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战》:我想同你打番场

jz9

在八月档的电影里,《激战》是一部称得上“好看”的电影。演员尽职,导演放松。放在林超贤自己的作品里面,《激战》也属上乘。动作场面激烈,节奏感良好。但是包括不少朋友在内,我们都觉得《激战》本可以做得更好,譬如在结尾安排一场张家辉和彭于晏的对决。若怕师出无名,担心高潮之后不应,只要给一个戛然而止的留白即可,绝对可以传为美谈。而在目前的版本里面,
期盼对决来自传统双雄片的影响,更来自过往香港电影的经典台词。《枪王》和《柔道龙虎榜》里面,主人公都不约而同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我想同你打番场”。这是棋逢对手的风云际会,也是跳脱碌碌人生的奋力一搏。从宣传造势来看,很多人不免期待《激战》会有这样的对决,结果,电影还是采用了比较规矩的手法,师傅带徒弟,徒弟渡师傅。他们的对手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据说,在港台放映的版本里面,《激战》砍掉李菲儿的戏份——就是彭于晏横空飞来的情感戏。《激战》的动作戏并不怕多,观众还想打得更过瘾。然而,一旦跑到动作场面以外的家庭情感戏,《激战》就会陷入俗套的老生常谈。就说彭于晏,有了落魄父亲的线索还不够,非要加入一位红颜知己,生硬不说,更拖垮了主线,成为名副其实的累赘。同样的,在张家辉那边,梅婷的出现,她一再发癫,几乎让她对这部电影造成毁灭性的负面影响。幸运的是那个家庭还有李馨巧的存在,她拯救了这条线索。小萝莉戏份不多,但作为一名童星,可以说是表现上佳。
  
  两位男演员的表现也是我对《激战》存有好感的重要原因,改造身体不说。他们的表演都比较节制,有力道有劲度,同时也用对了地方。以彭于晏为例,他在《翻滚吧!阿信》里头同样有一副好身板,结果被狗血剧情所拖累。有些人或许要不以为然,认为电影不过是贩卖男色。但如果和《小时代2》相比,《激战》的男色显然来得更加正面健康,这好歹是竞技体育类。
  
  回想《逆战》时候,谢霆锋和周杰伦不可谓不用心,飞车爆炸满场打滚,但是,他们的粗犷硬线条没能打动观众。个中原因在于《逆战》是一部老派的电影,无论它想做成怎样的国际规格,在港片式微的今日,那些大场面完全打不过好莱坞的电脑特技,缺乏吸引力。反观《激战》,林超贤借鉴了近年好莱坞的动作情感戏路,像《斗士》、《勇士》以及《铁甲钢拳》,用少见的综合格斗(MMA)题材来表现励志热血主题,受力点变小,情感强度却变大。
  
  《激战》是一部再简单不过的电影,它没有像陈可辛等人一样,尝试融入内地观众所感兴趣的话题,或者加入一些连创作者都没搞清楚的说教隐喻。跟林超贤的《证人》、《线人》相比,人物身份明确,性格也变得扁平化,大开大合。导演也没有一味狂打鸡血,健身房等段落都处理得相当幽默。张家辉和彭于晏的一些表情小动作,近乎即兴的表演反应,真实而不做作。
  
  就如前面所讲,如果把庸余的家庭情感戏做番修剪,《激战》会更上一层楼。可惜,在合拍片的大背景下,出于各种原因,创作者总要加入一些奇怪的内容。就说《激战》这部戏,它从头到尾都留在澳门,留在这座无国籍城市,未尝不可。可是,电影非要去云南北京绕上一圈,看似做大了格局,结果却扰乱了观众的注意力。
  
  在“我想同你打番场”的背后,香港电影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打肿脸充胖子,太多无关紧要的电影,每一部戏都要加入打斗。而作为类型片的动作戏,早已没有了新鲜血液,缺乏看点。去年的《突袭》再次给港片敲响了警钟,如果没有拳脚功夫,也请在场面设计上下功夫。《激战》引入MMA的笼斗概念,无处可逃,只有死顶。这也彻底远离了港片的传统——以接连不断的桥段所组成的动作喜剧,走出另外一片天地,追赶国际潮流。

【原载于中国新闻周刊】

木卫二

专栏作家,影评人。《南方都市报》、《城市画报》等媒体供稿。华语电影传媒大奖评委,华语青年影像论坛选片人。参与编著《华语电影》系列丛书。

199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