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布(SABU)对谈@SIFF

o03380450168315

时间:2012年6月20日

地点:上海银星皇冠假日酒店采访室

采访者:感恩而死

萨布并非是一个高产的导演,在日本电影界也并不处于主流地位,但他于90年代后期至21世纪初确实拍出过一些很有趣的作品,亦是日本导演中的海外电影节常客。萨布曾是国内著名职业影评人木卫二的心头大爱,也是我较喜欢的日本导演之一,然而此后他一系列并不成功的尝试、转变与思考令他找不着北,一度陷于沉寂,直到近年才有新作问世。2011年,萨布的新片《白兔糖》报名参加上海国际电影节,我不假思索地推荐其进入竞赛单元,并最终如愿以偿。这显然是出于我对萨布的偏爱吧,虽然这部明显商业色彩浓重的影片实际上并非特别适合竞赛作品,但我至少从中看到了导演在摇摆不定中找到了一个较好的平衡点,这或许亦是其将来比较合适的发展方向。2012年,萨布再次以亚新奖评委身份参加上海电影节,尽管时间仓促,但我还是得到了和导演简单交流的机会。2011年因大病而未露面的萨布导演,初愈后看起来精神不错,还撩起衣服给我看了术后肚子上长长的刀疤,但是,此时明显说话还是中气不足,身体恢复还需时日。间隙与工作人员闲谈时,聊到了导演近况,据说身体遭受重创的萨布导演如今生活非常窘迫,经济捉襟见肘,看到超市打折会很高兴,连为孩子买衣服都要斟酌很久,不禁令人唏嘘不已。好在《白兔糖》是个不错的新起点,希望萨布导演能够坚实地走下去。

(以下感恩而死简称“G”,萨布导演简称“S”。)

G:其实中国也有很多萨布粉丝呢。

S:啊是吗?

G:包括我,也看过了你所有的作品,从《弹丸飞人》到《白兔糖》。

S:(笑)……你是怎么看到的,DVD吗?

G:对的,是DVD

S:是海贼版(注:日语中盗版被称之为“海贼版”)吧?

G:是啊,在中国只有海贼版可看。

S:(笑)……现在外面还有卖吗?

G:现在市面上已经很少了(笑)……言归正传吧,请问你最早是如何接触到电影的?

S:小时候老爸带着我去看看电影什么的吧,不过我也不能算得上是影迷。初高中那时候我是在玩乐队,觉得那个更好玩。

G:那时候有没有什么印象比较深的电影作品呢?

S:应该是李小龙了。

G:看来你很喜欢功夫片啊。

S:是的,我小时候,那是他最巅峰的时期了。除了李小龙,还有史蒂夫·麦奎因(Steve McQueen)什么的。

G:既然你那时候喜欢音乐,搞乐队,那又是什么原因让你加入了电影界的呢?

S:最初我们搞乐队是挺成功的,但是乐队嘛,毕竟是一个团体,大家都各自有意见和想法,后来就解散了。然后我开始考虑什么是我一个人就能够做的工作呢,想到演员比较合适吧,就去做演员了。感觉是有点半途而废,挺不认真的。

G:为什么要叫萨布(SABU)这个艺名?是什么时候起的呢?

S:那是在我做演员的时候,从一个叫“线人萨布”的角色名来的灵感,就把“萨布”这个名字当作我的外号了,后来,大家就都这么叫我萨布了。

G:在你做导演之前是经历过一段演员时期的,这段时期对你整个电影人生来说,有着什么样的意义呢?

S:我觉得那段经历非常快乐。我以前一直想在演员上获得成功,但是如果一心往那个方向发展的话,我今天就不会来这儿了,因为现在是导演的身份,我才能来这儿。其实我原来搞音乐的时候也是这样,更喜欢创作。

G:后来不做演员而去做导演的理由是什么呢?是对自由创作的渴望吗?

S:就是觉得很有趣。一开始我自己演的都是些喜剧角色,是轮不到主角的,后来一直演着演着就出名了,演得上主角了,同时也开始试着自己写剧本。在我的第一部导演作品里,我也是演一个小角色,但是在讨论找谁来当导演时,制片人突然说,就让写的人自己来当好了,于是我就直接做了导演。所以其实我并不是自己想要当的导演,我从没有过这样的想法。

G:也就是说,其实是因为写剧本的关系才做的导演?

