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tasia 2012】《遍地狼烟》导演胡大为专访

作为2012年蒙特利尔Fantasia电影节唯一受邀的华语导演,胡大为先生接受了Cinephilia(迷影网)的专访。这次他是带着他17年来首次执导的华语长片《遍地狼烟》来参加本电影节的,而Fantasia电影节为了表彰他这30多年来对电影,特别是香港动作片做出的贡献,给他颁发了一个“传奇动作杰出大奖” Legendary Action Excellence Award。

当时怎么会要拍这样一部电影呢?

胡大为:实际上也是天时、地利、人和所决定的。浙江横店影视公司的人打电话给我,说有这样一个阻击手抗日的题材,问我是否愿意当导演。我觉得很奇怪,中国大陆、香港这么多导演,怎么会想到找一个我这样旅居加拿大的人。他们说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有好莱坞感觉的中国导演。经过沟通之后,我提出了一些条件,最重要的包括:1,我自己来写剧本;2,我有最终的剪片权。并且还有四个字“决不妥协”,就是说片方和我之间承诺的那些事,一旦决定后,彼此间都不会在原则上让步。所幸的是,双方达成了共识。我5天后就飞到了上海,开始了为期8个月的研究调查和剧本创作。

对于阻击手,我也在美国找了以前是真正阻击手的人做过专访,并且阅读了大量资料。比如他们很多时候都需要原处一动不动地潜伏数日,而真正的任务执行也就是那么几秒,那对一个人的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的要求都是极高的。我在电影里尽量反映了我对阻击手的理解,不过要说我对这部电影有任何遗憾的话,那就是我还可以把一个阻击手的成长历程表现得更加完整和细腻一些。

您对首映满意吗?

胡大为:昨天的首映,最令我开心的一件事便是大量本地观众能够理解我有意放在电影中的那些笑点并做出热烈回应。这也让我在自己负责翻译英文字幕这一点上增加了成就感。

您曾长期从事剪辑,现在再让您重操旧业的话,您最愿意为哪个导演服务?

胡大为:现在如果要我哪位导演剪戏的话,我只会选择吴宇森。毕竟,那么多年的合作,大家的默契不是一句两句可以说完的。当然,这也不是说我们会在任何时候都能达成一致。曾经有一次,我们正在剪片,谁也说服不了谁。然后,我就跟吴宇森说,楼下有一间7-11便利店,你去买点冰激凌来好吗?等到他回来,20分钟的内容已经被我干掉了。过了几天,吴宇森对我说,今天你去买冰激淋好吗?结果我买回来一看,那20分钟又被神奇地加了回去。

对现在的华语片市场您怎么看?

胡大为:现在的很多华语片挣扎在商业和艺术之间,摇摆不定。有一批电影想要极力地去学好莱坞,结果丢掉了自己的东西,成了四不像。还有一批电影专门负责“跟风”,比如说,前段时间出了一个票房大卖的《失恋33天》,结果就出了一堆类似的题材。当然,《失恋》也是我近期看过的比较喜欢的华语片。另外,我还比较欣赏《钢的琴》。《金陵十三钗》是一部令我非常失望的作品,那么大的制作,那么多的资源可供调配,最后出来的结果却远远不如张早期的《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等片。现在的华语影坛,特别是内地,在票房的压力下,又能卖座,又能称得上是好演员的人男女各不超过10个。

您是怎么“触电”的?什么样的电影对您而言才是成功的电影呢?

胡大为:对我影响最大的导演和剪辑师来自同一部经典《阿拉伯的劳伦斯》。正是这部大卫·里恩执导、安妮·考特斯剪辑的这部电影让当时只有8岁的我爱上了电影。后者作为一名女性,其“母性”的剪辑风格尽管跟我大部分剪辑作品风格都不同,但我却最喜欢。另外两名我最推崇的导演是黑泽明和赛尔乔·莱翁内。说起黑泽明,我们有一次去东京黑泽明的儿子开的餐厅吃饭。那里除了很多黑泽明的电影海报之外,每个雅间里都有一副黑泽明亲笔签名的手绘画。作为一个他的资深影迷,我开玩笑地说,我什么都可以不吃,只要拥有一幅画就心满意足了。我现在虽然工作繁忙(现阶段正在多伦多拍一集科幻题材的电视剧),但也一定会争取每周都抽时间去电影院看电影,看观众对各种影片的反应,我相信一部被观众认可、让观众产生共鸣的才是成功的电影。

吕从

奔波于加拿大各电影节的非职业影评人

231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