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箭穿心》映后交流对谈


时间:2012年10月17日星期三 13:30

地点:北京电影学院标放

嘉宾:谢飞  王竞   颜丙燕  焦刚

录音整理:   闪灵爱

 

谢飞:我上个月带着这个片子到武汉,在一家影院里请方方看。在来之前,她自己在微博上写着,小说改成电影,她不抱希望,她觉得不会好的。她之前有几部小说改成电影,她都不怎么喜欢,有的还拒绝看。但是她看完了以后,即刻表示:我没想到这个片子无可挑剔。她认为改动的各个方面都非常好,颜丙燕就是李宝莉。而且她自己在看片过程中都感动得落泪了。当然也有不足,颜丙燕学得这个武汉话呀,不太准,说得像四川武汉话似的。但是她说这个问题在外地不会出现问题,可以不考虑。她表示对导演控制节奏这一方面,掌握得非常好。记者问她:你这个片能打多少分?她说:我打90分。这是方方的态度。所以我们应该感谢作家,给我们从生活中给我们提取这样的一个人物。我个人是作为艺术顾问,请王竞来拍摄这部戏,他又请了编剧,一个女孩叫吴楠。

王竞:对,她也是我的电影《一年到头》的编剧。

谢飞:编剧改了两三稿。使我非常惊讶,改得非常好。因为我曾经请另外一个编剧改过几稿,觉得这个东西很难改。后来吴楠上手以后,跟王竞讨论了许多。所以说,这里面编剧的功劳也很大。其实对原小说是做了很多改变的。再就是,我觉得导演在整个风格、分寸、各种手段的把握是比较成熟稳定的。我们先请王竞来讲讲对这个片子拍摄的体会,或者一些想法。

王竞:首先非常感谢谢飞老师。谢飞老师事先推荐了这部小说给我,问我有没有兴趣。我看到这个小说之后,就被李宝莉这个人物(所吸引)。这个人物真的是在过去的(不管是小说,或者是电影里面)作品中,没有见过。因为她的性格,非常泼辣,底层人的那种形象。特别生动,能让我们很多人联想到周边的这样的人。第二个呢,整个小说弥漫着武汉汉正街的味道,让你能感觉到,整个影片出来后将会有那样的质感。这是吸引我的两点。后来我们就找编剧进行改编,我们先去了一趟武汉,去看了汉正街,也去了旅馆,找了扁担,见了方方老师。后来就开始讨论该怎样改编剧本。找这位编剧(吴楠)是因为我们之前合作过,再一个就是她本人就是女性,如果是男编剧把握起来可能会吃力,第三个是她本人就是武汉人,对武汉方言的味道,拿捏得比较准。再就是拍摄,在拍摄期间,我非常感谢的是我们的主演——颜丙燕老师和焦刚老师。因为这个片子是冬天拍摄的,从十一月开始拍,杀青是去年圣诞节。所以说这里面夏天的戏,在大桥上淋雨的戏,都是在非常冷的情况下拍摄的。在这中间,颜丙燕老师冻得说不出来话来了,都得停工,等她去医院打点滴。那一天拍马学武自杀那场戏时,真的是下着雨,武汉长江大桥的风很大。但回想这个过程,有些场景问题什么的乱七八糟的事儿,之后回想起来这个过程其实非常愉快。从头到尾,谢飞老师这边,没有给我任何压力。一直都给我们很大的创作时间,谢飞老师从前到后,特别配合我。每次看到他忙碌的身影,就在想他图什么呢?(笑)就是为了让这部片子出来。虽然很苦,但是在拍摄时,一份对电影的热爱让大家觉得很庆幸,有的时候跟别人在拍摄上有不一致的意见时,大家就说,你们俩先PK,完了咱们再接着拍。(笑)为什么要爱电影,因为它能带给我们这样的乐趣。今天看到这个片在大银幕放映,跟大家一起分享时,不管大家是怎么想的,至少这个东西经过一番努力,呈现出来,跟大家去分享,很幸福。

谢飞:我们在小说中看到李宝莉这个人物形象,又真实又生动,她是个性格悲剧。片中,她的女友说:你看,咱俩活成了什么样?她是会引起所有人来思考的。但是我们这个剧本写好后,大概找了七八个著名的女演员,有的是档期,也有的是……

王竞:这件事颜丙燕还不知道呢!(笑)

谢飞:(笑)有的是不演,说认为这个角色有缺点,太糙了。演完以后对自己的形象有影响。反正有好几个演员拒绝了这个角色,也有很喜欢的。但是颜丙燕接到了这个剧本,马上就答应演。所以我们来请颜丙燕谈一谈,因为那时候从上一个剧组剃了个大光头,整个戏都带着头套,来了就开拍,所以说整个戏是很艰苦的。

