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探》:美剧杂糅港片

星级:★★★

我首先要表明立场,《盲探》是一部好电影,我很喜欢,搁在乱糟糟的内地电影市场,它简直就是年度十佳的质量,可以打三星半都不为过。但杂糅了黑色犯罪悬疑和爱情喜剧两种类型片的《盲探》也存在一些不足的地方,它是一部及格线以上的电影,但绝对离经典还有一段差距。

我不是银河的脑残粉丝,也算不上杜佬的粉丝,对于编剧身份的韦家辉也只停留在他很有才华,特别是在创意灵感和完成度方面。总觉得他应该是个很有品位的影迷,他可以将一个有趣的创意做成一个具有自己私人特色的剧本。比如说2009年他担任编剧和导演的《再生号》,你很难不想到《小岛惊魂》之类的片子,你可以说这是灵感借鉴吗?虽然拿来主义的灵感,不新鲜,但总能做出一部不错的电影。这靠的除了品位、直觉、个人风格,更重要的就是经验,他太熟悉如何制造一部电影了。

《盲探》作为一部爱情喜剧,这类型的片子真的很难拍,特别是还要考虑主流观众和商业操作,想在及格类型片的基础上再拔高主题就更难了。《盲探》是一部做加法的电影,在犯罪悬疑片的基础上加入爱情喜剧的元素,想糅合黑色、侦探和癫狂的喜剧表演是件非常考验主创功力的事情。用一个案件包裹另一个案件确实不是一个聪明的做法,特别是两个案件在关系上没那么精密的时候,比如《龙纹身的女孩》中两个独立的案件,确有相互的关联。如果将两个案件换成一个,在故事的深入和剧作的反转上就会更有力度,而不会显得有拼贴故事凑时间的感觉(当然片中也在推进刘和郑两个角色的感情关系),甚至像两集独立美剧的错觉。不是让犯罪悬疑的故事真的像《沉默的羔羊》那样,是觉得假如只用同一起案件才能更考验编剧的叙事技巧和功力,也比较容易在真相大白时让观众达到高潮。叠加案件,对于编剧而言算是种偷懒的做法。

剧作做各种加法,用外部风格来增强看点和彰显品位,它在努力的制造看点,无论是笑料还是犯罪奇观。要兼顾爱情和喜剧,犯罪总是没机会更深入的展开,如果没有一定的功力很容易暴露问题,这也是我一开始说它很难拍出经典的原因,特别是爱情喜剧的层面,它就像恐怖片一样,各种大招仿佛都被前人尝试过了。在努力制造犯罪奇观的层面上,片子也有点不尽如人意,常看美剧的观众会觉得似曾相识,而且反转和叙事技巧上还不如很多美剧来的精彩。片中有三处让人留下印象的犯罪时刻,盲探刘德华幻想出一群被杀的伤心女孩集体出现,精神病杀手在一连串的水缸中连续发现尸体,还有最后躲在柜子里漂洋过海27天,但这真的算不上犯罪奇观了。也许你说《神探》中一个人背后有七个坏东西,这种再现幻象是杜琪峰用过的,是的,说什么美剧《汉尼拔》玩这套纯粹是不懂瞎比较的扯淡。但你不得不承认,各种主打犯罪奇观和悬疑推理的美剧已经将很多大招用了遍,比如《基本演绎法》《汉尼拔》《嗜血法医》等等。在这点上《盲探》试图用黑色犯罪悬疑片的外部风格来让爱情喜剧在全新层面上耳目一新,就显得很难,你一定要有一个很奇葩的案件,除了各种严谨推理的逻辑和剪辑的花招,你还要有视觉奇观,比如《绝命毒师》第一季中老白和小粉首次杀人处理尸体,溶尸直接溶掉了浴缸,把地板连带着都给溶掉了,看着血水从楼顶泄下来,想在这种类型中成就经典这才是必须的。也难怪有人会像我一样,觉得《盲探》的质量就像一集美剧的试播集,在黑色犯罪和悬疑推理的层面没什么值得多说的。打个比如,你想象一样让刘德华和郑秀文用癫狂的港式喜剧演法,演一下美剧《基本演绎法》?瞬间就是同一类型,甚至就像同一部电影对吗?而且高下立判,落差就在于黑色犯罪悬疑推理的质量。

