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方寸之地大世界——罗恩•弗里克的《天地玄黄》和《轮回》

398_2
也许是镜头扫过的人民大会堂,秦始皇陵,千手观音,让中国观众对罗恩•弗里克的纪录片多了几分好感。然而,同样是被普通观众赞美作“美不胜收”的纪录片,罗恩•弗里克的作品和BBC, Discovery区别何在?

摆脱了服务于公共电视的限制,罗恩•弗里克的创作更自在一些。他试图成为一个电影哲人。从他电影的名字里就能体现这一点:Baraka出自希伯来语,意为“福祉”,世人承受上帝的天惠与福泽;Samsara则是梵语,意思是生死轮回,即人生前的过去以及死后的永生。罗恩•弗里克自己也写道,他准备从技术和哲学两方面探讨他一直钟爱的主题:“人类永恒的关系”。

《天地玄黄》历时14个月,穿越24个国家;《轮回》历时5年,足迹遍布五大洲25个国家。罗恩•弗里克拍片的时间、经历还有资金成本有目共睹。曾经担任过《生活三部曲》摄影的罗恩•弗里克对画质有着相当高的追求。用70毫米胶片拍摄的画面精致到每一帧截下来都可以当作国家地理杂志上的照片使用。然而罗恩•弗里克的贡献也到此为止。

就像罗恩•弗里克喜欢用的延时摄影(time-lapse)手法,在《轮回》99分钟的无对白电影里,观众也快速地通过镜头走遍了整个世界。罗恩•弗里克似乎想要弱化导演的角色。从建筑到山水再到工业,当所有的画面组合在一起的时候,这些画面便会自动形成一个线性的故事。观众猜测,电影从坛城沙画开始,最后回到坛城沙画的场景,呼应了“轮回”——万物归一。然而,罗恩•弗里克迫切地想在纪录片里表达他自身的哲学理念。凝集了5大洲精华的画面剪辑在一起原本会是一部出色的自然风景纪录片。但是罗恩•弗里克却想通过画面去表达深奥的哲学,不免显得有些生硬。

罗恩•弗里克的合作人,《轮回》的制片人,剪辑师马克•麦吉森在一次采访中说道,“我们的电影更注重感受,是一场心灵之旅。”马克•麦吉森清楚地表达了《天地玄黄》和《轮回》与一般纪录片的区别。无论是BBC还是 Discovery都有一层普世的意义。就算做的再精致,还是逃不过科普教育片的定义。旁白会告诉观众每一个镜头都在哪里取景,有什么意义。罗恩•弗里克似乎想把纪录片做成最纯粹的艺术品。即便他拍下了整个世界,这也并非是一场知识之旅。

罗恩•弗里克回归了电影的传统。电影最初的功能便是捕捉图像,将他们展现在观众面前。但罗恩•弗里克也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他想脱离纪录片科普的功能,而寻求更深刻的哲学意义。但是如何在纪录片里有效传递这一种理念,罗恩•弗里克还需要去探索更有效的表达方式。

【作者简介】
邵凌玮
, 现居丹麦。欧盟Erasmus Mundus硕士项目在读。热爱文学、电影。

27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