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es 2013 · 译】《唯神能恕》导演手记&访谈

作者: NICOLAS WINDING REFN
来源:戛纳 官网
翻译:Judy筱  /  校对: Feather

8717_onlygodforgives_glo_other_acc_98a0_bb_8
【导演手记】
做这部电影的初衷是想讲述一个男人试图战胜上帝的故事。在创作的过程中当然遇到了不少困难,在个人生活中,我正处在一个至关重要的时刻,——我们历经千辛万苦才怀上第二个孩子——于是我产生了强烈的欲望,想要塑造这样的角色:一个试图对抗上帝却不明所以的男人。

有了这个想法作初衷,我添加了一个自以为是上帝的反派角色(Chang),以及一个寻找信仰的黑道恶棍(Julian)作为主角来细化它。这个设定本身当然是非常存在主义的,因为信仰是建立在想要寻求更深层次答案的基础上,可多数时候我们并不知道问题究竟是什么。当答案出现的时候,我们只能从过去的回忆中寻找答案。这样,这部电影就被设定成了一个答案,而谢幕之时,问题才揭开了面纱。

电影完成以后我才发现Chang和《维京英灵殿(Valhalla Rising)》中的One Eye,以及《亡命驾驶(Drive)》中的司机的相似之处——均来源于于神话传说,并且在现实世界中难以生存。我发现严格的说来,尽管这些角色生活在不同的时代并且由不同的演员来扮演,他们禁欲的行为、沉默寡言、以及近乎迷信的形象上有着相似性,。在《维京英灵殿》中,One-eye是一团谜——我们并不知道他的过去,只能能从他的名字中看出端倪。在《亡命驾驶》中,那个司机能由他的职责来定义。而在《唯神能恕》中,Chang所表现出的神秘感到最后让这个角色失去了名字、失去了具象,从而抽象成为了“它”。

在某种程度上,《唯神能恕》像是到目前为止我所做的所有电影的一种积淀。我想我正在努力朝着一种创造性的碰撞全速前进,为了改变我周围的一切来看看之后会发生什么。我总是说我要着手做关于女性的电影,可到最后我做的都是与暴力男人有关的。既然一切都在击撞在一起,到最后带给我的可能是颠覆性的结果。这样的碰撞很激动人心,因为身边的所有都变得不确定起来,并且我们毋须忘记排在所谓的有“好品味”之后,创造力的第二个敌人就是“安于现状”。

【导演访谈】
问:在《亡命驾驶》大获成功之后,您为什么决定在泰国做一部成本折中的电影?

答:“成本折中”这个词用得太委婉了,这根本就是一个低成本制作。它始于我跟Wild Bunch 和Gaumont的两部片的合约。《唯神能恕》本是我们的首次合作,其后《亡命驾驶》出现,我于是决定先做这部而推迟了《唯神能恕》。但是它在我心中深深扎下了根,使我不得不完成它。因此,甚至当我在制作《亡命驾驶》的同时,也一直在筹备《唯神能恕》。

问:重温了美式犯罪片以后,你想要重温武术题材。这是一般意义上出于对类型片的喜爱么?

答:我总是很喜欢武术片,但是觉得它很难做,尤其因为我更希望我的演员能亲自去学习泰拳并且在拍摄的时候真打。。泰拳之精髓是需要长年累月去学习的,我让演员们用8周的时间去学习。这本身也是一个挑战。

问:你曾接到过许多来自主流电影工作室的邀请。你为什么要拒绝他们?

答:我确实得到过一些投资金额上特别有吸引力的企划,我也做过认真调查,但是《唯神能恕》的想法萦绕在我心头太久,在我想认真考虑其他项目之前我必须把它完成。

问:你的电影开始的时候像是黑帮电影,然后渐渐转变成了一部奇怪的复仇片。你能不能告诉我们这个非常古希腊式的悲剧故事来自哪里?

我总想要做一部关于母子关系及其冲突的电影。我想让这部电影以一种类型展开,期间渐渐转换成其它类型,最后以母子关系为切入点引爆结尾高潮。

问:《唯神能恕》标志着你和瑞恩·高斯令的二度合作。能否描述一下这次崭新的合作?你如何描述他的角色?

答:原定是另一个演员来出演Julian的,但却在开拍之前退出了。现在我觉得这是上帝的恩赐,允许我和Ryan继续我们的合作。奇怪的是,在我执导《亡命驾驶》之前我就写完了剧本,而且Julian被设定成一个十分沉默的角色。《亡命驾驶》拍完后,当Ryan和我开始对台词时,这种沉默的表达就来的自然而然,这对作为一个被残酷折磨过的角色来说十分有用。Julian从未走近过他人而是退守自我。电影完成后,我无法想象其他演员去演这个角色。谁让Ryan和我是最佳搭档呢。

问:对于那个奇怪的警察复仇者角色,你选择Vithaya Pansringarm扮演。能聊一下有关你们的合作吗?

答:在泰国选角是很麻烦的,因为那里的演员并没有受过专业演艺训练。他们大多数是在保住另一份工作的同时去当演员。我很幸运,这场公开选拔的过程中(在一个拥有1200万人口的城市搞海选本身就是一种挑战),Vithaya 出人意料的在一开始就出现了。

我和他在开拍前一年半见的面,当时就知道他就是我想要的那个人。我无法准确地告诉你原因,,因为他试镜的表现并不让人印象深刻,但是他的身上就是有一些特质——他的善良与冷静——而他那让人捉摸不透的感觉才是让我最感兴趣的地方。

在我拍过的所有电影中,男演员总是在角色塑造方面起着巨大作用,他们其实就是每个角色的血与肉,而Vithaya很快就明白他的角色是一个集法官、陪审员和行刑者于一身的人物——一个有能力辨别善恶的人。他能赋予这个角色我所期望的东西,拥有一种掌控业障因果的裁决的能力。对于你做过的每件坏事,报应将会来纠缠你,他就是那个决定是惩罚还是饶恕你的审判者。

问:克里丝汀·斯科特·托马斯是在电影中彻底突破了形象,演一个十分诡计多端的女人吗?你是怎么做到的?

答:我们看惯了男人的暴力犯罪,而创造一个女人、一位母亲代表终极邪恶这样的形象之过程是充满乐趣的。最初创作时,我脑海就早已把克里斯汀中当作Julian的母亲了。我们在巴黎见了面,而且我觉得要是能把Macbeth夫人和Donatella Versace的形象结合起来将会很有意思……当然,克里丝汀很高兴能抛开一切来饰演一个独一无二的悍妇。但是我们把她这个角色塑造的卓尔不凡也是很关键的,她需要这样的强大的设定去演绎这个专横跋扈而又心狠手辣的母亲。

问:您这部电影受到过那些影响?

答:不同的影响会导致不同的构思的出现。对我来说,其中有一个主要的影响就是Richard Kern的作品以及他对暴力影像的痴迷,尤其是他的短片《邪恶的摄影师(The Evil Cameraman)》(1990)。另外,虽然影片背景发生在曼谷,可是其中少不了让我为之着迷的希腊神话元素所带来的影响。

问:你如何把《唯神能恕》与你的其他作品联系起来?

答:每次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要自我挑战。诚然,这部电影及其角色都与我其他的作品有联系,但是几年前我决定不再试着去理解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从而可以跟随自己的直觉:当我进电影院的时候,我想看到什么呢?

【编辑:毛头jerry】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