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再囧途之泰囧》:市民狂欢节之再上路

《人再囧途之泰囧》在某种意义上是《人在囧途》的升级,泛类型片演员徐峥在后者的参与中或许是尝到了甜头,抑或是引发其不凡的思考。决定他在12月份贺岁档试水的动机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从影院的笑声频率与首映场上座率来看,演而优则导的徐峥奉出了一份当下电影工业流水线上的优质合格品,这部中小成本的市民喜剧的惊喜出现,毫无疑问会为低迷萧条的2012年国产电影带来一丝生机。

之所以称其为《人在囧途》的升级,因为它在类型操控、人物设置、叙事能力等方面都较前作有了不少的提升。不知是不是巧合,美国火爆喜剧系列《宿醉2》和本片一样,选择将故事搭建在泰国。异国空间既有效避免了前作在本土取景的重复累赘,又能够借“地理奇观”与“文化奇观”衍生出全新的冲突与误会,不失为聪明之举。其次,加入第三人——反面角色(黄渤饰)助推剧情发展,避免“传奇”二人组的叙事单一乏味,三人行组合更加壮大。除此之外,较前作而言,本片也有效地减弱配角成分、淡化社会背景,严格遵循公路片叙事规律,把控住了叙事节奏,使人物矛盾更加集中。

令观众捧腹大笑的出彩之处依旧在于徐峥与王宝强的喜剧二人组合,两人的相处模式是沿袭《人在囧途》中“大老板”与“挤奶工”的新瓶旧酒,但是更为戏谑、夸张、富有颠覆性。这对喜剧组合是初看之下“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不同于早期滑稽戏中一胖一瘦的劳伦与哈代,也不同于《热情似火》中托尼•柯蒂斯与杰克•莱蒙的“男女”同行,更迥异于《阿呆与阿瓜》里金•凯瑞和杰夫•丹尼尔斯的蠢哥们相伴。很显然,徐峥的角色代表着精英文化,王宝强的角色代表着草根文化,这两者本身就是二元对立的,他们本不属于“同伴”关系,却在冥冥之中有了火花的冲撞,出自于此的绵密笑声,颇值得玩味。王宝强在中国当代影视文化谱系中,更多地作为一个特型符号而被广大观众熟知,他本身的经历也颇有传奇性。农村娃、子弟兵、进城务工人员,他饰演的角色,多为底层小人物,更像是一个被演绎的草根阶级与文化的象征载体。心地善良但天生愚笨、没文化但有理想、见识落后头脑简单,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与时代不符的“傻”。而徐峥则熟稔地演绎起另一面——精。上层精英,商业运作上的强人。两个不同阶级、不同文化范畴领域的人物,会呈现出“相互排斥”的状态。从常理讲,两个人的抗衡,理应精英获胜而草根认输。但是最有趣的是在这场成人公路竞赛游戏中,草根是打不死小强,精英却是彻头彻尾地走霉运。这种反转正是观众喜闻乐见的,他们从潜意识里希望看到精英出丑、搞笑、癫狂,期待着草根突如其来的“傻人有傻福”,更期待着草根的一次次拆台添乱。作者毫不吝啬对“精英”群体的讽刺挖苦之能事,滑稽而可乐。而到头来,精英被草根从天而降的一盆水“洗脑”,一场思想上的“拨乱反正”使影片最终回归到了主流价值观主导的大团圆结局,实现了两方的“和谐共融”。一方面精英不断被破坏被摧毁,一方面草根却离理想越来越近,二者的结合正是在切切实实地宣泄大家心中的愤懑,同时又使他们获得想象性的满足。笑便成了大众宣泄欲望、产生快感的途径。从这个角度上说,这个关乎“精英”做减法、“草根”做加法的成人游戏,是一个能够提供给大众“身心愉悦”的贺岁档喜剧。

令人欣喜的是,徐峥的处女作就已展现出其对于电影类型的熟稔,虽然出于种种原因无法做到各方面尽善尽美,比如情感戏可以稍显克制(慢镜头与音乐都可以酌情减少),但是它至少是真正试图探索适合中国本土观众的类型化叙事模式,而没有一昧地不加节制加以抄袭复制,这在当下鱼龙混杂的电影环境中显得十分难得。而相对于小众艺术电影,我们当下在中小成本商业类型片领域的运作,又岂能一个“囧”字而得以概括?观众究竟喜欢哪种口味的爆米花产品?如何让电影院频繁的笑声不再成为一种珍贵的奢侈?该怎样打造真正属于市民的电影狂欢节?这些都是需要电影创作者和观众一一思考的。

【编辑:赵翔宇】

11 Comments
  1. 承认徐峥的路子是走对了,但是作为一名普通观众,在电影院里并没有笑出来啊!我身后的两位大哥,一个一直在笑,一个鼾声比隔壁的笑声还要响。硬咯吱人的痕迹还是有的。不动声色咯吱人的功夫还没练好。或者再细细打磨一下细节会更好吧。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