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SIFF】《神探亨特张》:纯消费 无批判的主旋律姿态电影

 

傅国涌说过: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惧因为恐惧而不敢说恐惧,通过嘲讽来宣泄情绪、平衡心理。这是中国这个时代畸形发展的结果,是一种社会情绪宣泄的结果。毫无疑问,《神探亨特张》就是这样一部宣泄着社会情绪和个人情绪的伪现实主义电影,它貌似批判着现实,实际上反衬着骨子里的怯弱和苍白,这种为了搏出位吸引关注,消费着广大观众和粉丝群体对于时代忧思,公众事件注意力的电影,不仅不是一种进步,反而是这个时代文化事件被消费化的又一堕落佐证。

在这部影片里,诚如“老六”张立宪本人所言:主角是脚下的城市,不同于以前的中国商业电影,城市的阴暗面被一一展现,是的,我们看到了北京城那些平常掩盖在光辉之下的真实状态,一些观者就激动起来,仿佛这就是批判现实了,其实影片也就仅仅止步于此。除了大雪飘扬的北京环路和路边摆摊的小贩,到处贴小广告的青年以外,我们又看到了多少阴暗面呢?影片仅仅聚焦的他们的生活状态,根本没贴近他们的生活,更何况内心。

老六又说“高老师用绝对业余的演员、绝对专业的摄影,记录下了这座城市在这个时代里的声音和质感、面孔与表情。”真实情况是:除了专业摄影外,其实这个片子跟我们平时看到的社会新闻又有什么区别?难道除了在大银幕上能看到电视机荧幕上的一些现实状态就觉得这就是现实主义的杰作了?电影之所以为电影,就在于它揭示的不仅仅是现象,更是用艺术的手法来使人们对现实生活有更高层面的精神解读。我们所看到的《神探亨特张》仅仅完成了现象层面的展现工作,而更高层次的解读却被拙劣的电影技法、欲盖弥彰的谄媚和自我膨胀的公知姿态毁了。

全片从张立宪所饰演的派出所民警张惠领的角度去看待这些北京草根的真实生活状态,其实是一种变相的角度诠释,骨子里还是离不开维稳那套口号,“颂圣”变得更隐蔽。影片仿佛说得是老百姓的事儿,但角度依旧体现的是政府的角度,潜台词就是:“我们的社会够和谐了,之所以有这么多让居民和民警烦心的事儿,全部都是这些小偷、骗子和没事找事的人弄的,大家要相信政府,配合警方。”仅仅把社会不安定的根源矛头对准了这些少数扰乱治安的刑事犯罪分子,而掩饰了这个时代需要挖掘更多制度和人性的深层起因,毫无现实批判感。

最让人诟病的是这种登高一呼,请来诸多微博红人参演秀资源的做派。因作有人文关怀状,因为很容易获得传媒的追捧和观众喝彩。实际通篇都在消费大众关注和宣泄个人情绪,从开场讥讽“五岳散人和方舟子”开始,到中途各种耍嘴皮子的台词横飞,直至恶劣无比的“小悦悦”事件再演,漠视他人的权益,不尊重生命的简单粗暴做法。微博上有什么段子包袱或者公众事件,统统被《神探亨特张》拿来消费一通。不光消费,还加上编导自身的演绎和嘲讽,这种以自我立场为中心去再加工社会素材,消费着民意和粉丝心理的行为和姿态,让人觉得他们也就只敢骂骂网络红人,而对于中国发生的任何事,只要和政府有关的事,都噤若寒蝉,连一丝影射都没勇气去反映,完全沦为了一部披着现实主义外衣的主旋律电影。

主题价值的迷失不仅是这部电影的唯一毛病,更有电影技法上的低劣,全片不知所云,吵吵闹闹,仿佛一台小品联播,几个零散的犯罪片断用周云蓬的歌来衔接,生硬无比,周云蓬饰演的贼王和张惠领的过招几乎没有交集,更勿论紧张的斗智斗勇了,全片营造的伪纪录氛围因没有演员内心探索和剧情的起承转合而只能沦为空洞的简单说教,毫无艺术价值可言。

张立宪和史航作为非职业演员,关于各自角色的表演还算及格,加上周云蓬穿云裂石的电影原声,是《神探亨特张》唯一两处值得称道的地方,可惜这些亮点也被高群书毫无章法的场面调度所毁了,我们只能叹息:《千钧一发》难道是这个导演的最高峰了?

 

【原载于凤凰网】作者:兰波

兰波

影评人,曾供职媒体,任电视台编导和凤凰视频VIP频道主编,目前是电影从业者,常年给凤凰、搜狐、新浪等媒体撰稿,曾用笔名:其实偶是导演。

25 Comments
  1. 个人感觉此评论过于个人情绪化,老高若那么个拍法首先是剧本审查通不过,若上映则会遭遇田壮壮那样被禁拍的待遇。我个人认为当下能进院线上映的电影都是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剥了几层皮才可以上的,别奢望着里面有什么批判的艺术。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