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Venice】法国情色女导演凯瑟琳·布雷亚专访

凯瑟琳·布雷亚 Catherine Breillat

前言

曾经因为执导《姐妹情色》、《罗曼史》、《解放的潘多拉》和《地狱解剖》等一系列大胆探索青春期少女成长和人类性欲的法国女导演凯瑟琳·布雷亚(Catherine Breillat),凭借影片中对性和人体的一次次毫无禁忌妥协的描述,被影迷誉为著名女情色大师。今年,她根据法国作家夏尔·佩罗著名童话故事《睡美人》改编的同名影片,为第67届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开幕。这是导演布雷亚在和法德艺术5台前作(改编来自佩罗的另一部著名童话故事《蓝胡子》)合作成功的基础上,又一次由后者预订拍摄的作品。

自由改编而来的现代版《睡美人》,讲述一个并不明确的遥远过去,贪玩的三仙女来晚,生气的女巫许下恶咒,初生的小公主阿娜丝塔莎将在16岁的时候手被刺伤而死。伤心的仙女们为自己的迟到哭泣,她们无法改变女巫的强大诅咒,但是做了修改,代替公主死亡的,是长达百年的沉睡。在沉睡中,为了避免枯燥,小公主可以进入梦幻中旅游。沉睡中的阿娜丝塔莎在历险中,和收养她的家庭中的男孩亲如兄妹,在后者被冰雪王后掳走后,阿娜丝塔莎踏上了漫漫寻找路,其间遇到形形色色的奇怪人物。百年一觉,醒来后的阿娜丝塔莎已经进入到今天的现代社会。唤醒她的白马王子,是一个英俊的现代中学生。如何在另一个陌生世界里找到自己的真爱?阿娜丝塔莎踏上了新的探险之路。

科特琳娜·布雷娅镜头下的《睡美人》保持了经典童话的大框架,但是无论从内容、形式到故事发生的背景环境,都已经深深打上了导演个人的想象力和风格烙印。在影片水城放映后,这位特立独行的女导演接受新浪独家专访。虽然近年来受疾病折磨,她不能自如活动甚至用笔,思维和语速也不如往日敏锐,但是导演的真性情依旧不改,谈吐间时而执着时而天真。她不仅对本部影片从创意最初到拍摄完成做了详细介绍和深度剖析,对于发生不久的和好莱坞头号诈骗犯间的恩怨,也毫无保留的提及。

中国文字和文化给予了创作灵感

导演你好,谢谢你接受我们的专访。请问你的这部电影中,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我一直认为,电影如同表意符号,因为它同时有两层含义,可以在给人们带来喜悦情感的同时也带来痛苦。这和西方的水平文字不同,两种情感是独立分开的。因此,虽然很复杂,但是拥有这种表意符号对电影来说是件很幸运的事。

你是如何想到拍摄这部影片的?

我首先是对作家夏尔-佩罗的童话《蓝胡子》感兴趣,当我还是小孩的时候,这是我最喜欢的故事。一个让人着迷的童话,同时还因为讲述这个故事可以让我的妹妹比我提前30秒先大哭。这样,她先跑掉,看不到我也会哭。30秒就足够让我赢过妹妹。长大后,我总是自问,为什么那些小女孩对爱上一个将要杀死自己的男人的恐怖故事通通痴迷。即便蓝胡子的女人知道丈夫是一个连环杀手,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嫁给他。这应该是对自己死亡以及杀人者的痴迷,这一想法在小女孩们心中很有根基。

正是因为这样,您决定继续童话改编这条道路?

改编拍摄《蓝胡子》让我无比开心,之后因为和法德艺术5台合作顺利,他们就给我百分之百的自由来拍摄这部新片。我可以随心所欲做事,本来定好90分钟的片长,我也可以随意,就象对于它的改编形式一样。很多人对我以这种方式处理佩罗的童话很吃惊,在其中我加入了许多其它童话故事。本来在女巫诅咒下公主阿娜丝塔莎应该死去,但是仙女让她只是沉睡;其次, 为了在睡梦里让她不觉得枯燥设计了许多历险;最后一层,她在6岁的时候陷入沉睡,因为童年漫长得似乎永远不会结束,100年间要过去的正是她的整个童年经历。我已经拍过无数有关青春期的故事,对讲述历经百年的青春期兴趣不大,更想拍摄电影讲述一个向青春期过渡的故事。

中国有很多关于龙和英雄的童话故事,正是为此,当我看张艺谋的电影时,感觉中国文化也造就了许多这样神奇的英雄,我正是想表达这些东西。

中国文化对你的电影创作给予了灵感?

