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米恰恰》:小清新也有自我

   
篮球加姐妹花,看到这样的剧情,我立马就想到2009年的《听说》,里面陈意涵和陈妍希联手,一个“我做这一切全都是为了你”的泳池故事。《宝米恰恰》有多少借鉴《听说》的地方,观者自清。可能这样说也有点片面,然而,绝大多数台湾青春片都是来自同一母体,同一块地区。它们可能延续自新电影时期的成长题材,可能是经过了新世纪开始小清新之风的洗礼,总之,横竖来看,它们的模样都会有点像。
  
  《宝米恰恰》的新意在于把姐妹花改成了双胞胎姐妹,两个人外形极其相似(因为是同一个演员),用上了四个替身。看起来,无非头发朝哪边的不同,否则光看肤色体貌跟说话语气,那是绝无辨别的可能。的确,哪怕是在我们的成长时期或者是中学时代,双胞胎未必是别人关注的焦点,但也会是老被讨论的话题。原因无外乎,绝大多数人是生来孤单的,每个人是独一无二的个体,但双胞胎却仿佛拥有“另一个自己”,有如复制体。于是,常人难免爱去揣测,他们会不会有心电感应啊,会不会有比常人多出什么。这些东西,刚好是《宝米恰恰》的故事由头,她们总被错认为是对方,可是,随着成长的脚步到来,她们还是会想着做自己——一个不被别人误会和混淆的自己。
  
  光从篮球故事来说,它对《宝米恰恰》的意义可能不在励志,也不在展示手持镜头,篮球比赛的最大意义是充当最后高潮冲突的发生地。否则,拿《阳阳》、《翻滚吧!阿信》等电影做对比,《宝米恰恰》更多还是关于小姐妹的拌嘴闹情绪。所以,与成长起头并重的其实是小爱恋。为什么在爱恋前面加个“小”字,那就跟清新前面为什么要加个“小”字是一模一样的。可能就连现在的90后看来,片中人物暗恋和表白方式都显得太老土了。无论怎么去参照现实,她们都更像是上个世纪的中学生。基本上,当年怎么个难耐、难猜,电影就把它们如实地重现了一番,就连拉手都做不到的事情,这简直是纯情得有些过度了。
  
  在这样的电影里,必须所有人都是好学生,不允许有任何的欺辱凌弱。就说“大菠萝”傻大子徐永平,虽然有黑道背景,看起来好像还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初哥一枚。而遇到恋爱难题,辩论高手不仅说不好话,他根本就是没有话可讲,解决不了的天大麻烦。《宝米恰恰》放大了这种青春期的心思猜忌,每个人都很在乎对方是怎么看自己,因为他们是如此害怕失败,想要表达满心的好感,又不知道如何下手。所以,从建中、师大附中、竹中再到雄中(高雄中学),每部台湾青春片总在重复成长和学习的主题,学习恋爱,学习怎么去看待自我,这样才能在身体成长以后,收获内心的成长。
  
  在我看来,《宝米恰恰》有趣的地方是再现了那些青春时代的小情绪,会为一个人的喜怒而辗转难眠,会为一个电话的误会而大为光火。可能在现在的很多观众看来,它们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了,轻的可以被一阵风吹走。但台湾人就是如此喜欢,一而再再而三地去编造、追忆跟重述。在其他地方,它确实太像一部小清新电影了。尤其是在女主的自白上,它表现得太好好学生了,缺乏一些灵气。一般说来,好学生是受欢迎的对象,但很难是让人有深刻印象又过目不忘。作为一部电影,《宝米恰恰》的遗憾也在于此。虽然作为一部新导演的作品,它入围了金马奖最佳新导演的提名,然而,放到过去十年台湾青春片的范畴里面,它也就是一部规矩的青春小品,趣味有余,大任难当。我也无意去夸大青春片的创新与变化,因为就连九把刀那种,在《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身上,你依然可以看到太多青春片的影子,散发着难挡的小清新气息。而说来倒去,在寻找自我的道路上,小清新电影总是表现得很是积极,《宝米恰恰》亦是如此。

木卫二

专栏作家,影评人。《南方都市报》、《城市画报》等媒体供稿。华语电影传媒大奖评委,华语青年影像论坛选片人。参与编著《华语电影》系列丛书。

5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