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时光》:爱所邂逅的时间

周末时光

如果身为“同志”,对自身并无自卑与怜悯,又何尝需用抗争去标榜自己所相信的价值?

爱,一份纯粹自然的同志之爱,所能停驻的时间是多久?《周末时光》给出的答案是———一个周末。在两天中,性格与经历完全不同的R ussell和G len,完成了从相遇、了解彼此、难分难解直到离别的整个过程。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浪漫,但他们相爱。

始于一夜情,但两人又都不是但求肉欲的糜烂之徒———从事艺术工作的G len以微型录音机,录下和他睡过的对象们对感官体验的表述。R ussell则用文字,不断记录下他个人在其中的体验。G len说,人们钟爱一夜情,因为对方是一张你全无所知的空白画布,你有机会在他身上投影出期望中的那个理想自我,但一旦回归现实,理想与现实便彻底撕裂。

可两人还是从理想中走进了现实,尽管短暂,甚至某种意义上只是对此前一夜情的延续———由此也带出英国导演安德鲁·海格想探讨的命题之一:社会对于同志情感的认受度,是否重要?G len深恶痛绝于英国社会对gay love的排斥鄙夷,他向往美国充满抗争意识的舆论氛围。但随着两人间对话的深入,吊诡之处也从而浮现,如果身为“同志”,对自身并无自卑与怜悯,又何尝需用抗争去标榜自己所相信的价值?

没有人可以独自闪耀,人都既希望自己特立独行与众不同,又希望被身处的外部环境所接受,就像R ussell指出G len的矛盾之处———既希望周围人们拥有个性观念,却又同时希望他们认同自己的价值观;以不愿变成牢不可破的水泥为借口,掩饰内心对一份简单忠诚感情的需要。R ussell和G len在两天内,对彼此进行了高浓度探索,而对于彼此的渴望,也从性到心,再升而为情。只是这份爱情还来不及完败,便已完结———或许正是它的最可贵之处。将情感在最灿烂时画下句点,来不及歇斯底里便已天涯海角,那至少为彼此留下的背影都是美好剪影。

片中探讨的另一个命题,是同志情在父权体系下仍期望得到的救赎。G len少年时已向父母坦承出柜,这给予了他无尽勇气,而Russell却并无这种机会———他一直辗转在不同的收养家庭间,坦白都不知可以对谁开口。因而当G len要他将自己假装为父亲,完成出柜这一行为时,更像是为Russell完成一场人生的成人礼。

这便是为何眼前恋人如此令人不舍的原因———你的到来,完整了我。因而你的离开,将我再度撕裂。但至少,邂逅过的短暂时间,已是我人生的重要珍宝。

贾选凝
贾选凝

生于北京,北京电影学院毕业,香港中文大学传播硕士。现为香港媒体从业者,专栏文字散见于《亚洲周刊》、《南方都市报》。

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