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影对话】相见恨晚——从阿拉伯的劳伦斯到大卫•里恩(上)

1749406059
【对话者】
magasa:电影史研究者。
赛人:知名影评人,电影频道节目策划。
张思雨:影视从业者。
林泽秋:影视从业者。
妖灵妖:电影文化工作者。
郑子宏:策展人,HKIFF节目经理。
兰波:影评人,影视从业者。

【上篇:阿拉伯的劳伦斯】

1、在你看来,《阿拉伯的劳伦斯》修复版的最大意义是什么?观看版本的不同会影响对一部经典的看法吗?

magasa:修复版让一部经典尽量以接近它本来面目的形态存在,是对电影死亡的对抗,是在今天和1962年之间建立了时空隧道。我觉得会影响。

赛人:起码可以让这部巨片留存于世,也证明胶片时代不是说过去就可以过去。我总认为,有了摄影,绘画依然存在。有了彩色,黑白照样有它的光彩。版本不同,我不知指的是时长,还是声画本体。对于我来说,越完美、越尽兴,越能接近导演本身的表达最好。

张思雨:电影修复对我来说类似于考古,通过发掘和修补过去的媒介来打通时间并重提事件。《阿拉伯的劳伦斯》修复版在中国放映最大的意义或许是对大卫•里恩及史诗电影的重新关注和讨论。第二个问题……有点玄。

林泽秋:修复的意义对我而言就是有机会在影院中欣赏,因为这部电影唯有在大银幕中才能显示出其真正的价值;“经典”就是经过了时间洗涤试炼的艺术作品,即使你只用电脑看很差的版本,即使看完你觉得差强人意,那也只是看的人的问题,一点也不影响“经典”本来的价值。

妖灵妖:《阿拉伯的劳伦斯》1988版修复的重要意义是导演与主创共同参与修复,为老电影修复工作确立了一些行业标准且基本上还原了影片的原始风貌。2012版修复的意义是彰显数字时代修复工具的最新实力,为修复行业确立新标准。

版本不同会影响对一部经典的看法,比如《阿卡丁先生》的美国版、欧洲版以及修复版对于普通观众、影评人、巴赞、彼得•波丹诺维奇显然是有不同意义的。

《阿拉伯的劳伦斯》在这方面的问题较小,因为修复版还原度较高。1988版没有阳台那场戏是遗憾(当然主要原因是大卫•里恩的完美主义),但这正显示出了电影修复的紧迫感与重要性。2012版是在1988版内容基础上做的数字修复,所以内容一样。

郑子宏:(修复版)将电影的本来面貌重现。年轻一代都觉得老电影是“残片“,修复可以令这些经典电影的流通量增加,从而令大家有机会在大银幕上领略电影的伟大。

兰波:《阿拉伯的劳伦斯》修复版最大的意义是在于时隔半世纪后,观众可以全新的思想角度,全新的时代切入角度,全新的技术角度再度重温和理解这部伟大的作品。同时去思索是什么样的动力促使大卫•里恩去拍这部史诗片,而这样的史诗片在资金日益雄厚、技术进步日益千里的今天,为何如今已经不复得见?

版本的不同当然会影响对一部经典的看法,第一,4K修复所投入的资金花费和精力是如此之大,证明了国际影坛和电影史对《阿拉伯的劳伦斯》电影地位的认可,同时能唤起观众和媒体对其兴趣和注意力;第二,4K修复后的《阿拉伯的劳伦斯》画面益加美轮美奂,每一帧的画面都宛若油画,无论新旧老幼观众,都可在大银幕上看这部超宽银幕,情节与影像并重的电影,重温一个世纪前的传奇,接受心灵和感官的双重震撼。而以前的看官更可以重温旧梦,注意以前未曾注意的细节。第三,以前各种公映版本的遗漏和缺憾在这个全新修复版本里一一得到修葺,对于影迷来说,重映这部各方面指标都堪称最高规格的电影,仿佛一场电影盛宴,在黑暗中朝圣光影一般,万万不可错过

2、谈谈对《阿拉伯的劳伦斯》的印象吧?最难忘的一幕或者段落?

magasa:海市蜃楼

赛人:完整看过一遍,和同好拉拉杂杂地也看过一些。相信全新的修复版,会让我有一种第一次看这部电影的感受。

个人的野心与国家的式微,自然的荒凉与人心的蠢动,最终成为一具浩瀚的流沙。这不仅仅是一出英雄梦的完结,更是一个冒险家精力旺盛,终被抽空后,不忍面对又必须直视的真相。这是劳伦斯的,也是日不落帝国的,更属于每一个对成功学念念不忘,又被成功学所抛弃的你、我。