是的,同样还有《爱丽丝漫游未来记》。我最喜欢的童话故事作家是安徒生,和其他人不一样,他撰写了许多通俗童话,基本都是小故事。只有《冰雪王后》分有章节,全篇超过50页。其中一个章节讲述一个小强盗女孩,她的故事我最感兴趣,因为主人公历险中遇见到的这个小女孩,和她年岁相当,在强盗生活中,自然而然拥有她所希望的公主生活,也就是腰间可以随意挎着弯刀,举止投足象个英雄。不象阿娜丝塔莎,两人相遇时穿着一件红色小大衣。

个人烙印依旧鲜明,不影响是拍给儿童的电影

看到影片时我非常意外,它和想象中的不一样,不仅故事加入梦境这个环节,还融入了许多童话故事,充满创意,观众可以看到各种各样奇怪的人和事物,拍摄起来困难吗?
没有,最困难的其实是保持对原著的忠诚。但是一旦你被叛了原著,面对你自己反倒更加诚实了。这部影片我没有觉得困难,因为这是一部和我本人很相象的电影,即便它是一部纯粹拍给儿童看的影片。

在你看来,这是一部面向儿童的影片?要知道,影片后半部分结尾处有一些成人镜头出现?

完全是给儿童的。你说的是影片最后5分钟左右,当影片过渡到黑色当代社会。今天的孩子们在电视里早已看过许多令人吃惊的东西,已经不是特别的孩子气了。我不认为就因为这最后5分钟,这就不是一部儿童电影。当然,如果把它剪掉,就是一部纯粹意义上的儿童片了。

如果说影片开始令人耳目一新,最后5分钟的剧情和画面,又完全找到你个人明显的风格了,为什么这样设计?

我是特意这样做的。这样就知道这是我的电影了。

《睡美人》剧照, 威尼斯电影节宣传提供

《睡美人》中的小公主就是童年的我

影片中你设计公主在百年沉睡中穿过童年,借用其中仙女的一句话说,童年总是漫长得仿佛不会结束。你怎样看待童年在一生中的位置,你个人的童年生活又是怎样的?

我小时候应该说很快乐,我不想成为一个男孩,却想像男孩一样可以爬树,打仗。不是为了和他们对立,而是可以有同样的游戏。就象《地狱解剖》中的女孩,花费许多时间来制造一根打仗的刻着许多神秘符号的木棍,还拥有很多骑士服装,这样的游戏我成天着迷,从来也不厌烦。我父母吓坏了。在我外祖母的窗外,有一群男生向我挑战,想要欺负我和妹妹,妹妹躲起来,我却觉得好玩,准备好木棍和他们打仗。

可以说影片中的公主阿娜丝塔莎其实就是你本人的小时候吗?

当然了,就是这样的。

影片中有很多儿童的角色,拍摄前选演员顺利吗?

对我来说,所有的选角都花费很长时间,不是因为事情本身困难,我在做这项工作时很开心,中间总是不断有惊喜出现。突然间,我就找到了自己着迷的小女孩或者小男孩。我总是很吃惊,尤其是发现那些特别聪明的孩子们。我拍《蓝胡子》时的小女孩对自己的台词了熟于心,这里拍摄小公主的卡尔拉,对自己的台词一点不知道,有时候给她递台词,她张大嘴大声问 “什么…”? 小孩子和成人专业演员不一样,他们拍电影几乎都拍得很好,因为不用去指挥他们,让她们自由表现。因为喜欢做的事情,就不会把演戏当做工作来完成。我根本不用去指导他们如何演戏,他们的表现已经让我着迷。

看中女演员的诗意,小心保护拍摄暴露镜头

影片中扮演少女睡美人的演员朱丽娅-阿尔塔莫诺芙,是什么地方吸引你做这个选择?

