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es 2012】专访《狩猎》男主角Mads Mikkelsen


(Mads Mikkelsen在电影《狩猎》中的剧照, PR/Cannes Film Festival)

丹麦电影《狩猎》19日在第65届戛纳电影节上映,前三天几部竞赛片中规中矩形成的模糊、胶着状态终于被打破,有评论盛赞这是导演汤玛斯·温特伯格最成熟的电影,场刊《展映》的影评人评分组给它亮出2.8分(满分4分),男主角麦德斯·米科尔森也被视作竞争影帝之位的黑马。

十四年前,托马斯·温特伯格带着他们“道格玛”法则订立后的第一部电影《家宴》在戛纳电影节赢得评审团大奖,麦德斯·米科尔森从舞者变成如今的丹麦“梁朝伟”,2007年他在《007:皇家赌场》出演反派后,也在好莱坞混成熟脸。《狩猎》却是这两位丹麦翘楚的首度合作,在接受记者专访时,麦德斯·米科尔森也提起丹麦电影圈小帮派的往事。

《狩猎》从2009年开始筹备,一个心理医生提供给托马斯·温特伯格一批案例把他震住了,一些有集体意识造成的冤案触动他写下了这个故事:因为一个小女孩无心的谎言,一个无辜的人成了所有人报复的对象。麦德斯·米科尔森饰演的卢卡斯便是那个受尽委屈又无法回击的可怜人,“儿童性虐待并不是这部电影的主题,我们也不想为一个被怀疑有罪的人辩解,它讲述的是深深的爱是怎么滋生出深深的恐惧,并且造成社会的恐慌”,麦德斯·米科尔森如此解释他对卢卡斯遭遇的理解。

回到丹麦的语境里,麦德斯·米科尔森为《狩猎》换上一种隐忍克制的演法,被告知他被看好获封影帝,他大笑:“希望是评审团的成员说的吧!有人说你有得奖相,可能确实是因为有那么几个闪光点,但最重要的原因是,这部电影是动人的。”

谈角色:当他还击的时候我们都爽透了

卢卡斯是一个无辜、善良的人,一个好人容易演得无趣,你怎么看这个人安静之下的层次?

麦德斯·米科尔森:确实会容易变得无趣,但这个角色其实情况很复杂。没错,他是一个无辜的人,但他一直在和某些东西斗争,你说他能骂谁?他能打谁?他根本找不到反击的对象,因为所有人的恨都来自爱,他们对他的反感和恶意都是出于保护那个小女孩、以及担心会有意外发生,这里面没有仇恨,只有太多太多的误解。你的情绪该如何安置?我会被这种情况激怒,需要去还击,我想这个人其实也会有同样的感受,有时候他也会希望有所行动,可是能做什么呢?去跟你的朋友对质吗?对着他吼‘他妈的都怪你女儿’吗?不可能!他的朋友也被挤到两难的局面里了,他的反应只能像条委屈的狗一样哀求:‘看着我的眼睛,听我说,相信我’。后来发生的事情一步步地吓坏了他,他过去的朋友甚至想杀死他,一切都不像真的。唯一能做的,只有保持沉默,他也因此被搞得筋疲力尽。所以反过来说,我倒觉得这个角色非常有趣。

整个被质疑、迫害的过程里,为什么卢卡斯一直不公开为自己辩解?

麦德斯·米科尔森:你还记得他第一次跟否认他没做过那些事是什么时候吗?(印象中没有。)其实他第一次被指责的时候就立刻否认了:幼儿园园长告诉他有孩子揭发他猥亵时,他就说过,‘那我该怎么办?我什么都没做过。’他们本来约好第二天再谈这件事,可是她当晚就把这件事告诉了他的前妻和儿子,人们对他的否认毫无知觉,他们已经认定了,后来他的沉默是不知道如何反应,因为他没人能倾诉。

你和汤玛斯·温特伯格是如何去设计这个角色在这场事件中的位置?