颜丙燕:我也不知道之前有这么多情况。(笑)大家好,我是颜丙燕,今天特别开心,因为这个电影跟大家见面。我可能说话有点随便,有点兴奋。一开始吸引我的是这个剧本,去年就是这个时候,之前我已经连着拍了很久的戏,电视剧电影都有。其实人已经到了特别疲劳快要崩溃的边缘了,我跟公司说今年我再也不演了,结果就是在那个时候碰到了这个剧本。实在是没放下,那就拼一下吧。主要是那个时候身体情况,免疫力啊各方面都太低。后来就支气管发炎,身体报警了。其实整个拍摄过程还是挺愉快的,虽然我老跟导演争执。(笑),但过程还是很愉快的,幸亏导演不记仇,谢谢导演(笑)

谢飞:颜丙燕这部戏里需要克服两个困难。第一个是她需要戴头套,再一个是,她不是武汉人。每一句话都要有一个女孩在她旁边教,每天都要背、学、纠正。

颜丙燕:因为之前拍电影也说过方言,但是会之前准备好长时间,我会事先找当地人把台词录下来。反复去听,尽可能达到话能够比较自如地出来那个效果。但是这个戏实在是太紧张,准备时间连一个星期没有,基本上到了组里之后,他们给我安排了老师,一句句地教。我还得把话自己说顺了,确实耽误了大家一些时间。

王竞:到了组里就一天。

颜丙燕:对,我记得有一天就是,有一段词卡壳了,死活就不行了,怎么说都不像武汉话。刚才我来晚了,看了一半,我都觉得:哎呀,这话我现在都不会说了现在,都忘了。(笑)谢谢大家。

谢飞:请焦刚讲讲怎么演绎这个窝囊丈夫的

焦刚:够窝囊的,这是我第一次看成片。我叫焦刚,今天很高兴能在电影学院跟大家见面,谢谢大家。我是因为当时看剧本的时候,副导演老师跟我说:戏不多,演到一半就死了,跳了桥了。在想去不去呢。然后就在旁边的那个房间里见了王竞导演,王竞导演一直用两只眼睛真诚地看着你,完了我就回家了。当时我就想:哎?我怎么就接了呢?刚才我看到王竞导演在说话时,眼睛里还是有隐隐的泪光。想想我们拍摄那个时候,颜老师真的太较真了。我们俩偷情那一段,我们拍了三天,偷了三天情,才把那条路走完,就因为她一点点的较真。跳桥,跳了两天没跳下去。因为第一天有太阳,第二天真的下了雨,大概十天内挑了两次去。希望大家能喜欢我们的电影。

谢飞:下面有很多人递了许多条子,我念一下,然后请各位回答一下。

【整部片节奏特别好,人物刻画也很丰满。但结局有点让人绝望。健健载着宝莉要离开的时候,车抛锚了。在那个时候,又燃起了一点希望。为什么不在地方结束?或者导演当时有没有想过别的结尾方式?】

【电影很能把人带进故事中。很想问导演,是否对片中女主角报警这一行为表示否定和批判的态度吗?】

王竞:我先回答第一个。关于影片结尾是否太绝望。其实当时我们讨论过很多次,其实现在这个结尾已经比之前温暖一些了。比如说,奶奶这个角色,比如说孩子这个角色。这个改动,我们给予了一定的理由。我们觉得过多的温暖实际上是违反生活本身的逻辑。电影中的“健健”和小说里的“健健”不太一样,因为方方老师小说里的“健健”有点像天上掉下来的白马王子。这个不太真实,当时也问过方方老师,您为什么要将一个带着孩子又挑扁担又没钱的女人,最起码对于男人来讲,没有太多外形上的吸引力。怎么会有一个那么优秀的男人去喜欢她?方方老师说:她太可怜了,我想给她点温暖。但是我们觉得有的时候这个温暖来得太虚假了,我们尽可能地按照生活本身的逻辑,来处理这个人物。

谢飞:这个结尾,要是大家感兴趣,可以找来读一下。只是这个作品,我们买来后,改了好几稿,一次性地进行不下去,就是感觉确实是太悲了。很多看剧本的的人,建议说“万箭穿心”这个词,改掉!但是我们处理了一个大问题,那就是小宝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原来小说里,小宝不是在考上大学后做了这件事,而是他上了大学,李宝莉还挑扁担卖血供他上大学,他进了一个很好的公司,这时候小伙子提出赶他妈走。我们觉得这个时间太长了,演员也难找。再一个就是,孩子已经23岁了,还做出这种不成熟的行为,所以说最后留有一个他观望的态度,让奶奶这个角色反复说,把这个问题解决一下。不然,审查剧本老通不过,电影频道也通不过,(他们)认为调子低沉,你们要干什么?但是我们觉得写得生活是真实的,李宝莉虽然有很多缺点,但是她不认命,要拼搏。这点还是她好的地方,但她确实也有她的极端做法、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小说,对于改编可以悟出一些事儿。

