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尔赫的珍珠》:中产阶级情趣风情画

pearl1

《豪尔赫的珍珠》并没有一个激动人心的故事,琐琐碎碎娓娓道来,但它却是一部非常美的电影,固定的机位、柔和的色调、细腻的光线,几乎有梦幻的感觉,每一个画面都充满了油画般的质感,仿佛向观众陈设的一幅幅风情画,并且是充满中产阶级情趣的。

片中的人物,都有着体面的生活,高调的品位,注重细节,典型的中产阶级情趣。博士学位的论文可以是《19与20世纪的艺术与肺结核》这种匪夷所思的题目;报纸上的数独与填字游戏亦是消遣项目;对手写与电脑写作之间的选择有着苛刻的执着;在桌上对论文题目长篇大论时不忘念诗调情;甚至男女朋友谈论各自父亲时的对话亦高端地令人联想到俄狄浦斯和埃勒克特拉情结。

虽然这是一部结构松散,几乎没有调度而完全靠絮絮叨叨的静态对话支撑起内容的风情画式的“闷片”,但它并仍有着非常明显的母题与动机:对夫妻情感生活细致入微的表现,以及对爱情本质的探讨,并且它还做得相当不错。这是一部需要细品的电影,若与主人公有过相似的困境,或许更会感同身受。

豪尔赫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作家,贪谈吐睿智,正在为一个几乎是手到擒来的文学奖赶着写作一部小说。女友保拉倾慕于豪尔赫的才华,她全身心爱着豪尔赫,但豪尔赫却完全专注于写作,甚至隐居起来全力赶工,保拉感到自己被冷落了,颇为沮丧,想要搬回与母亲同住,这是影片中所表现的他们的第一次情感危机。同样类似的危机也表现在豪尔赫朋友一家之中,只是豪尔赫对写作的专注变成了友人妻子对孩子的专注,屡次因孩子取消两人的渡假行程,豪尔赫的朋友同样感到沮丧。

豪尔赫是文学天才,但他情商不高,在情感表达上颇为笨拙(实际上这也是相当一部分男性的困扰),面对保拉的抱怨与脾气,他不知如何甜言蜜语安慰,只能耸耸肩:“你只是个孩子。”这当然只会招致更大的情绪。豪尔赫在情感的见解上自有其大道理,但他却不了解女人的小心思:她们要求并不多,也许只是日常生活中一点小小的关心,哪怕只是早上的一声招呼。所以豪尔赫的第一次情感危机很简单地被他用一对珍珠耳环挽救回来了。(但很显然,两人在对珍珠耳环的理解上并不对等)

实际上,保拉了解豪尔赫对她的深情,只是不满豪尔赫在日常生活中的不够贴心,所以在第二次情感危机时,她还是拒绝了善解人意又懂情调的论文导师的追求。豪尔赫虽然从未说过一句“我爱你”,也不善于表达情感,但他在见到保拉第一面后的第二天,就在报纸专栏上撰写了一篇文章献给保拉,令她至今难以忘怀。

在影片的结尾,豪尔赫的珍珠耳环第二次挽救了两人之间的危机,而这次,他留下一段意味深长的话,阐明了爱情的本质:“你知道什么是珍珠?是有一些东西进到了蚌的体内,这让蚌受伤,非常痛苦,蚌拼命尝试去减轻痛苦,便开始用自己的珍珠层去包裹它,一层又一层,随着时间流逝,它产出越多珍珠层,疼痛就越得以缓解。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伴随着许多的痛苦,但是,其最终结果就是美丽的珍珠,那是所有痛苦结成的果实。”这就是《豪尔赫的珍珠》的意义。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30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