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言(影展前言)

这里和那里,上海和香港,这是两座安定繁荣的城市。这里无风无浪,不会有波澜壮阔来改变习以为常,但浪潮的记忆仍在,风平浪静之下,相信是生猛鱼虾的自由游曳。所以,我们眺望那里,不是寻找未来的倒影,却为拾回失落的话语。

这次我们集中展映一批由香港独立影像的桥头堡“影意志”制作或发行的影片,我们并没要求更大范围的筛选,我们相信来日方长。忐忑试航,只求影像放映,对话发生。我们更愿这是一次两座城市的短兵相接,而不是他乡的异色展览。

香港的独立电影并未领衔一场运动,也不构成一袭浪潮,但却林立起一道道的“独立景观”。神话褪去之时,它们的锋利跃然而出。浪奔浪流,不退的是一种坚定的态度。No Wave 既是not a wave,也是No!Wave。从“录影力量”到“影意志”,这是一座城市的高举的臂弯。

分享这些独立影像不是要抛却我们熟知的香港电影,就像这次影展粗略选择的一批粤语背景歌曲,它们中的一些或许烂熟于街头,但串联起来却有一股别样的陌生感。独立影像不是要自成一国,而是能将我们习以为常的影像抛入震撼性的眩晕当中,唤起间离的体验。

这是一座城市与另一座城市之间的对话,这里的香港不是大陆的一座离岛,而是上海必须面对的一座新城。我们不想再一味只谈“中-港”,也不要在香港面前,把北面大陆上的每一座城市装扮在同一出样板戏里。我们借影像揭开彼此在地的差异性,在一种共同的命运感和不容伪装的同情心中,激发能量,生产尽可能的积极力量。

在魔都,发梦容易,忆梦难。欣欣向荣的都市生活,催促着我们碌碌前行,梦醒即退,不留下一丝痕迹。影像即梦,虽沪港双城难同梦,然他方的影像划过我们的眼前,或可拨撩出我们梦中的意犹未尽。夜寐中的恐惧与热望为何要在起身的刹那统统清空?我们为什么不能带着它们踏入日常生活的轮舞?

上海和香港太容易催生出一种怀旧的血缘慰籍,却不知双方早已成了陌路的隔代兄弟。是时候抛下怀旧的客套寒暄,让我们在当下再次直面,不同的街道再也不会生长出一模一样的同宗史诗。让这次相遇成为相互间的精神分析治疗,我们听他们的故事,来激发我们自己的故事,在谈话疗法中获得分析与自省。

百年的规划像是一个虚数,一个留给后代的课题。而五十年的承诺,却是此生必须承受的期限。十五年晃眼已过,八零年代以降的末世恋曲再度悄然渐响。璀璨都市,盛世之余是否需要耸听危言或去祈求青春不老的仙药?退烧之日我们又将该如何自救?香港已然发问,我们又该如何回应?

 

吴觉人
吴觉人

网名本南丹蒂,影评人、策展人、青年电影学者、电影保护修复研究者,任职于上海电影博物馆活动部,亦担任意大利亚非学院顾问,现为上海国际电影节选片人和策展人。

284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