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linale 2012】《凯撒必亡》:特殊人群迸发的绝对力量


2月11日,柏林电影宫的展映大厅里响起了自第62届柏林电影节开幕三天以来最热烈而持久的掌声。这不仅仅是献给维多里奥·塔维安尼和弟弟保罗·塔维安尼这对当代电影史上著名的兄弟档导演为我们带来的力作《凯撒必亡》,也是向影片中的演员–罗马Rabibia监狱的犯人们致敬。正是这群特殊的演员们赋予了这部影片绝对的力量。

塔维安尼兄弟60年代开始纵横影坛至今,总计共18部作品问世,曾获得29座奖项和4次提名入围。他们的电影总是植根于历史命题,透过各式的题材和影像风格,多方探讨政社会政治问题民族运动的发展和衰落,带有浓浓的人道主义思想。《凯撒必亡》一如既往地继承着他们的反思精神和人文情怀,只是这一次兄弟二人的摄像机对准的并非专业演员而是是高墙和铁网后的囚犯。

他们是被主流社会边缘化的一群,是没有希望的一群,在传统的观念里他们等同于蛀虫和渣滓。然而一天,一位戏剧导演却来到了他们中间,提议与他们排一出戏,莎士比亚的经典剧目《凯撒必亡》于是他们的生活开始改变了。塔维安尼兄弟花了6个月的时间跟随着这些囚徒们的排练,并记录了整个排练的过程和他们内心深处的变化。通过莎士比亚的剧本,每一个犯人都在角色身上找到了与自己生命相关的影子,友谊,背叛,欲望,虚假,暴力,这些情感相互作用,在他们每个人的心里打下了烙印。

黑白两色是这部影片的主基调,所有展现犯人们戏剧排练的过程都是用这个非现实的象征性影调记录的。这不仅使“监狱”的环境更加突出还增添了一种苍凉的历史纵深感。但导演却并没有让我们有压迫感。黑白画面下跃动的是一个个真实的生命。在选演员一幕中,每一个囚犯都需要以一悲一怒两种方式自报家门,真实的姓名,曾经的住址。于是我们在或欣喜或不安,或迟疑,或忧伤,或羞涩或悲恸的表情后看到了每个人的性格和内心。紧接着一排排字幕在每一个人画面的上方出现,记录着他们曾经犯下的罪行和需要服刑的时间。人性的多面与复杂化,社会身份之于每个生命个体的意义,以这样简单而又深刻的方式被有效传达直接冲撞着观众的内心。

这部纪录片式的电影,并不意于表现这些犯人在他们的真正的生活中犯下的罪行,而是借古说今。表现几个世界前古典戏剧中的情节和当今世界的相似之处,向观者们传达希望与恐惧是如何在人与人之间,历史与现代之间传达和相互感染。

《亚凯撒大帝》的演出结束了,掌声与欢呼声雷动,演员们激动不已。然后,灯光熄灭后,他们离开舞台返回到各自的囚牢中。当监狱的大门在布鲁图斯和其他人背后被猛然关上的瞬间。一种自豪感和奇怪的感动在他们心底油然而生,仿佛剧中的一切正已某种方式走向他们每一个人生命和深处。

正如扮演凯切斯的演员所说:“自从我发现了什么是艺术,这间囚牢对我而言就真的变成了监狱”。

【网易娱乐专稿】

王婧

旅法电影爱好者

205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