麦德斯·米科尔森:开拍前我们就进行过大量的讨论,我脑子里有一万个问题,他就得给我一万个答案。为了解开那些疑惑,我们反复地调整故事的细节,确定下它的方向我们才能开拍,因为本来拍摄的周期就很短。我想最让我和观众困惑的问题,就是这个角色所作所为是不是合适的,我一次又一次地问自己,他会有怎样的反应?更野蛮、直接一点?我不是个鼓吹暴力的人,但我不知道在当下的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一般我会打电话给我的同事、朋友,跟他们分析我该怎么做,但这次情况有点特别,他是一个相对孤立、内向的人,一直以来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击,直到有一刻,他知道外界对他的看法,他意识到问题所在,才知道该主动做点什么了,但是他的辩解太晚了,连锁反应已经造成。所以我们对他之后该怎么做讨论了很多次,也试过不一样的处理方法,但直觉后来告诉我,那样做不对,比如我不会去大骂我的朋友待我不公,因为要是这种事发生在我儿子身上,我也会和他的朋友有一样的反应;他也不知道该找谁泄愤,这个关键点我们最后决定放在超市那场戏,在此之前人们的态度并没有伤及其身,但这次他挨了打,他必然要还手了,箭在弦上,汤玛斯说,好!可以动手了!我们开始肆意地为他发泄,哈哈。(放映的时候,很多人在那段都鼓掌了)我也听说了,我们也是一样的感觉。我们也想过要不要设计一些小动作,比如他指着那些贬损、怀疑他的人臭骂,但后来觉得那样太过了,不够令人信服。

最后在教堂那场戏,是卢卡斯最淋漓尽致的一次爆发,他的愤怒和悲哀也是令人意外的,你是怎么处理那场戏的情绪的?

麦德斯·米科尔森:我不是他,但我一直在尽量靠近他,把自己放入一种状态里。那时我把自己关在教堂里,反复地模拟那个环境里他的反应。不过我也会跳出来。恢复常态,又把自己压抑到底,我觉得表演需要这种进入又抽离的过程,我需要最情绪化地投入他的压抑,也要冷静地跳出来分析程度的拿捏。当我越来越接近最压抑的状态时,我就会跳出来,收工回家。

这是你和温特伯格第一次合作,你们之前认识吗?

麦德斯·米科尔森:我们在彼此事业起步的时候就认识了。不过汤玛斯有自己的俱乐部(注:指“道格玛95”),我是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派的,那时丹麦电影圈大概有六、七个这样的小圈子,彼此从来不打交道。 那时候我们都在专注开创自我风格,所有派系都对自己有很强的保护意识,但久而久之我们也意识到这样各自为政地工作不是办法,其实他们人也挺好的,俱乐部才开放了,我们也开始互相合作。那时候我们才打交道,这个片子另一个主演汤玛斯·波·拉森也是我多年的好朋友。

谈《猎杀》之社会性:你相信的只是你以为的真相

拍完这部电影,你对“真相”会有新的定义吗?

麦德斯·米科尔森:我这辈子对真相二字没有绝对的定义,这是出于我的职业本能,我是一个演员(笑)。世上本就没有真相这回事,一加一只有在“一”确实是“一”的前提下才会等于二,可有些时候“一”未必是“一”,你相信的只是你期待的真相,大部分情况下它可能跟别人想的是两回事。但这不代表你做的事情就不对,我有时候倾听不同人对他们认为对的事情的解释来论证他们真实的内心,尽管我可能并不相信那些东西,可是有时候,有的人说的话会让你不得不较真起来。比如一个孩子说,他被大人性虐了,你一定会特别在意他说的话,而不是去研究这个是不是真相有多真,太多孩子遭遇性虐。但这并不是这部电影的主题,我们也不打算往这个话题上引,我们也不是在说一个被怀疑有罪的人该如何自处,它讲述的是深深的爱是怎么滋生出深深的恐惧,并且造成社会的恐慌。

你有找过儿童性侵犯的案例或者资料来参考吗?