其次就是爱情喜剧的层面上,要杂糅黑色犯罪,停尸房的犯罪场景再现真的很绝,将犯罪和喜剧完美的融合。之后那个让郑秀文体验失恋伤心到嗓子哑就相对逊色的多,之后犯罪的喜剧元素运用就更加少的可怜。爱情的层面,就更没什么好说的,反正郑秀文从一开始就暗恋刘德华,倒是连瞎子都是外貌控是个很幽默的烂梗,长的丑的这年头看来是真的没法活了。如今单拍爱情喜剧,八成会令人失望,即使是刘德华和郑秀文或者梁朝伟和张曼玉这种从外形、气质到颜指数各方面的绝配。癫狂的表演才不是《盲探》的问题呢,反而是令人欣慰的港片气质的传承。《盲探》在各种创意的加法上完成度是很不错的,黑色犯罪也让片子在气质上变得很不一样,只可惜悬疑推理和犯罪奇观的层面上只能算差强人意,而且喜剧部分还保留了港片一直以来的癫狂气质很容易让人加点感情分。

《盲探》其实很适合做系列电影,如果真有续集,请一定要在黑色犯罪的层面上深挖,搭配上各种犯罪奇观和更靠谱的逻辑推理,这可是拔高电影口碑和质量的大招,而不是用想象力来糊弄人,只要能在爱情喜剧的层面上保持现状的水准,那续集必将是一部更好的电影。

(编辑:赵翔宇)

亵渎电影

影评人,影视文化工作者

33 Comments
  1. 有时候打分这东西真不知道怎么弄了,比如盲探,潜意识情不自禁就会放在一个国际化的格局下打分,会觉得三星有余,四分不足。而很多大陆电影,放在这个格局里,只能打一星两星或者根本不值得打分,所以形成习惯,单独打分,只和其他国产片比,会打三星啊什么的,其实挺不公平的。所以为了区分,纠结了一下,还是会给盲探四星吧。

  2. 盲探确实在做加法,加上了过度的搞笑,和充满偶像味的爱情,这不是银河的一贯做法,却任何一款赚钱电影的做法,我很理解这种做法,目前的电影市场体制下,进影院就是要赚钱,不讨好观众怎么赚钱?电影院里,很多观众被盲探逗得前仰马翻,纯花瓶高圆圆也换来观众一句“咦,她也在啊",最后全家福吃冰淇淋,离场的观众很开心地骂了一句”狗血”。但是钱确实赚到了,观众很开心,老板很开心,可作为老杜的影迷,我不是很开心,所以只能做减法的看这部电影。盲探主题还是银河的老话题——人性,在这部电影里就是一句话:心盲杀人。看着朋友赌马赢了,为什么赢的不是我?小敏失散十几年,去哪儿了?追查嫌疑犯七天,为什么让我盲?我这么喜欢你,为什么要搞其他女人?。。。。。。人就是这样,被各样的执念纠缠,丢不掉,放不下,有些人执恶到底,见血方休,这是个阴冷的主题,暑期档的观众估计不会太买账,但老杜一伙人又不是只讨巧观众的人,已经做了这么妥协,主题还是要表达!怎么办,那就再造一个世界吧,听着刘德华的导盲杖,哒哒哒,就像催眠师的指令,猛一下,进入庄士敦的推理世界,杀手,被杀者,追查者,在这个冷色的世界相遇,绝妙的设定,不是吗?配合体验式探案的做法,银河开创了一种新的警探片风格,要抓到凶手,先成为凶手,没有灵光一闪的华丽论断,只有摸爬滚打中的恍然大悟,这套破案手法的背后,实际上是对一个常识的挑战:杀人者就是疯子,不正常。银河却打破这种偏见,没有高高在上的神探,只有执着的人蕾,追凶者要进入凶手的世界,成为他,才能找到他,这很有危险,如果涉入太深,你会忘了自己,这在神探中表现得更淋漓尽致,刘青云简直就是个不要命的疯子。也许我也是个疯子,所以我喜欢这种新破案手法,在影院看得恨不得大吼一声,"牛逼”。这便是我看到的盲探,延续了一种创造新警探片的尝试,延续了一个十几年的老主题,不过这次若要看清,观众要稍微盲一点,减掉不必要的元素。其实如果整体的观看这部电影,会发现本片比度强到有点怪异,一边是不合理的搞笑,一边是冷峻的推理,细细想来,这难道不是一种风格?嬉笑怒骂断冤案,观众就喜欢着调调,只不过这次的尝试略显粗糙,而且看惯了银河的东西,我一时也不习惯这部电影温情的一片,也许我们被老杜驯化太多了。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