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ezia 2013】《暴力小姐》:伏笔太明显反而不高级

暴力小姐
本届威尼斯开幕以来,主竞赛单元已经出现了五部主要表现或者涉及到家庭暴力的影片,《暴力小姐》是这其中最能引起观众不适的一部,不论表现方式还是视角都比其他几部更克制、更冷漠,亮点极多,缺点也显而易见。

本片由希腊导演亚历山多罗斯·阿拉纳斯执导,故事围绕着一个普通而又处处透着蹊跷的希腊中产家庭展开,通过这个家里女孩儿安其利奇在自己11岁的生日派对上跳楼自杀,引出了这个看似中规中矩的家庭不为人知的暴力和丑恶。

在这个由祖孙三代组成的家庭中,祖父是绝对统治者,对家庭成员有完全的控制权,在他的暴君式统治下,家里人连就餐时间、沐浴次数、学习游戏都遵循着严苛的规矩。在父权之下也是级别分明:祖母对母亲,母亲对女儿,姐姐对弟弟,都是一语不合规矩抬手就打。祖父霸道冷酷,祖母多疑且有强迫症,母亲神经质,如果观众以为这就是逼得家里一个11岁的女孩儿跳楼自杀、14岁的女孩儿用刀自残的原因,那还是小看了导演的冷酷程度。祖父逼女儿和孙女卖淫并且乱伦、祖母坐视不管才是本片让人不寒而栗之处。

作为第二部长片,阿拉纳斯在很多方面表现出他独到的想法和手法。影片开头和结尾尤其精彩,精心准备的生日派对上家人平和喜乐翩翩起舞,画面中没有任何不对劲,但偏偏流露出让人不安的诡异感觉,安其利奇带着平静的、解脱的微笑纵身跳下,一切来得突然,引起强烈好奇。这一段处理的丝毫不拖泥带水,尤其是背景音乐的自然带入和戛然而止,以及对称构图中压抑的拍摄角度,在视听和导演构思上巧妙又成熟。

结尾处,手刃禽兽祖父的不是“暴力小姐”而是祖母则显得意味深长。虽然表面上这个家里最丑恶的人是祖父,但细想来,从头到尾都知道真相却从未制止,并且充当帮凶和规矩的监视执行者的祖母才最让人毛骨悚然。当祖父被杀死后,祖母像祖父之前那样坐在沙发上发号“把门关上”施令时,观众才意识到集权并没有瓦解,而是进行了交替,暴力和丑恶或许根本没有结束。

影片在构思、电影语言上都非常有想法,但整体上还是有一种“为了表达而表达”的刻意感,最大的硬伤是伏笔的安排。好的伏笔,应该是毫无痕迹又存有印象,当揭开伏笔的那一刻让观众有恍然大悟的满足感,但《暴力小姐》的每一处伏笔都会让观众意识到,不管是生日舞会上姐妹俩的对视还是祖父载着女孩在脏乱的小巷泊车,你都清楚的知道它就是伏笔,甚至连它要用来做什么都能猜到。因为太明显且不高级。

【原载于网易娱乐】
(编辑:阿圆)

帼杰
帼杰

旅法影评人,曾经应邀为国内多家门户网站担任国际三大电影节特邀影评人。

42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