麦德斯·米科尔森:没有,我觉得没必要。这个故事本身的原型是几个真实的案例,一开始我们确实想借电影为一个被冤枉的人申辩,但最后汤玛斯改编成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冤案确实在我们国家发生过,替他们辩解也没错,但这不是《猎杀》的目的。

作为一个父亲,你会对这个角色投入不一样的感情吗?

麦德斯·米科尔森:这个没什么关系。我扮演的是不是一个父亲,而是一个被冤枉的人,但我能深深地理解片中我好友,那对怀疑女儿被性侵犯的夫妻的心情。我想那些有孩子的人也都能明白。

要是有一天你也像片子里那对父母一样,被告知自己的小孩可能被性侵犯了,你会怎么办?

麦德斯·米科尔森:我想那一刻我的心都会停跳。这种事我不能马上确信无疑,需要仔细地调查,也希望有人能在我之前就找到嫌疑人。你当然得相信自己的孩子,因为孩子总是受害者,但也说不定会出错,所以得非常非常小心地处理,弄明白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说和那个小女孩合作的故事吧?你们需要和那么小的孩子讨论剧情吗?

麦德斯·米科尔森:我们俩确实会在一定程度上讨论有几场戏该怎么演,其实一般我们不太会跟她解释具体的剧情,但她真的非常聪明,我怀疑她是从外星来的孩子,一方面她的表演总是很有光彩,一方面她又很松散,她会拍着拍着就跑去跟小伙伴玩再跑回来干活,完全没有受片中角色的影响。感谢老天,幸亏她没被影响。我的任务就是呆在她身边,让她觉得跟我在一起很放松,我们在影片里做的事就是私下的样子;和孩子们打成一片,最好让他们忘记这是在演戏。

谈映后评价:说我有得奖相也证明电影动人了

有影评说你在《狩猎》里的角色身上还是有黑道气质,你怎么看?

麦德斯·米科尔森:我最初拍电影的时候就演过有黑道气质的角色,后来记者们都爱这样评价我,也可能因为我后来演了不少有这种气质的角色,所以有时候我自己都会好奇,到底我是什么范儿呢?其实演员本身不会去考虑这个问题,人人都想尝试不同个性的人物,不过不是每个人都有运气随心所欲地挑角色,我算是幸运儿,从我成名的时候人们就没有带着一成不变的眼光来评价我,我是说,我的没一个角色其实都是我某种程度的投射,但又不是我。这也是我为什么喜欢这个职业。

卢卡斯是个有点不太自信的人,这一点似乎完全不像你。

麦德斯·米科尔森:我想自信在这个人身上不是通过外形体现的,我觉得他有足够的自信,他喜欢一个姑娘,然后又成功搭上了她。(其实是那个姑娘搭上了她吧?)哈哈,他是靠他家狗才加分的。不过你是对的,在害羞这个角度来说,他跟我完全不一样,可能是那种比较斯文的人,我也不知道,其实我也挺斯文的。

有人说你这次很有影帝相。

麦德斯·米科尔森:真的假的?!希望是评审团的成员说的吧!有人说,你有得奖相,可能确实是因为有那么几个闪光点,但最重要的原因是,这部电影是动人的。所以我会把这种肯定理解成他们喜欢这部电影。最后结果会是怎样就得看周日我们会不会赢点什么吧。不过能来到这里跟大家聊电影已经是一件乐事。

有的导演和演员会特别容易被负面的评价惹怒,你们呢?

麦德斯·米科尔森:我觉得影评人得具备一定的智慧,他们足够聪明才会让这种对话和讨论变得平等我觉得你们要理解一件事,汤玛斯花了两年拍这部电影,有时候有些人会写些奇怪的言论,一分钟就把你全盘否定。可能有人不喜欢一部电影,但他们并不愿意多花点时间解释为什么,我觉得这种态度很挑衅,你投入诚意、花了两年做一部片子,它绝对不是一部粗制滥造的作品,那影评人起码要对创作者有一定的尊重吧?我觉得那样挺不好的,不过,嘿!这也是电影业游戏的一部分嘛!

网易娱乐专稿

盘思佳

前网易娱乐编辑记者

226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