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SIFF】《天空的颜色》:洗涤内心的生命之色

曾几何时,印度片就是歌舞片的代名词,但随着新世纪印度电影的重新崛起,他们在剧情的巧妙设计,潜移默化的励志主题,精妙的摄影和镜头运动,淡化歌舞元素,强化戏剧冲突的深入探索,掀起了一股新的印度电影浪潮,其中有像《三傻》、《地球上的星星》的极品励志电影,也有像《我的名字叫可汗》、《孟买日记》的现实主义题材影片,还有《未知死亡》和《无畏的心》这样各种元素掺杂的类型片,但今天要介绍的是一种另外的印度电影,是还不广为人知的,带有强烈印度文化痕迹的电影。

这种印度电影往往开场平淡无奇,但若开了一个头,观众就会发现一个奇妙的世界已经在向我们招手。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角逐金爵奖的影片《天空的颜色》就是属于这种影片,跟去年同样入围的影片《魂者》一样,充溢着南亚土地滋生的特有哲学信念:不惧怕死亡,死亡只是走向下一个轮回;对未来充满希望,对世界具有无比的信心;反对杀生,与自然相处和谐;对任何灾难都不会发生大范围的歇斯底里恐慌,也不愿意和命运进行暴力抗争。

正因为印度文化如此鲜明而又强烈的宗教性、多样性和包容性,所以催生出的这类电影一般就以温和讲诉,追求了悟的面貌出现,观众看不到太多的戏剧冲突和角色塑造,也看不到太多的悬念扣人心弦(虽然本片从开场到中间还是用悬念一直吊着观众胃口),它们更类似于禅家小品,那种轻灵圆润,别具韵味,转折回旋,轻松自如游刃有余就可道来人生的真谛。

电影的故事很简单,一名印度青年生活无着,被逼在港口伺机偷盗钱物,这次他的猎物是一名一位开船来城镇卖艺术品的老人,但在抢劫过程的交锋中,不会水的青年被老人设计制住,带到其居住的小岛,岛上风景美轮美奂,但内心焦躁的青年无视风景优美的小岛,也无视舒适优雅的居住环境。更无视对他极为友好的老人一家,急着返回港口,老人不应允,他便捺不住鲁莽的脾性,四处闯祸,八方撒野,每次都被老人的沉着化解。日子一天天过去了,青年无可奈何地住了下来。在岛上,他在闯祸的过程中慢慢和老人收养的结巴青年,一个美丽女孩和一个机敏男孩发生交往,产生了一些奇妙的化学反应,又遇到了一些特别的人,他们的言谈举止触动了他的良知,在老人和他们的生活态度潜移默化下,他开始融入了岛上的族群,重新思考人生。影片讲述的不仅是天空的颜色,而是以物寓意,是自然的颜色、生命的颜色,也是人类内心的颜色。

影片结构匠心独运,首尾呼应,开场就是一个奇异的构图,不见人头,只见几只坐在双杠上的脚在黄昏的天空下晃动,然后伴随画外音,各种天空的颜色此起彼伏,云卷云舒,画外音开始娓娓道来:天空有几种颜色?人的心里有多少颜色,天空就有多少颜色。而结尾时,这一幕的构图才让观众恍然大悟,那是老人,青年,女孩,小孩坐在双杠上,象徵着人类的不同年龄群体,老人则继续阐述人生的道理:人对天空颜色的认知其实就是你们内心对世界的认知,若能放下执念,真实感受你周围事物的美和善,你就能善待自己,善待生活。

片中还有很多寓意深刻的镜头让观者影像深刻。影片中在剧情的转折处反复出现主人公和小孩骑着单车经过三棵热带榕树的场景,仔细揣摩,背后的天空云彩都不同。“天空随着主人公不同的情绪,随着他心境的变化而改变,最后呈现的天空是最美的,也意欲着角色心中变得纯净、美丽。” 导演比朱·达莫达兰也在发布会上阐述了自己的创作理念。

这部电影对白简单精炼,基本靠演员之前的肢体语言和表情变化来完成剧情,颇有默片的韵味,非常考究演员的演技。每位演员都完成得很好,尤其是小孩和老人之间的亲情交流,眨眼睛,餐桌上的嬉戏,肢体语言带给了观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微妙情愫,为本片的幽默气息,感人气氛起到了巨大的递进作用。而青年善恶的转变,也随着他对周围环境和对人的态度中浮现出来。开始是怒不可遏,凶神恶煞,岛上每个他见到的人都被他折腾到闹心。但在影片后半部分,老人带他去海上钓鱼,对青年有所触动后,他看人的眼神柔和了好很多,他开始认真观察身边的一切,对人也开始和声细语。这也带动了观众对剧中人物的情绪感同身受,直至影片最后的所有疑团一一被澄清,观众的心神也被醍醐灌顶,完成了一次净化。

《天空的颜色》跟《一次别离》一样,告诉了中国电影人这样一个道理:简单的题材不一定拍不出好电影,而审查制度也不是电影人不可逾越的藩篱,关键在于,你是否想讲一个好故事,这个故事能否被你聪明地讲出来与人分享,让人深思。

【原载于凤凰网】作者:兰波

兰波

影评人,曾供职媒体,任电视台编导和凤凰视频VIP频道主编,目前是电影从业者,常年给凤凰、搜狐、新浪等媒体撰稿,曾用笔名:其实偶是导演。

22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