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es 2012】《好戏还在后头》:戏剧与电影最完美的融合


法国新浪潮大师阿伦·雷乃在近九十高龄又为影坛献上一部经典之作。《好戏还在后头》跟它霸气的片名一样,从里到外发散着阿伦·雷乃电影的强势风格。影片结构极其复杂,每句台词都需要深厚的文化底蕴才能咀嚼,导演对电影的理解早已自成一体,对画面剪辑、时空建构独特而成熟的掌控趋臻大乘。即使在这次重量级导演齐聚、好片云集的盛会上,阿伦·雷乃仍是这些大师中的大师。

要明白《好戏》说了什么并不难,但是想要弄懂《好戏》实际想说什么和怎么说的,却并不容易。剧作家安托万·达塔克托人谎称自己过世,以他的遗愿将那些曾经的伙伴—出演过他的名剧《欧律狄刻》的演员朋友召集到一起,通过录像对一个年轻剧团的表演进行品评。在这个过程中,回忆让这些老演员与剧作,与剧中人物、爱恨,与年轻剧团的表演发生崭新的联系……在已有的两部戏剧作品、已有的两个表演团体之外,一个新的戏剧正在镜头前诞生。

或者我们可以这样解读,影片中共有四部戏剧:米歇尔·皮寇利等人演出的《欧律狄刻》;录像中年轻剧团的新版《欧律狄刻》;皮寇利等人回忆和现实交错形成的戏剧性;以及由所有这一切组成的、最终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好戏》。在这样复杂的构造中,导演用一层戏剧、一层视频、再一层戏剧、最后是呈现在观众面前的镜头这四个层次将影片层层包裹,以对白、情节在各层间形成联系,用分格镜头等实现各层的割裂。每个入戏的人也是看戏的人,这种感觉颇有些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在对“电影”和“戏剧”两种艺术形式的融合上,阿伦·雷乃做到了目前为止的最好。影片一开始还没进入情节,就已经进入戏剧的氛围,戏剧感的台词、戏剧性的音效,雷乃的“极端形式主义”让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镜头里的舞台之上。这让人想到去年文德斯的电影《皮娜》,同样是表现舞台艺术,《皮娜》我们可以说是镜头语言对舞台艺术的深化与再现,《好戏》却不能这么说,这部电影本身就是戏剧,它除了在银幕上放映这点上与戏剧不同,在其他方面戏剧的力量和形式感被用到了极致。

抛开这部电影其他值得细细揣摩的地方不说,至少在研究戏剧与电影的关系上,《好戏》今后一定是一部绕不过的经典。

网易娱乐专稿

帼杰
帼杰

旅法影评人,曾经应邀为国内多家门户网站担任国际三大电影节特邀影评人。

26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