S:嗯是的,是因为剧本。

G:对你而言,做导演和做演员的感觉有什么不同?

S:做导演是完全在摄影机的另一边,做的工作也完全不同,非常有趣。

G:当演员的经历对自己的电影创作会有什么帮助吗?

S:有,有很多。比如我做演员时,有时候早上7点钟就被叫了过去,但我的人物出场却是在晚上11点,所以只能一直等着,这种事情很多,为什么要那样等呢,觉得好奇怪,不知道导演是怎么拍的。在那种拍摄现场,演员精神上很累。所以我做导演时,也会尽量考虑、顾及到演员们的精神状态。是试拍,还是正式拍,并不完全按照我导演的节奏来,也会考虑演员的节奏,那样会更好一点吧。

G:说起剧本来,你的电影基本都是自己编剧的吧。那是为什么呢?是要坚持电影的作者性吗?

S:基本上是的,我都是自己来写的剧本。

G:创意也都是自己想的?

S:对,我觉得很好玩。

G:《白兔糖》是第一次同别人合作编剧吧?和林民生。为什么不再自己单独编剧了呢?

S:当时我特别忙,没时间写,所以制片人问我能不能以这样的形式合作一次,于是就让林写了,我再改他写好的稿子。

G:你早期的一系列作品可以概括出许多关键词,比如“偶然”、“邂逅”、“黑色幽默”等,而“无聊小人物”、“酷酷的杀手”这些也是常见的元素,总之就是那种小格局喜剧的印象非常强烈,它们都是来自于哪里的灵感呢?

S:首先,我自己作品的影响是很大的。《弹丸飞人》是我导的第一部,里面不停地跑啊跑之类的情节,全都是在我自己作品的影响下拍出来的。然后在各种电影节上粉丝们提的意见啊之类的,我也全部都会参考的。至于喜剧的部分,我有时候会灵光一现突然想到,比如实际这样拍出来的话会很好玩什么的,这些也会写到自己的剧本里去。

G:都是很符合你自己性格的作品。

S:嗯是的。

G:那段时期有没有什么对你产生过影响的电影作品或者导演呢?

S:在喜剧部分上没有吧。反之,在影像上我喜欢的导演就很多,山姆·佩金法(Sam Peckinpah)啊、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啊、大卫·林奇(David Lynch)啊,很多我都喜欢。

G:这些都是外国导演啊,日本国内的有吗?

S:当然是黑泽明,他太厉害了。

G:你的《白兔糖》去年是入围了SIFF的竞赛单元,而今年你则是以亚洲新人奖评委的身份来参加的,相比去年在心境上有什么不同吗?

S:其实去年他们就叫过我来做评委,不过去年《白兔糖》来上海的两个月前,我生了场大病,动了手术,在医院躺了一个月,后来才来的上海。

G:所以去年是因为生病才没能来当评委的?

S:嗯对,是生病。片子上映时我是来过的,不过一直呆在房间里,基本上没怎么出去过。那时真的身体状况很差。

G: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S:都过了一年了,现在没什么问题了,只是偶尔还是会感觉有点痛。这个病连名字都不知道,医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G:连名字都不知道啊,真的没什么问题吗?

S:嗯没事了。手术是要切开肚子的,你看这个疤(撩衣服)。

G:那是相当严重啊。

S:是很严重。所以去年完全没办法好好逛逛上海,一直只能在宾馆的车站附近转悠。这次来就逛了很多地方,挺尽兴的。

G:你以前有做过电影节评委吗?

S:有的,在香港做过,也是评个新人奖吧。然后还有布鲁塞尔,那是个奇幻电影节。还有PIA(电影节)什么的,挺多的。

G:在日本导演中,你可以算是海外电影节的常客了。参加了那么多海外电影节,有没有什么有趣的经历能和我们分享吗?

