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逊·威尔斯给彼得·博格达诺维奇上课

彼得·博格丹诺维奇:你觉得《Ro.Go.Pa.G.》(1963)这部电影怎么样?

奥逊·威尔斯:真不敢相信。我从未出演过一部名字这样的电影吧。

博格丹诺维奇: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在里面执导了一段(<La ricotta>),你在其中扮演一位电影导演。

威尔斯:哦,是的。这个片子在威尼斯放过一场之后,在意大利被审查了。

博格丹诺维奇:我不认为这是部非常优秀的电影。

威尔斯:不好?为什么?

博格丹诺维奇:它很晦涩很装逼—

威尔斯(笑):很晦涩很装逼。很简单,因为它的故事没有发生在密西西比河沿岸。那里才是很晦涩很装逼的。在那里,你不必对发生的任何事大惊小怪。你知道,那些山脉旁边的狗屁法官说得话都跟屁一样,或其他什么事情。

博格丹诺维奇(笑):好吧,这个电影在其他方面也有问题,他们把你的对白译制成了意大利语。

威尔斯:我是用意大利语讲的对白啊!哦,我明白了。出品人一定以为意大利人不能忍受我的口音。他们对待意大利口音非常势力。所以,他们的许多男演员——除了女演员——都是经人配音的,我们从来听不到这些男演员用他们自己的意大利语讲对白,都是广播演员给他们做的配音。

博格丹诺维奇:这点,我不知道。

威尔斯:是的。假设你的口音是含糊的北方口音,让我们这么说吧,在南部的观众会嘲笑你的发音。因此,我自己就很少讲Kenosha(奥逊·威尔斯出生的地方)当地口音的英语。我知道,那样是致命的。当然,我会用这种口音读诗。帕索里尼说过,他从未听过一个意大利男演员读意大利语的诗,简单而直接的那种方式。很多年以前,当我还在维也纳那会,他曾经尝试着让我去扮演一头猪。

博格丹诺维奇(笑):真的去演一头猪?

威尔斯:一头德国猪,非常猥琐的那种。

博格丹诺维奇:你喜欢帕索里尼?

威尔斯:他是一个十分磊落和有天赋的人,是疯子与孩童的混合体,可能-但是在一个非常优秀的层面。我的意思是,帕索里尼是一个诗人,一个变质的基督徒,一个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他做的那些电影,没有一部是含混不清的。他是一个真正的作者,以一种非常自由的方式游走在国家机器之中。

【编辑】毛头jerry

仁直

本名王强冬,曾供职于《看电影》、《影响》杂志,其后出任《世界电影画刊》杂志主编,同时在《东方早报》等报刊发表大量影评文章,创立电影沙龙推广电影艺术,并与2010年、2011年担任上海国际电影节选片人。

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