱好者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