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es 2010] 《极恶非道》:北野武的特色黑帮史


(Foto:戛纳电影节 )

11年后,北野武第二次带着一部竞赛片踏上戛纳土地。在充满温情诗意的《菊次郎的夏天》之后,这回,导演带到地中海小镇的,是在三部自传性质的影片后,再一次回归曾给他带来国际声誉和辉煌成功的暴力美学、重寻日本影史经典黑帮传奇的黑色悲剧。

暴力美学从来就离北野武的电影世界不远,《座头市》、《大逃杀》、《血与骨》,每一部的影片中的暴力都牵动观众的神经。这种风格和他本人身上的某些气质不吻而和,如同他影片中最常见到的情况,新片《极恶非道》中,他再次扮演了其中的男主角,一个处于日本东京黑道最下层单元的头目小友。北野武面部独特的神经表情,让他在表演这个从不多话,却心狠手辣毫不留情的黑帮小头目时手到擒来。

黑帮头目池本受到控制着整个东京的三尾会头领暗示,表示对其和贩毒组织头目春濑的交往不满后,满是惊恐的池本碍与和对方春濑早已签下和平协议,无法亲自动手,于是委托小友替老板摆平。北野武扮演的小友做事有效,杀人不眨眼,很快就帮上司除掉后者。然而,每一个牵涉其中的成员想不到的是,这只是一个多米诺迷局的首环节。他们义无返顾踏上的,是一条没有回程的危险之路。因为这条路上的每个成员,最终都是老板手中的一个棋子,被任意走动。

新片拍摄风格与北野武一贯的无厘头冷幽默一脉相承,但是其中的残酷却估计超过了以往的任何一部。北野武说,我拍摄暴力的方式,是要让观众能够亲自感受到那种痛苦。的确,新片中的北野伍想尽花招,让这些自相残杀的黑帮成员死得痛苦,无论是筷子插进脑袋、钻牙机在嘴里毫无手软的四处绽血、还是汽车裂尸的残忍手段。就像割掉小指头前往谢罪的北野武面对上司的讽刺一样,后者不屑一顾地告诉他,现在割小指谢罪已经不时兴了。这种暴力的视觉承受力是需要勇气的,戛纳放映大厅里,包括本人在内的现场许多记者,都多次不禁以手盖面,躲避赤裸裸的暴力场面。

但是北野武的暴力中无厘头的冷幽默,又成为最打动观众所在,唏嘘声不经意间又变成哈哈大笑。它不同杜奇峰镜头下的香港黑帮,那时一个同样鲜血四溅,但充满兄弟情意的团体。北野武没有赋予它的黑帮这种打动人心的情怀,却另辟蹊径地展示了一群杀人不眨眼的黑道成员。同样暴力血腥,但是在特有的北野伍无厘头下,每个人竟有一种无辜的单纯在其中。他们都在以生命为赌注,为主效命,同时又野心勃勃企图代替主人成为新的权力拥有者。

黑帮无常,每一个的生命都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哪怕是处在最高端的指挥者。虽然行规和权力有足够的震慑力,但是面对着的人人都是亡命徒,他们随时威胁别人,同时也随时被别人威胁。到头来,都成为权力争斗的牺牲品。子弹并不认识权力,总会在某个你想不到的时候,突然嵌入你的脑袋。

其实,这个讲述黑道成员在被上司利用的权力斗争和挑拨离间下,一层层从下到上被清理,却有黄雀在后的故事本身和剧情设置,谈不上原创和新颖,但是北野武独特的执导,却将这个处于类型片边缘的故事调配的麻辣酸甜五味距全。

(本文来源:新浪娱乐专稿 )

链接阅读:[Cannes 2010] 《极恶非道》:中规中矩黑帮片无多新意

刘敏
刘敏

旅法记者,影评人,曾为《电影世界》驻法记者;十多年来,协助新浪娱乐报道欧洲三大电影节及其它重要影展,并受邀为《南方周末》,《周末画报》、《北青报》和《大众电影》等众多国内媒体撰写影评、电影节和文化报道。凭借在法国积累的多年经验人脉,近年来还致力于电影制作和宣传发行工作。

29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