S:我想想,以前有一个只办过一届就没了的电影节,是在马来西亚办的。当时他们告诉我是进了竞赛单元,是《弹丸飞人》那部片子。

G:《弹丸飞人》,那还是你的导演处女作嘛。

 S:是的。那个电影节花了很多钱,办得很大。可是等我过去的时候,我的片子已经放映过了……好像说是因为顺序在我之前的导演没来,我的就被提前了,结果我没赶上自己片子的放映,去的时候早已经结束了。

 G:这是电影节的责任啊,好混乱。

S:是啊。但是我也没办法啦,因为是竞赛片,所以就想一直等到最后吧。当时小栗康平导演也来这儿了,他的是《沉睡的男人》那部片子。结果我一问他,他也跟我一样,来的时候片子已经放过了,他一火大就直接回了日本,小栗一走就只剩下我一个日本人了……评委公布结果的当天,我想去找组委会要个影片目录啊,还有通行证什么的,结果他们说我没有通行证,不让进。可是我本来就是来问他们要通行证的啊,却跟我说没证不给进。后来有个人经过,正好带着本目录,我就让他给我看,然后指着我的照片说这个就是我,结果他很惊讶,还问我要签名……最离谱的是,竞赛结果公布时,工作人员让我去做颁奖人,我想我不应该是颁奖,要是也该是拿奖的啊,结果去仔细一问才知道,原来我压根就不是来参赛的。

G:这个乌龙大了……

S:居然叫我去颁奖,我想我只是个新人导演啊,怎么会叫我去颁奖的呢,真是奇怪。结果我上台打开一看,上面写着《沉睡的男人》,是颁给小栗康平导演的……

G:(笑)真是疯狂的经历啊……让我们把话题再转回你的作品吧,你早期作品的另一个共通的元素就是黑帮(Yakuza)了,你为什么总是去描写黑帮呢?是因为你本人对黑帮的憧憬吗?

S:我觉得所有的日本人对黑帮都有憧憬的吧,羡慕黑帮很自由,还有“Yakuza”这种叫法什么的。

G:还有“任侠”之类的。

S:是啊,我觉得那也是原因之一。

G:包括你自己,也经常出演黑帮的角色吧。

S:嗯,那样的角色是挺多的,反正我觉得大家都挺向往黑帮的吧。还有一点就是,黑帮非常方便用来制造效果,他们是令人害怕的存在,警察与黑帮,很容易擦出火花来。

G:也很适合用在喜剧里。

S:是的,那种持着手枪的歹徒,很好用。

G:那你最喜欢的黑帮片是哪部?

 S:没什么吧……怎么说呢,我是看过一些,但是那种黑帮片我都不喜欢。

 G:也就是说,你还是只喜欢自己的那些黑帮角色,喜剧色彩的?

 S:是的,我喜欢好玩儿的。

G:我想你的电影迄今为止被提到最多的元素肯定是“奔跑”了吧。那“奔跑”对于你来说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呢?

S:小时候,我若觉得很开心,表达这种情绪时就会奔跑起来,不管是在走廊里,宾馆里或者是其他什么地方。其实狗啊,马啊这些其他的动物也是一样的,表现喜悦时就会奔跑。但是随着我年纪大了,就渐渐不再跑了。

G:这么说来确实《蟹工船》里就没跑,不过《白兔糖》里,松山健一演的那个角色又跑起来了吧。

S:对对。但是那个奔跑的目的就不一样了,那仅仅只是因为迟到了赶时间才跑的。与那种为逃离,或是内心想要奔跑而奔跑的奔跑是不同的。

G:接下来想问问关于演员的问题,堤真一主演了你早期的一系列作品,他是个非常优秀的演员,极具实力,可以说把你作品的独特魅力完美地表现出来了。那关于他,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S:我们关系很好,现在还是经常联系的。下个月我们还约了一块儿出去玩呢。

G:你们从《弹丸飞人》一直合作到《驾驶》为止。对他感觉如何呢?比如他的魅力之类的。

S:嗯他是非常棒的,能够演绎出我剧本里没有写出来的东西,很有深度。

G:到《幸福之钟》这部片子时你就跟堤真一分道扬镳了,而以寺岛进取代之,有什么原因吗?当然寺岛进本身也是一名非常优秀的演员。

 S:就是我们两个都觉得该要各自去做点不同的事了吧。对他而言,那时候已经开始有风言风语了,说堤真一只能演萨布电影之类的,这对我们两人都不太好,这是最大的原因。当然,对我自己而言,《幸福之钟》这个片子,我也确实想找像寺岛进那样的人来演。

 G:确实我也觉得这个角色和寺岛进非常契合。问一个比较冒昧的问题,接下来你与V6(杰尼斯事务所旗下的偶像组合)合作的两部《不幸运英雄》和《笨贼丧擒救世主》,很遗憾,在我看来并没有发挥出你应有的实力。为什么要用V6作为主演呢?是对商业的妥协吗?