开始我以为她会拒绝这部影片,因为她非常害羞,象个小女孩一样纯洁、害羞和天真。还有一个演员我也喜欢,现代气更足,包括体形上。在试装时比较两人,我对自己说朱丽娅才是我想要的演员。她和任何人都不同,没有一张演员的脸,整个面孔充满诗意和梦幻。如果在现实生活中你看到她,会觉得太一般了,但是一旦进入摄像镜头,我们就只看得到她一人了。特写时我们可以发现她在生活中不引人注意的情感。尽管她本人极度害羞,一旦进入角色就完全不了。

片中一场戏,是两个成年女子在床上亲热,拍摄时有没有很麻烦?

这不是很困难。朱丽娅扮演的角色需要露出乳房,但是她几乎没有(笑),因此很有意思,她不是很在乎暴露,这出戏拍得很容易。但是和男孩那场戏,却需要保护她,它看起来如此瘦弱,当时穿了一条内裤,后来我将荧幕上看得到的东西都剪掉了。而当时拍戏她几乎无法动弹了。

你要保护演员,可是以前你拍摄的很多电影, 比这暴露很多?

这不是一样的主题。我不需要这里推她做一些很尴尬很直露的镜头,而只是需要至少一次,她可以接受褪下身上的衣服。即便影片中我们看到的很自然,事实上这个镜头给她很大震动。 拍摄时我让所有人都退场,但是即便换一下睡衣,她却连我也不能在场。(笑)。所有的人都要离得远远的,(充满爱怜)这只是一个小女孩,我用的正是她的诗意。

影片改编自如此著名的童话故事,观众会格外关注和苛求,这会给你带来压力吗?

和艺术5台合作,没有任何压力,倒是让孩子们演戏,会有许多限制条件需要遵守。因为拍摄现场扮演儿童和少女睡美人的演员经常一起玩耍,拍摄就象娱乐,本来四个小时的工作,我们会干八个小时。 孩子一点不觉得累,在她看来,演戏就是玩。

站在地平线上是一种荣耀,面向未来

大家知道近年来因为脑病你几乎瘫痪,但是却依旧活跃,每年都看到你的新作推出,是什么给你继续拍片的动力?

是不想就这样死去的力量。其实都不叫做力量。我现在生病了,也不年轻了,价值渐渐消失,但是我很高兴,因为我的电影没有老去,它的价值也没有削弱。对我而言,唯一可以保持自己生活年轻、美丽、价值依旧的方式,是不断拍出年轻活力的电影。就象这次入选地平线单元,我说过,60岁了还站在地平线上是一种荣耀,面向未来。

你的下部电影计划会拍摄什么?

我想拍摄《滥欺弱者Abus de faiblesse》(注: 这是导演卡特琳娜-布雷娅根据自己亲身经历于2009年11月出版的传记,其中纪录了她和号称好莱坞头号大诈骗犯的克里斯托弗·罗肯古尔间的恩怨,据称在导演因脑血管疾病导致半身瘫痪期间,后者进入她的生活中并获得信任,两人准备合作拍摄一部片名bad love 的影片,以罗肯古尔的好莱坞诈骗经历做故事原形,和名模坎贝尔合作。但是2009年7月法媒报道,布雷娅将克里斯托弗·罗肯古尔以滥欺弱者的罪名告上法庭,控告对方骗走650000欧元,以及对她和亲人做出人身威胁)。

你和罗肯古尔间的法律纠纷,现在进行到什么程序了?

现在他处在法律调查中,被禁止离开法国国土,这有法官处理,对这种危害社会的人应该给予处罚,至少和社会隔离一段时间。做为公民,我有权进入这个案件的文件中,其中的一些调查内容,我不能具体很你说,因为需要保密,但是我相当震惊。

你会将这个角色放到你的下部作品中?

当然了。

最后,她表示很遗憾自己的作品在中国没有机会上映,而在听朋友告诉中国出现自己电影盗版时很高兴。因为对导演来说,拍摄电影,在满足基本生存需求外,不是赚钱,更重要的是可以让影片被更多人看到。因此即便这些盗版没有本人授权,还是很高兴这一现象可以继续下去,让更多人看到自己的作品。最后她像小孩似地笑起来自嘲,官方机构听到这样的说法一定很不高兴了。

刘敏
刘敏

旅法记者,影评人,曾为《电影世界》驻法记者;十多年来,协助新浪娱乐报道欧洲三大电影节及其它重要影展,并受邀为《南方周末》,《周末画报》、《北青报》和《大众电影》等众多国内媒体撰写影评、电影节和文化报道。凭借在法国积累的多年经验人脉,近年来还致力于电影制作和宣传发行工作。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