最难忘的还是劳伦斯被一位土耳其军官险些性侵的画面,彼得•奥图尔作为我的偶像,他所呈现的易于破碎的焦躁,相当迷人。同时,它还让我想到前面的一个段落:一个阿拉伯人用棍棒之类的玩意捅一只骆驼的后门(有点记不清了)。这其间的互动,满足了我的恶趣味,也让我觉得英雄无敌的劳伦斯,说穿了,跟那个被人驱赶的骆驼,其命数没有太大的区别。他喜欢开摩托,喜欢骑马、骑骆驼,喜欢站在火车上,等候欢呼。他总想驾驭些什么?可他最终还是被人所驾驭,最常规的说法,他是“历史的人质。”

张思雨:是少有的不吝于“风格化”阿拉伯人的好莱坞电影,比如阿里出场的段落。阿里骑着骆驼从黄沙漫天的地平线奔来,以大胆精准的枪法干掉偷水人,还缴获了劳伦斯的手枪——这简直是西部片的节奏和气场。

林泽秋:它表现了电影美学,电影世界的一种“宏大”。最难忘的一幕是沙漠中大远景(海市蜃楼)骆驼从一个黑点开始徐徐走向水井。

妖灵妖:第一次看《阿拉伯的劳伦斯》可能是VCD,没有很深的印象,因为片子太长、屏幕太小的缘故,有些情节也随着时间基本忘记了,甚至有些关键性的画面比如沙里夫的第一次现身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了不起。2012年在台北看2012修复版则大为改观,传说中的种种视觉听觉上的震撼全部体验到,所以这真的是一部为大银幕而生的电影,不在电影院里看一次,就无法百分之百地体会到它的美。2012修复版难忘的场面太多了:开场的俯拍就觉得有腔调,后面的各种经典场面比如吹火柴切到满银幕的大漠红日,那是面对大银幕才能被激到的。另外有一幕可能不为人注意、但觉得心有戚戚焉的,就是劳伦斯穿着别人的军服,跟两个军官说:我能加入你们吗?

郑子宏:我有幸三次在大银幕上看过这部电影,心想,在这么困难的环境怎可能拍成一部电影。里面有丰富的电影语言,一般观众可以当史诗电影看,影迷也可以看当中的喻意和符号而津津有味。劳伦斯把手中火柴吹熄的一幕,是剪接史中的经典。劳伦斯在土耳其火车残骸上踏步,正是使用影像反映角色内心转变的示范。

兰波:这是一部能贴上伟大标签的电影,在电视兴盛的时代,它重新唤起观众对电影的关注和热情,树立了对人类创造的真实史诗事迹和影像的双重敬畏,它是古典电影黄金时期的不朽尾声,最后一抹夕阳余晖,且这道亮色永远地留在了电影史上,在它之前,还未曾有一部电影以如此辽阔的画卷去歌颂理想主义,及它对人类灵魂的鼓舞。

最难忘的是劳伦斯在战胜土耳其军队后,步上运送军火的火车车顶,在遭冷枪之后跌倒爬起,再次爬上车顶,引领欢呼的阿拉伯联军士兵,太阳在其身后的逆光镜头,宛如天神再临,接受人间的顶礼膜拜。

3、如果要你用尽量简短的话去跟人推荐《阿拉伯的劳伦斯》,你会怎么做?

magasa:所有宏大电影中的王者。

赛人:你的眼睛会有福,这是一部太需要去“看”的电影。一部高度男性化的电影,女性在片中几乎没有台词。一部征服感极强的电影,却又分外的亲切、伤感。一部洋溢家国梦的电影,你会为对做这样庞大的梦,重新思量。不管你看过多少部电影,也不管你看几遍《阿拉伯的劳伦斯》,当你再看到它时,仍会有着“人生若只如初见”的震撼。

张思雨:我可能会试着用讲八卦的方式推荐,比如:你知道劳伦斯在去世之前就已经将生平故事的电影改编权卖出去了吗?购买者叫亚历山大•柯达,他是奥利弗和费雯丽的“干爹”,大卫•里恩也为他打了好几年的工。

林泽秋:这部电影会让我们醒觉我们的“渺小”。

妖灵妖:不看大银幕的《阿拉伯的劳伦斯》,你等于没看过它。

郑子宏: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小时候看完了,立志长大了要当导演。

兰波:光影对奇迹和理想主义的再现,若一生只看一部史诗片,就看这部吧。

【敬请期待下篇『大卫•里恩』】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182 Comments
  1. 比较赞同妖灵妖的说法,如果你没在大银幕看过劳伦斯,你相当于没看过。在百老汇看过一次,放映很专业,如果能在万达那种IMAX厅看的话会更爽,估计万达不会放映……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