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 HANEKE专访:拍电影决定来自我

迈克尔·哈内克和让·路易·特兰蒂尼(Jean-Louis Trintignant)、埃玛妞·丽娃(Emmanuelle Riva)在《爱》(2012)拍摄现场

日耳曼血统的哈内克继承了德奥的严谨,无论在他的电影中还是日常生活中。记者对65届参赛影片《爱》的导演专访很早以前就以信件方式确定下来,戛纳媒体公关在采访前一日发出提醒确认信件后,又发出短信,特意嘱咐记者,说哈内克时间观念极强,采访不仅在约定时间会按时举行,甚至还有可能提前,希望媒体可以提前15分钟来到采访地点准备。要知道,戛纳影展期间,任何一个采访,因为各种原因拖延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情况,实数家常便菜。

采访这天,阴霾多日的戛纳终于看到阳光。而穿一件黑色体恤、外套黑西装的哈内克坐在面前的时候,和影片中经常严肃主题一样严肃的导演本人,一方面威严自在,另一方面又耐心和善,不让人感到丝毫刻板和傲慢。他静静地听记者提问,然后用德语回答,等待翻译。已经经过不少媒体轰炸的他看起来略显疲惫,但是依然专注认真的面对每个提出问题。

2001年《钢琴教师》获评委会大奖,2005年《隐藏》获最佳导演奖,2010年凭借《白丝带》崭获最高荣誉金棕榈,2012年后重返戛纳,哈内克却毫不掩饰对再次获奖的期待和紧张。奖项在他看来,是对接下来获得观众认可继续制片拍片的一个重要帮助。

《爱》讲述一对彼此深爱的80多岁退休音乐教师夫妇,妻子被突然的疾病击到,半身瘫痪,病情越来越恶化而保受折磨。儿女远离,丈夫一个人悉心照顾后,终于做出一个不同寻常的爱的选择⋯⋯


您的影片总是和前作有一些直接间接的关联,这部戏也是这样么?

哈内克:是的,因为我是个没有多少想像力的人。这很多少年前我开始为电视台拍摄第一部作品一样,我没法对自己做出判断。因为我很懒惰,所以总有从前作品的影子。

在危机盛行、社会问题不断的今天,您没有选择拍摄一部社会题材、而是很私人的电影,为什么这样?

哈内克:我从来不去看别人拍什么样的电影,或者根据世界上每天发生的事情来做考虑。为什么拍一部电影,决定来自我自身。项目的起点始终是我的个人生活,而不是根据我周围的人来做判断。以市场情况来拍也许更好,不过我还是情愿由感动我 、给我带来情感的事情来决定。当然,必须是把这一点在剧本中很好的展示出来。

而且,我从来没有拍过政治主题的电影,如果我回顾电影历史,一直紧跟时事拍摄电影的导演大概只有罗西里尼。我不认为我有能力处理当前的政治社会事件。这种题材在电视电影上更适合。

在好莱坞爱情和情感是一个重要的话题,而你在这里故意打破了通常概念的爱的规则?

哈内克:我不认为在我的影片中,爱是一个情感上的弱项。

影片中融入了很多您个人对生活的体会和思考吗?

哈内克:我的个人生活和影片内容没有关系,我不想把我的个人经历放到影片中。我拍电影是为了给观众提出问题,然后每个人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于是我给电影一个尽可能开放式的展示,这样每个观众都可以找到自己需要的回答。如果事前已经给出一个假设,那就不再能给观众留下足够的自我思考空间。因此请不要让我对影片给出解释,因为我不会做出回答。

《爱》(2012)

影片中的片名叫做《爱》,是专指这对老年夫妻间,还是泛指家庭的所有成员,包括女儿?

哈内克:都可能的。

通过拍摄这部电影,你是否也获得了很多个人体验的新东西?

哈内克:无论哪部我拍摄或者编剧过的电影,在拍摄中和拍摄之后我都会获得很多新东西。这部影片拍摄很刺激,因为每次当你拍摄时,你会面对那些在生活中很难了解到的事物。总之,很难说清楚一部电影究竟会带给你什么,这就像你去听了一场音乐会,很难具体说清楚它的收获。

我记得每一次都很憎恨带着妻子去看电影,因为她会不停地问我对电影的意见。

你的电影主题经常很沉重,每部电影拍摄结束后,您的感受是得以释放感到轻松了,还是始终有话要说?

哈内克:我始终有话还要说,我觉得还可以做得更好,更更好⋯⋯

奥地利导演很少,能够来到戛纳的就更少了。您是否能感到对新一代奥地利导演的影响,您对新人又是如何支持的?

哈内克:我不觉得我对年轻奥地利导演有影响力,我认为这要靠他们自己去找到属于自己的电影道路和成就。在奥地利,许多年轻导演都很开心做一个电影导演的工作。找到属于他们自己的电影创作方式很重要,他们不应该也拍成哈内克式电影或者别人的电影,因为这很容易让你陷入失败。能够受到优秀影片影响是一件好事情,之后,需要你自己找到属于自己的语言和道路来展示自己的电影。

您影片中的演员经常表演非常有力,您是如何执导演员拍摄的,经常和他们交流么?

哈内克:一个演员给你的最好礼物,就是像你希望的那样去表演。同样重要的还有,导演不能轻易被演员的表演给迷住。

对我来说,影片中最重要的一场戏之一,在厨房桌上,妻子对丈夫说,你正在毁灭我的形象,之后会有人说我像一个怪物⋯⋯你有没有考虑到观众对这句话的反应?

哈内克:(笑)这正是每一天我妻子对我说的话。因为我和妻子也是属于那种疯狂的人。

影片《爱》放映后收获了很多好评,再获金棕榈的可能也被提出,这个奖项对您有多重要?

哈内克:奖项很重要,因为它可以帮你改善影片的制片状况,包括票房成绩都会对新片拍摄起到帮助。如果你没有奖项支持,也很难有票房支持。

这部影片拍摄完成后你的感受是什么?

哈内克:的确,在影片中有许多东西来自于我自己,哪怕不属于我经验的东西,影片拍摄结束后, 故事也成为我的一部分了。

已经拿到一次金棕榈,这次重新回到戛纳,感觉很轻松还是压力更大?

哈内克:噢,(长舒一口气),没有更轻松,因为进入到主竞赛单元始终是一件令人紧张的事。如果直到现在还没有获得过任何奖项,你自然会很需要。不过每个人走到今天进入竞赛单元,都是希望获得奖项,这太正常了。

新浪娱乐专稿

刘敏
刘敏

旅法记者,影评人,曾为《电影世界》驻法记者;十多年来,协助新浪娱乐报道欧洲三大电影节及其它重要影展,并受邀为《南方周末》,《周末画报》、《北青报》和《大众电影》等众多国内媒体撰写影评、电影节和文化报道。凭借在法国积累的多年经验人脉,近年来还致力于电影制作和宣传发行工作。

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