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飞翔》:青春能容梦想成真

niguang
延续了小清新审美的《逆光飞翔》其实是上一年台湾的一部重要“国片”。青春励志正能量的主流气质,加上真人真事本色出演的感动值,赢得了岛内的好评,不但曾代表台湾竞逐上届奥斯卡,连马英九也在脸书上推荐,导演张荣吉更获得金马最佳新导演奖。

“目盲心亮”的主题,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同类作品《听说》,那部是“听不到”,这部则“看不见”。台湾青春片擅长驾驭“残障”题材,以真善美为卖点而不会大而无当,煽情方式很“轻”很有氧,故事关注个体的、私密的成长力量,呈现效果往往很真诚。《逆光飞翔》的雏形《天黑》在台北电影节拿过最佳短片奖。从短片到长片,根据盲人钢琴家黄裕翔经历改编的温情故事,架构变化不大,但被加工得更流畅完整,女主角张榕容与非职业演员黄裕翔演对手戏,舒展自如,也有了更大发挥空间。《逆光飞翔》专注于“光”本身,从《天黑》沿用过来的手持摄影也很适合把握光影变化中的细腻情绪。

“乘着梦想起飞”的故事的确难讲出新意,但该片在剧作层面上至少做到了线索很清晰:盲人男孩和正常女孩,前者的梦想是音乐,后者的梦想是舞蹈,不同的生理条件与境遇,相同的是梦想就是他们生命的“光”———追寻梦想实现成长,非常典型的励志腔调,配上同样典型的清淡格局,中规中矩的台湾式清新叙事。

并不是说片子发掘出了什么新意,也必须承认题材本身的讨巧,但值得肯定的还是一种创作态度。虽然没有《听说》剧情反转让人眼亮,但《逆光飞翔》从戏内到戏外,对接起了同样的循序渐进。张荣吉想要讲好一个关于黄裕翔的故事,他从30多分钟的短片开始探索这故事的能量,并尽己所能让它走得更远。尽管该片确实存在依赖配乐煽情、逆光镜头过于刻意等问题,但至少张荣吉将这故事打磨得更丰满更有说服力了———这种通过调校的完善,本质上和戏里女主角练舞男主角练琴没什么不同;都是想做一件事,去做,并尝试着做得更好。

也有评论质疑这片子正能量爆棚、乐观美好得不切实际。其实换个角度去看,走残酷路线的成长电影铺天盖地,观众同样审美疲劳。加之黄裕翔的故事有现实蓝本,节奏和情绪都不算太over,偶尔相信一次青春能容得下梦想成真,想来不是坏事。

贾选凝
贾选凝

生于北京,北京电影学院毕业,香港中文大学传播硕士。现为香港媒体从业者,专栏文字散见于《亚洲周刊》、《南方都市报》。

193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