 S:嗯,那其实是对方来要求的,希望我用V6来拍片子,但我确实根本没想过片子能有机会在海外放映,自己也很吃惊。其实这片子我本来的定位就是只拍给V6的粉丝们看的。

G:我也有这样的感觉。我也不是V6的粉丝,所以觉得有点不太能接受。

S:但因为它是喜剧,又有动作元素之类的,而欧洲人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V6,似乎反而觉得挺有趣的,所以当被柏林电影节邀请时我自己很吃惊。

G:根据重松清原作改编的《疾走》,我觉得应该是所有萨布作品中最不萨布的作品了吧。在这部作品里你可以说是完全舍弃了自己以往作品的风格,原因是什么呢?为什么突然选择了这么沉重的主题?

S:我当时是想尝试一次改编别人的原作吧。

G:抑或是像金基德那样,开始对自己产生怀疑了?

 S:没有没有。只是因为那时候开始不停地有改编作品的策划案来找我,而碰巧那个原作我读着觉得很有趣,所以就想试试了。

 G:这部最不萨布的作品入围了新蒙特利尔电影节的竞赛单元,也参展了柏林电影节全景单元,与日本国内相比较,它在海外的反应如何?

 S:我觉得挺好的。作为一部剧来说它是挺不错的,故事的展开也很有深度。

G:嗯,我个人也挺喜欢的,虽然没有萨布风格,但是片子还是可以的,是另一个角度的尝试。《蟹工船》也是一部挺微妙的作品。为什么要以这种很现代的风格来诠释无产阶级文学呢?是为了照顾现代观众吗?还是就是自己的突发奇想?

S:其实就是为了让现代的观众们便于接受吧。因为《蟹工船》的那种阴沉的感觉太强了,而且要表现当时的那种真实感也太花钱。所以我只在一定程度上搞得复古一点,创造出了一种很奇怪的时代感,挺有趣的,是朋克风的《蟹工船》。

G:在我看来,《白兔糖》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算是对昔日萨布的一次小小的回归吧,比如已经没有了意义的“奔跑”、还有音乐等方面都能隐隐看出来。不过这部作品里富含的大众性则是以往萨布作品中所缺乏的,这是你所做的新的尝试吗?

S:嗯,在更加容易理解这一点上,可以算是的吧。《白兔糖》这部作品不仅是针对影迷的,也力图让普通观众容易理解、看得明白,是我所有片子中最商业、放映规模最大的作品,也是我所有作品中在日本卖得最好的。

G:大家都觉得挺好看的。

 S:这么多来电影节看电影的人当然也是普通人,但他们还算是较为喜爱电影的,而我这部影片针对的是更为普通的观众们。我本来也喜欢逗人开心。

 G:看来市场对于电影还是非常重要的啊,在票房上觉得有压力吗?

 S:这个完全没有,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卖座导演嘛(笑)。

G:最后就想问问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S:接下来我会写一本书。先写出小说来,再把这个原著拍成电影。总之还是先出版自己的原著。

G:那新片有什么计划吗?

 S:新片计划现在是有几个的,但是我还不知道是这边的片子先拍出来,还是我自己的小说会先出版。

G:很期待你的小说和电影啊,感谢今天接受采访,辛苦了。

 S:谢谢。

后记:实际上,《白兔糖》之后的2011年10月,就发布了SABU导演制作Capcom的游戏《丧尸围城2:绝密档案》(Dead Rising 2:Off the Record)相关短片《TOKYO DEADRISING》的消息。而在2012年11月,担任TOKYO FILMeX电影节评委会主席期间,他又宣布了即将制作一部低成本恐怖片《Miss ZOMBIE》,计划2013年夏天上映。而他所说的那部小说,则“仍在写作中”……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283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