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飞翔》:光影上的命运双人舞

p1979977874

观毕《逆光飞翔》,应说本片最大的成就在于透过光影镜头和声色元素探索主角眼中的世界,对于塑造人物性格和传递情节十分出色,怪不得泽东电影公司对它青睐有加,这应说是本年度到目前为止院线上映国片里,除了《一代宗师》外声光画最出挑的真人电影,王家卫显然也很中意这部电影中影像符号传递出的美学风格,可以说,在风格上,张荣吉走出了坚实的第一步。

 《逆光飞翔》片头一开始的镜头,观众就能快速被本片特有的摄影风格,大量逆光镜头、故意失焦镜头、剪影镜头和局部特写,以及对它们的交叉剪辑使用,快速将观众带入到主人公黄裕翔近乎失明的视角,去体会这个世界:火车轰鸣出隧道,钢琴琴键的美妙奏响,敲打玻璃杯子的响鸣,抚摸各类墙面的吱耳声音,倒入水杯的涓流细声,海潮之声,用光影的切换和大量声音元素的切入完成了对他的来历和小时取得的成绩的交代,这个片段信息量巨大,它传达了三个重要的信息:黄裕翔因失明而练就对于声响特有的敏感,他小时延至成人的心结,以及暗喻本片主题“对光明的触摸”——用逆光镜头展示黄裕翔对于光明的渴望,英文片名则更为直观恰当:“Touch.of.The.Light”。

其后影片情节的后继呈现,法国摄影指导Dylan Doyle将这种摄影风格更为放大,不光大量继续采用逆光和手动跟焦,最关键的是交代本片的女主角小洁的心路时,大量采用了镜中像镜头来传递她的心理活动信息,电梯里情不自禁的试舞,夜深人静时的痛哭,参选时镜子的舞姿,这些镜头不仅是这部电影美学上的展示,同时也是展示戏剧结构上人物二元关系的一种手段。

从小洁和黄裕翔的人物关系来看,在未偶遇之前,他们在各自的世界里各有各的束缚,小洁找不到生活前进的方向,痴迷舞蹈的她却为了家庭的生计被迫放弃学业,也放弃了舞蹈,而将全部生活重心寄托在男友身上,当发现男友撇腿的时候,她的精神崩塌了,苦恼且无助;而黄裕翔则刚刚摆脱对母亲的依赖,无论是精神,还是生活的自助上,他同样陷入了危机,同学对其轻慢使其更加孤立,激发了他更强的自尊心,断然拒绝老师劝其参加音乐选拨赛的机会,这个退缩,源自黄裕翔小时参加音乐赛拿到第一名却被讥讽为“因为是看不见东西”的刺激。

两人偶遇之后,逐渐向对方敞开了心扉,也成为彼此心灵的镜子且互相取暖,这是本片剧作上很棒的一个处理,小洁从黄裕翔身上看到了坚强,看到了对生活不屈的斗志和毅力,深为震撼,才下决心战胜生活的困顿和内心的软弱,剧中小洁留给黄裕翔的录音带很清楚地点明了这点“因为有你,让我相信我所遭遇的一切,并不是在阻挡我的前进, 更是让我下定更大的决心。”而黄裕翔则因小洁介入其生活,而带来了对人生更多的感悟,虽然他看不见事物,但从小洁身上,他触碰到了光明和快乐,这已足矣,足以让他迈出因之前经历而不敢迈出的人生脚步,他不再是那个跄跄踉踉的孩子了,他开始融入普通人的生活,他还被小洁的话激励出了参加音乐比赛去展现自己潜力的动力,“谢谢有你,让我明白,如果对喜欢的事情没有办法放弃,那就要更努力地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存在。”

这种从视觉上设置的镜像关系和结构上的二元相关最终转换成了核心的两重关系,两人都从对方身上找到了战胜生活的希望和勇气,于是,双双展开了一场在光影上的命运之舞,黄裕翔在内心想象舞蹈的情景,以完美的韵律攀上了未曾攀上的音乐高峰,收获了热烈的掌声,也收获了母亲欣慰的泪水和评委及同学的尊重;小洁则在香港挑战自己的潜力,即使失败也不要紧,因为她已经明白了她自己的人生方向,从此不再迷茫。结尾高潮戏的交叉剪辑最终完成了这种视觉元素过渡到核心命题的处理,非常漂亮。

张荣吉的处女作虽如此让人惊艳,但有人说,这还不是一种小清新台湾电影?气质上应该说是,但它还是有区别于其他这类影片的很多特点:首先,这部电影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张荣吉并不想把它处理成纪录片,而是处理成剧情片,且让黄裕翔自己出演自己,效果不俗,这份勇气值得嘉奖;其次,它植根于小清新,但最终结果完成了由小清新往自我觉醒的蜕变,从而对生活的课题有了担当,不再单薄;最后,它很难得,不再受过去年代和时代潮流的影响,而是从现实生活和自身经历挖掘成长的力量,甩下了台湾电影惯有的政治包袱,也不再被青春片常常盲目伴生的时髦元素而挟裹,这让它区别于台湾这几年的《男朋友.女朋友》、《艋舺》、《翻滚吧,阿信》等青春元素的呈现,很清醒,很难得。

还值得一提是片中的一众配角,延续了港台电影的优良传统。无论是扮演黄裕翔妈妈的李烈,还是扮演COCO饮品店老板的纳豆,以及本色出演的许芳宜、柯淑勤,都十分抢戏,让人难忘,女主角张榕容也从本片看出了可塑性,前途可期。片中有三段交叉剪辑,影像衔接处理得简洁有力,让人物之间产生了强烈的情感共鸣,增加了情绪感染力,也是本片在技术处理上的亮点之一。

最后还是得说,本片依旧犯了大多数处女作同样的幼稚毛病,主角黄裕翔被塑造的过于简单,行为单一,虽然本色出演,展现了他的毅力(自己摸索从宿舍到教室上课,应该源于其真实经历),但勇气突破的剧作方面,没有内心逐步递进,从而发生转变的说服力,而太多来自于外界的刺激,这点上,同类型音乐题材的《闪亮的风采》有太多角色内心挖掘的处理值得张荣吉借鉴。

兰波

影评人,曾供职媒体,任电视台编导和凤凰视频VIP频道主编,目前是电影从业者,常年给凤凰、搜狐、新浪等媒体撰稿,曾用笔名:其实偶是导演。

2 Comments
  1. 这种从视觉上设置的镜像关系和结构上的二元相关最终转换成了核心的两重关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牛逼啊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