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linale 2012】《孑然》:人物关系刻画细致入微

从赫赫有名的法国国立电影学院Femis毕业后, 弗雷德里克·维杜就没有停止过与影视有关的工作,并游刃有余于演员,编剧,导演等多种职业身份,但他所拍摄的电影常因过于独特的艺术风格而不为主流审美所理解,因此名气仅局限在圈内人中。值得庆幸的是他的第三部长篇电影《孑然》,终因故事取材新颖,对人物关系细致入微的刻画及对人性纵深的开掘而入选第62届柏林国际电影节的竞赛单元。

应该说无论是作为编剧还是导演维杜的这部新作都有可圈可点之处,这是一个关于禁锢与自由的故事。女主人公贾埃尔在十岁时遭木材工人樊尚绑架,被囚禁在地窖中长达八年之久,却在一日被忽然释放而重获自由。单看这一情节主线我们很容易联想到社会伦理片或心理惊悚片。但维杜却以自己的方式做了另一种人性化的解读。

导演投掷在绑架犯樊尚和受害者贾埃尔的目光是平等的,我们甚至感觉不到樊尚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人,雅克的犯罪动机不是源于恶,而是孤独。他许诺只要贾埃尔不再逃跑,他就会尽全力让她幸福,他在狭小的地窖里给贾埃尔造了一个还算精致的房间,他让她像朋友一样直呼他的名字,除了自由,他以自己微薄的收入最大的满足她的要求,他给她买绘本,买小说,买随身听,买衣服,配眼镜,甚至告诉她学习好法语的重要性,这个终日艰苦劳作的男子每日最快乐的时光便是回到家与贾埃尔聊天。而他则是她唯一的倾听者,贾埃尔在最初逃跑失败后也渐渐开始接受甚至习惯了这种被囚禁的生活,她每日盼着他回家的时刻,因为他是她唯一的对话者,她等待着樊尚在夜间带他去森林里散步, 这唯一能让她感到一丝自由的时刻,她会向他发脾气,甚至动粗。在导演细腻的镜头下,人物最初强烈的矛盾对立关系开始慢慢弱化,并自然转变。但前者的转变是非主动选择的结果,因此两人之间的冲突与摩擦依然存在。终于一日,樊尚没有像往常一样紧锁家中的大门,默默地任凭贾埃尔奔跑着离开了,因为他希望得到其实是她的爱而不是反抗。

整部影片是以交叉蒙太奇的方式展开的,贾埃尔重获自由后的新生活与她被禁锢的过往穿插进行。我们一面看到她毫无人身自由的过去,同时也感到她缺乏精神自由的现在:母亲为了保护她不被记者打扰要求她尽量地待在房间。由于长期与世隔绝,贾埃尔已不知道如何与别人相处,行为古怪的她又被送进心理治疗中心。她在这个世界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过去与现在,禁锢与自由,贾埃尔在抗争,在寻找,直到当她听到樊尚自杀前的最后留言,她才意识到自己对他无法言名的复杂情感,于是贾埃尔在凌晨翻过院墙,奔跑,去寻找另一种自由。

其实影片在这里就可以收尾了,这样开放式的结局不仅可以给观众意犹未尽之感更会留有无限的想象空间。但是一向剑走偏锋的维杜却在此刻落入俗套,加入了在火车上贾埃尔因逃票被查,危机之中被对面的中年大妈刷卡相助,心灵再受触动,并在下车时刻独自低语“从现在起,我要做个全新的自己”一幕,实在有些多此一举, “狗尾”续貂。

【原载于网易娱乐】

王婧

旅法电影爱好者

128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