王竞 :“电话”的问题,特别巧。在跟意大利电影节的某主席聊的时候,他也是专门问到电话这个问题。他说:你对她打电话的问题怎么看?我说:你的态度是什么?他说:她打电话是因为她丈夫出轨在先。中间她也做过修复关系的努力,我没有看到想原谅他的意思。然后我就说:这个电影虽然是以女主人公为视角,但还是男人视点里的女人,这之间肯定会有差异。第二,我们之前跟方方老师聊的时候,方方老师也在说,这个女人其实是代表了许多中国女性,她是坚韧的,不屈的,敢作敢为的,有担当的,为了家里付出那么多,这是值得尊敬的。我们一方面要承认这些,一方面也不能完全同意她的一些观点。生活其实是很复杂的,要过好人生,需要很多技巧。前几天我在看冯远征的新书,叫《如果爱》,上面写着是他和他妻子的事儿。他对婚姻的理解是:男人和女人要共同伸出一只手,一起捧着一个花瓶。无论对谁,都需要……

谢飞:对别人要忍让,不要极端。

王竞:对,李宝莉其实是个很简单的女人,但是她有时过于简单地处理关于生活的复杂问题,我觉得这也是她身上悲剧性的根源。所以说这也是在极端情况下作出的偏鲁莽的举动。

【主演颜丙燕,你之前塑造过许多类似苦情的女性,请问你是对她们怀有特殊的感情吗?在生活中是母亲吗?怎么把握对儿子的关心?】

颜丙燕:特别想当母亲,但是还没找到孩子他爸爸。也没有特别要求演苦情戏,有时候觉得命运感特别强的角色,更能吸引我。因为我到这个年龄了,怎么说呢,会对一些比较跌宕起伏、不是特别完美的角色比较感兴趣。那样的角色都比较像“人”,像我们生活中的“人”。其实我很怕去演“神”。“哎呀,这个女人是完美无瑕的!”可能到我这个年龄了吧,不太吸引我了,会更喜欢活生生的人,她也有缺陷有毛病有问题,所以她会遇到这样的人,会这样解决。生活会这样去回报她。这些角色通常会让我自己思考一些问题,也会让观众去思考一些东西。

 

【片中是否规避对马学武的道德评判?】

王竞:这中间的道德评判,真的不好下。这就跟我们说“生活很复杂”一样,在这样的家庭里,面对这样一个强势的女人,男人在外风月一把。但是生活就是这样,有的时候好与不好,包括惩罚的尺度,都很难去说。李宝莉惩罚了她丈夫,于是他的丈夫在单位受到了惩罚,开始走下坡路。但是这种惩罚是否是最佳的状态?其实生活本身也给我们一个比我们更难想象的答案。我们在呈现生活,在讲述一个故事。

焦刚:这是我第一次看全片。我刚才看的时候,好像好多笑声都是从李宝莉和马学武两个人的关系对话中出来的,大家对角色所受到的那些,好像都挺理解的。生活中,就是有这样的人,就有这样的人物关系。我们努力地把生活原本的模样呈现给大家看,至于道德评判,是由个人去评判。我们不可以强加给别人,我们应该怎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

谢飞:我在网上看到,有很多读者看完《万箭穿心》后,会说:“这部小说看完后,真是找不到一句话来说出感受。”五味杂陈,所以说它很复杂,很丰富。再一个就是我比较满意他对演员的选择。一开始我看到,颜丙燕那么单薄,挑着女扁担,够呛!但是她的演技让她有了光彩。“健健”虽然戏不多,但也很精彩。

王竞:表演系87班

谢飞:对,87班毕业的陈刚,他就是湖北人。方方说:就属那男的说话最地道。那哼一声都是我们湖北武汉人特有的。“奶奶”和“儿子”都是武汉的,大儿子是表演系10级的学生。所以说演员选择比较恰当,撑起了这部戏。

 

【为什么要用大量的手持摄影?作为摄影系的导演,电影如何把情感带出来?你觉得哪些地方可以处理得再好一些的?】

王竞:一部片的处理手法是跟其本身要吻合的。这部片从剧本来说,包括我们为什么使用方言,就是因为它本身口语的感觉,换成普通话都会失去色彩。所以最后我们还是用武汉话来拍,口语化的表达方式也影响到影像处理上。我记得拍上一部主旋律电影的时候,导演说我想用手持摄影来拍,被我们劝阻了。因为当角色在说特别书面化、具有修饰功能的语言的时候,肩扛在那儿晃,肯定不对!在这部片中,我觉得肩扛手持摄影是口语化的表达方式。那些特别精致、特别修饰的镜头语言可能跟这个电影不符。首先,每个人的片处理方式都会不一样。在这部片中,本身的感情很强烈。过多导演手法上的干预,它会有强加性。刚才我在听的时候,我还在想,如果我们制作得更极致点的话,音乐还想减,再控制一点。刚才听都觉得音乐有点多了。由于影片本身在淡淡地往前走,导演如若太多干涉,会画蛇添足。

