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亨特张》:装、假、空

   

     这根本就不是电影,是段子集锦。它空有现实主义外部造型的壳,内里却是利用一众“怪咖人物”——碰瓷的、偷窃的、算命的、各种骗术琳琅满目地上演,以耍嘴皮子为手段,去消费或者说是去剥削当代中国发生的诸多社会事件。
  
  这个看似接地气的故事,其实是通过个体神话(神探张)与芸芸众生(贼人以及各种老百姓)的镜像对立,做出构建。神探张成为了一面哈哈镜,它将现实扭曲成一张张荒诞的面孔和一面面凛然的锦旗。影片根本就没有通过张的视点去“看”这些骗子的真实人生。反而,影片通过这些怪咖人物的兴风作浪去反衬侦探张的英明神武。神探张,成为了一个极为正面的神话人物。
  
  影片完全不触及这些骗子是如何成为骗子的这一核心主题。他们为何行骗?他们为何做不了正当职业?影片完全地回避了当下中国最根本的现实问题。那些骗子始终以“没钱,没法生活”作为自己行骗的借口。有一场戏,碰瓷大妈对女警大喊,“你要我不做这个,你给我去找一份工作啊!”女警,无语。所以说,这个片子根本就不是一部现实主义电影,它是一部装腔作势的,人物漫画化的,逃遁现实核心的,空洞无聊的假现实主义电影。
  
  作为导演,高群书完全未能有效地去组织文本。散落一地的各种支线,用一盘散沙来形容都显得过誉。导演最重要的功课——场面调度,倒是与影片的主题切合了起来——自以为是。毫不必要的运动长镜头、泛滥在追逐戏里的碎片式镜头组件,以及周云蓬音乐的胡乱使用,处处炫技。主创狭隘的目光,完全无法触及到这些怪咖式人物最根本的现实处境。廉价地剥削社会事件,令人作呕。
  
  最令笔者感到恶心的是,影片居然在毫无症状的情况下,重新“演绎”了小悦悦的被撞事件。与现实事件不同的是,这次,所有的路人都疯狂地上去群殴司机。似要告知观众,你看,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还是温暖的。这一场景,主创利用了一个纵深的三角构图。画面左上方是事故现场,歇斯底里的母亲声嘶力竭地大喊着;画面右上方是窜入高空的烟火,用作反讽的语意符号;画面右下方是停滞在警车内的摄影机,一群人围在警车的车头怒殴司机。在这一场景中,镜头看似是在做客观纪录。但是,它的“纪录”是显得那么的高高在上,那么的冰冷,那么的与“民”隔绝。它根本未对事件本身做出反思,只是一厢情愿地将其美化地再现出来。

【编辑:毛头jerry】

仁直

本名王强冬,曾供职于《看电影》、《影响》杂志,其后出任《世界电影画刊》杂志主编,同时在《东方早报》等报刊发表大量影评文章,创立电影沙龙推广电影艺术,并与2010年、2011年担任上海国际电影节选片人。

27 Comments
  1. 这个电影的英文名字叫 Beijing Blues,这个城市才是他想真正去表现的一个意向。因为投资低,不可否认的片子拍的是有点糙,但我觉得还真就没有用装不装去判断的必要。如果作者在北京生活过几年的话,应该就会有更多有益的发现了。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