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es 2012】《月升王国》:“狐狸爸爸”安德森的新童话


布鲁斯·威利斯,爱德华·诺顿,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蒂尔达·斯文顿……这些影帝后老戏骨凑在一起能拍出部什么样的电影?答案是一部童话,且是一部众多大腕为两个小家伙配戏的童话。别质疑这样的明星阵容,别感叹暴殄天物,如果你知道它的导演是韦斯·安德森。

《月升王国》,电影背景是1965年的英格兰。孤儿山姆(杰瑞德·吉尔曼)在一次教会演出中人认识了同样不到十二岁的女孩儿苏西(卡拉·海沃德),两人在山姆参加童军营的一年里频繁通信,相识相知,最终私定终身,决定一起离家出走。两人的失踪引起了家人(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饰演苏西母亲)和小镇治安官(布鲁斯·威利斯)、童军营负责人(爱德华·诺顿)等人的惊慌,影片就在一对小恋人的出逃和一堆大明星的追寻中,快乐荒诞、略带无奈的呈现在观众面前。

影片开始就以刻意的运动镜头,中规中矩的画面,荒诞的表演痕迹,将人带进一个明显贴着“安德森标签”的规定情境,一旦进入,会自然而然接受安德森式表达:冷幽默、点到为止、荒诞戏谑。是的,这部新片让人自然联想到《了不起的狐狸爸爸》,除了启用真人表演,《月升王国》其实和一部动画片没太大区别。表演故意留下定格痕迹,制造出停格动画的特点;不管是苏西家的红房子还是童军营,以及后来两人的逃跑线路,都选择了自然气息浓厚的外景,营造出童话氛围;色调也调的偏暖,让人始终跳出真实环境之外。

启用杰瑞德·吉尔曼和卡拉·海沃德真是安德森无比英明的选择,这两个小演员的表现完全担得起导演对影片风格的要求,老式眼镜框、烟斗、浓妆,配上故作深沉的表情和夸张而生涩的肢体语言,两个人本身已经是冷幽默和荒诞的代言。再加上孩子身上特有的固执认真,两个小演员让后面跟着的一大串老戏骨们失色不少。

所以笑传有一条表演铁律:“永远不要和小孩以及动物一起演戏”,在这部小孩当家、猫狗乱窜的电影里,影帝后们实在是委屈了些。精彩是必然的,过瘾就不要想了。蒂尔达·斯文顿的戏份加起来不过十分钟,布鲁斯·威利斯和爱德华·诺顿尽管出现在了同一镜头中,但完全称不上对戏。安德森个人风格强烈,小演员们灵性十足,这个华丽的演员阵容成了启用完全没有经验的小演员后的“安全保障”。

这是部温暖又荒诞的作品,却常常让人有看大片的错觉,主要归功于亚历山大·迪斯普拉特的配乐。尽管亚历山大已经为100多部电影作品担当过配乐,但无疑他在这种带有幻想色彩的影片中更有发挥余地。除了已经在《了不起的狐狸爸爸》中与安德森合作,亚历山大还担当了《哈里波特死亡圣器》、《暮光之城》,以及去年夺得金棕榈的《生命之树》的电影配乐。宏大叙事、神圣色彩和对颂歌的偏爱均是亚历山大的特点,但是更为独特的是,这位配乐大师从来不“迎合”影片,在掌握了基调和整体氛围之后,亚历山大更像是在创作自己的艺术作品,只不过这个作品会与影片十分契合,你可以说它是配乐,亦可以说是两种艺术的完美结合。亚历山大这种法国人骨子里的自由浪漫和冥想式的创作过程显然很对安德森的口味。

影片中有大量从经典电影中借来的桥段:《肖申克的救赎》《大逃杀》《铁达尼号》……但都带着强烈的安德森风格。《肖申克的救赎》里安迪越狱的墙洞变成了萨姆帐篷上的一个破洞,《铁达尼号》里经典的杰克为柔丝画像的镜头,被两个湿淋淋的小家伙演绎得让人忍俊不禁。

有之前《了不起的狐狸爸爸》的出人意料,《月升王国》算不上安德森的惊喜,但影片未失其水准,且十分适合作为开幕片。这两年欧洲电影市场止不住好莱坞的进驻,且越来越有依赖倾向,《月升王国》此等阵容让戛纳开幕红毯倍有光彩,而影片秉承的神秘气质和童话色彩,又让“六十五”(第六十五届戛纳电影节)这个相当有岁月感的数字多了份年轻的朝气和风采。

帼杰
帼杰

旅法影评人,曾经应邀为国内多家门户网站担任国际三大电影节特邀影评人。

205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