 

【影片投资了多少钱?开拍了多长时间?想问谢飞老师,这个小说的版权费是多少?因为这个小说我也看到过,也想到过改编。限于现在条件不够,没有做成。】

谢飞:这个戏低成本,咱们国家现在800万以下都算低成本。我们肯定是它的一半吧。我知道文艺片制作得再好,想在现在的市场上,想买很大的价钱,不太可能。我主要是接洽了电影频道,通过了电影频道的审查,卖给电影频道和网络,它们最少能给150万。然后呢电影学院也有一些投资,所以我们市场风险不太大。版权这个事儿,其实现在可以透露了,我印象中是18万,就是这个小说的电影改编权,卖给电视剧要贵些。他们也知道,卖给电影,大概都不会赚太多钱。我卖了一个长篇小说,也是不到20万。但是要是像买《向阳坡》这样的中篇小说,更便宜,10万。我这里反复想强调一点的是,导演不是编剧,多数导演没有独立编剧的能力。所以我们应该站在高质量编剧和文学基础上去搞我们的创作。像我们那代人,无论是《本命年》《香魂女》还是《活着》《霸王别姬》啊,全是改编的小说。我现在希望我们的中青年老师和年轻的创作者,你们应该看小说,重视影片的文学价值,不要光想着镜头语言和调度。你们要是改编小说,我坚决支持,会主动帮你联系买版权。因为这个戏达到了这个程度,人物塑造、情节和结构、主题的刻画。这是我们作家体验出来的,我们学生忙来忙去搞拍摄工作,太浮于生活的表面。很多年轻导演盲目地相信自己编故事,包括上周放的导演系的所有片,程耳的、管虎的、凯歌的,要我看制作都不错,就是剧本有重大的缺陷,而且很不扎实,没有坚实的文学基础,拍不出东西来。我为什么买了小说找他们来拍呢?我认为中国电影100年来最优秀的传统是现实主义,是批判现实主义。而且很多作品是跟文学结合,站在文学的肩膀上达到的。我们现在为什么要抛弃这个传统?

 

【颜老师,对比《爱情的牙齿》,你是如何看待自己塑造的女性形象?】

颜丙燕:这两个角色,完全不一样。我觉得,《爱情的牙齿》其实是讲一个女孩子成长到女人,这个期间她的情感经历。故事好看是因为它有它独特的时代背景,有大环境,致使人物的情感会有变形。李宝莉更“实”一些,更像我们周围生活中的某个人,一个很底层很朴实的,一身毛病但是很善良的女人。不一样,不太有什么可比性,但是都是我喜欢的角色类型。

 

【焦刚:偷情的男人跳江,他应该那么脆弱吗?你怎么理解的?】

焦刚:我觉得马学武跳江和李宝莉报警是有相似之处的,是一瞬间的东西。整个电影看下来,你会发现那一天,他经历了很多事情。妈妈来之前,他没干成那事儿。之后又被老婆羞辱。妈妈来了以后,又当着妈妈的面被羞辱。妈妈被赶出去,追妈妈。然后第二天起来,带着很糟糕的心情突然想唤起旧爱,去找旧爱,旧爱也当头一棒。这些事情还没整清楚呢,接着厂长就跟他讲了下岗的事情。太多的事情集中在一起的时候,可能就随便走到了江边。就那一瞬间,就好像李宝莉一气之下拿起电话报110是一样的。我觉得人也是,当一个事情一下出现的时候,脑子是空白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记得拍的时候,导演还一直在跟我说,你就认认真真写你的遗书,放空一点不要再想什么。第一次去拍,还在努力地表演,努力地找难受,努力地眺望,然后低头沉思,很多的表演。但是那一天亏了没拍成。(笑)第二次拍,下雨的时候,已经冻僵了,早上八点钟去的,下午两点钟开拍的。风太大了,我还穿了保暖的衣服,一点也不管用。导演说开始拍了,那个时候脑子里什么都没有想,真的就是站在那儿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

 

【《万箭穿心》里的女主角暴力浅薄,但是善良坚强。前半生辛苦孤独,得不到丈夫的心,得不到儿子的理解。她太悲惨,能否请导演给她的后半生一个万丈光芒的结局呢?】(笑)

王竞:生活能给,我们才能给。生活不给,我们怎么给?

 

【编辑:饼酱子】

3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