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es 2012】《浮城谜事》:挂着龙标的娄烨规矩了些


被禁五年,娄烨的第一部“解禁片”《浮城谜事》成为本届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的开幕片。娄烨曾表示过不管禁不禁,拍的都是自己想拍的电影,但是挂着“龙标”的《浮城迷事》看起来还是规矩了些。好在依然有犀利话题,依然谜而不解,依然在“龙标”之外还盖上了“娄烨作品”的章。

比起之前作品,《浮城谜事》的叙事性更强,难得讲述了一个有悬念有桥段的完整故事。乔永照(秦昊)的情人“蚊子”离奇车祸,让乔永照与“小三”桑齐(齐溪)和正妻(郝蕾)的恩怨情仇浮上水面,伴随着朱亚文饰演的“蚊子”朋友和祖峰饰演的警察私下对案件的调查,人性、欲望的探讨也随之深入。导演对人性人生的思考依然“提出问题不给答案”,但明面儿上的“谜”好歹是解了。

呈现人物行为状态,未必追问和解释,是娄烨一贯的风格。《浮城谜事》里,一切故事背后的始作俑者乔永照就是个生理饥渴情感懦弱的人渣,导演没有给出任何能够合理解释他的行为动因、或者让观众产生同情的情节,这种类似病态的不停寻求婚外情行为是让人难受但真实的存在,导演并没有想去表示对这一行为的谴责或者开脱,这一既定事实产生的后果,以及这种后果的成因才是导演想要思考和表达的。在这个过程中,社会、环境、背景或许会造成或多或少的影响,但每个人的性格因素才是决定的关键。比如郝蕾饰演的陆洁,作为一个发现丈夫婚外情的妻子,从开始冲动、中间报复到最后放弃,与“小三”桑齐的隐忍、执拗、勾心算计一次次碰撞对抗,才使得事情向着最终的、本该有无限可能的方向发展。而乔永照的个性使然,直接决定了两个女人的行为和选择。这些都是极为偶然的个例,没有共性可寻,换一个人,换一个性格,事情就会是截然不同的结局。而对这种偶然性、小众群体的关注和体现,是娄烨电影一直以来的核心内容。

在《浮城谜事》中,娄烨坚持着这种对个性的迷恋和表达。并坚持用刻意不讲究的镜头语言呈现其对“真实”的理解,这些让我们看到一个导演难得的对自己和作品的负责与自信。但同时,娄烨也坚持了作品中一贯的劣势:演员表演和个别情节的失真。选择秦昊在本片中饰演有两个家庭一堆情人的关键人物实在不够高明,秦昊的气场与郝蕾完全不搭,加上小演员饰演的女儿,凑在一起根本不像一家三口,在这样的不可信状态下,观众很难投入到剧情发展当中。另有情节比如朱亚文在追踪线索的过程中发现主要证人(拾荒者)的尸体过程太过巧合。这些具体情节上的失真为影片大打折扣。

帼杰
帼杰

旅法影评人,曾经应邀为国内多家门户网站担任国际三大电影节特邀影评人。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